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也许本就是错的
    大殿之中的空气带着淡淡的药味,也许是太久没有通风了,沉闷得让人有些难受。几粒尘埃游荡在空气之中,漫无目的地在从窗间投进的光束中飞落。

    一股让人说不出来的压抑的味道。

    嬴子楚坐在床榻上本该只有三十余岁的他,看上去却像是已经步入暮年。

    门边轻响,他抬起了头,看到那穿着白袍的人走了进来。

    露出了一个淡笑:“你来了。”

    顾楠行了一个武礼:“拜见王上。”

    四下没有其他人,嬴子楚无力地抬起了手,摆了摆笑道:“免了。”

    顾楠直起身,殿中沉默了一下。

    嬴子楚脸上的笑容有些无奈,也许他也明白,两人终究是身份有别。

    突然顾楠默默地走到窗边,伸手按在窗户上,将窗缓缓推开。

    “这么闷着,没病也该闷出病来了。”

    “一股的药草味。”

    窗户被推开,外面的阳光落了进来,照在人身上带着几分暖意。徐徐的淡风吹散了房里,吹散了灰尘和沉重的空气。

    嬴子楚看向站在窗边的人,无奈散去,神情松弛了下来,笑得舒缓。

    “咳咳,我也这般觉得,宫里的那些个庸医都说不能见风,实在是把我闷得发慌。”

    两人的目光都顺着窗外望去,望到的是看不到头的宫闱。

    顾楠回过了身,半靠在窗边。

    “不是说只是平常的病吗,到了这个地步?”

    “谁知道呢?”嬴子楚看似并不在意自己的身子,随意地靠在床边,淡笑着说道。

    眯着眼睛看着那窗中透进的阳光,似乎很惬意。

    “呵,宫里的那些庸医怎么说?”

    “时日无多。”

    “政儿年幼,我走后,还希望顾兄弟之后替我照看一番。”

    “自然。”顾楠看着坐在那的嬴子楚,眼睛又移开,看向窗外:“我是政儿的先生嘛。”

    “我欠政儿的很多。”嬴子楚突然轻轻地开口说道,就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一样。

    依靠在床边,仰着头。

    “当年若不是你,他恐怕已经死在了那回秦国的路上。”

    “常年也少伴在他左右。”

    “也许我真的枉为人父吧。”

    说来可笑,他追逐了半生的权位功业,到最后,这大秦江山,他没有多看一眼,放不下的却是人。

    两人一时无言。

    嬴子楚的目光落在顾楠身上,轻笑地说道:“在这里,就别带着你的那甲面了吧,看得古怪。”

    顾楠瞥了一下嘴巴:“先王的意思,禁军在宫,覆甲加面。”

    “那,我现在是秦王,我让你现在摘了。”

    对着嬴子楚翻了一个白眼,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顾楠无奈地点了点头:“行,你是老大,听你的。”

    冰凉的甲面被摘了下来。

    阳光照在窗边那人的侧脸上,微风轻拂着她的长发。

    一身的白袍素雅,恍若谪仙。

    嬴子楚静静地看着,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感觉到嬴子楚的视线,顾楠抬了一下眉毛,疑惑地问道。

    “你在看什么?”

    嬴子楚这才收回了目光,笑了笑:“没什么。”

    我只是在想,我这般的人,在临死之前,还有你这般的挚友相伴,还真是,上苍眷顾。

    ————————————

    “顾先生,到你了。”

    嬴政将一枚棋子向前一推吃掉了顾楠一子,笑着看着顾楠。

    三四月份的时节,院中的树如同往年开满了白花。点缀在嫩绿之中,花瓣落在地上,风带过,白叶纷纷被吹得散作一团,颇为好看。

    没了战事,顾楠又恢复了咸阳城里的日子。

    早间在军中练阵,这一仗陷阵军折损了六百人,也只能补回来。那些新兵刚进来,在老兵的折磨下是哭天喊地的。

    老兵都练得狠,因为他们明白,现在的辛苦,也许能在日后救你一命。他们不想这些刚进来的新兵,就那般死在了战场上。

    午间在公子府教书,她闲来无事,做了一套象棋,当然,没有楚河汉界,砲也变成了抛(投石车)。

    在和李斯走过几局之后,这货大呼妙哉,天天拉着顾楠要走上几把。

    惹得嬴政也凑了上来,学会了之后,就也加入了棋局。

    只能说,再这般下去,课业是要荒废了的。

    “我都说了几次了,目光要放得长远一些。”

    顾楠老神在在,移动自己的棋子吃掉了嬴政的车。

    “不要因小失大。”

    说着抬起手曲起一根手指打在了嬴政的额头上,笑眯眯地说道。

    “棋局是小,可你日后行事,若有一失,就是大了。”

    “哎呦。”

    嬴政痛呼了一声,捂着自己的脑袋抱怨着:“顾先生,我也不是小孩了,怎么还总是这般。”

    一旁的李斯忍着没笑,低头看着桌案上的棋盘。

    方寸棋盘,却是将兵法进退之道融入其中,让下棋者深谙其中,每一局皆有所得,只能说不愧是顾先生吗。

    “不小了吗。”顾楠比了比嬴政的个子,还不到她的脖子。

    “看不出来啊。”

    嬴政撇了撇嘴巴,看向棋盘之中,突然咧嘴一笑,拿起一子放下。

    “将军。”

    顾楠的自得僵在了脸上,看着棋盘,似乎,还真的杀棋了。

    “顾先生,切记,不可因小失大啊。”

    嬴政笑着说道。

    “······”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顾楠红着脸说道:“重新来过,重新来过。”

    她也通读了这么多年的兵法了,被一个才十一二岁的小孩杀棋,确实怪丢人。

    “不行。”嬴政笑着抬起了自己的一只手对着顾楠的额头:“我要打回来。”

    “想都别想。”顾楠转身就跑。

    “别跑!”嬴政追了上去。

    李斯坐在自己的位子大笑:“顾先生,跑得再快些,公子要追上了。”

    “要你说!”

    小院之外,嬴子楚神态颓然,穿着一身黑袍,肩上搭着一件厚重的披风。

    笑着看着院中的打闹,咳嗽了几声。

    转过身默默离开。

    他从那赵国质子一路走来,从那朗朗少年,到躬身人下。

    他弃了姓名,弃了至亲,弃了人伦,众疏亲离,他又得到了什么呢?

    长廊之中,似乎传来了几句轻喃,伴着清风中的白花散去。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为伊消得人憔悴。”

    人影疲倦地渐渐远去。

    或许本来,他就根本不想做一个君王。

    ———————————————————————————

    嘛,今天只有一更了,昨天晚上实在是有些累了,所以睡了个懒觉。谢谢大家的支持,祝大家圣诞快乐。额,虽然已经过去了,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