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所以这最后一句是什么时候写上去的呢
    嬴子楚离世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只知道前一天,他挥散了所有人,只留下自己一个人坐在寝宫之中。

    第二天的宦官和侍人走进寝宫的时候,寝宫的屋檐上停着几只乌鸦,漆黑的鸟在白日之下分外显眼。

    待他们走进殿中之时,嬴子楚坐在床边已经没有了声息。

    不到三年,接连三代秦王离世,咸阳城之中笼罩上了一层阴霾。

    有一些别有用心的言论在民间传了出来,有人说,是因为朝中争夺。

    更有人将秦王之死归咎为秦中业障,秦地常年攻侵,被他国称为虎狼之国,所以所负常年债业,使得这两代的秦王命都不久。

    消息传至他国,也因为这个消息,使得刚刚兵败函谷的各国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合纵国二十万军,居然就那样被秦国吞灭了。

    虽然归根究底,此次兵败因为纵国不和。

    但是根据魏无忌所说,本来此战可先歼秦地数万人,但在入函谷之前,被一军所阻,才功亏一篑。

    那军不过一万,却让得纵军二十万数个时辰无法寸进,唤作陷阵。

    诸国沉默,陷阵军,这只凶军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在多国有过出没,是杀出来的凶名。曾不过数百人杀过周魏,被唤作丧军。在秦国之中作为禁军,却没人想到此军已经是扩至了万人,秦军的凶悍之风也更甚从前。

    此代秦王也是所图甚大,联军兵败,五**力皆有损伤,没有人有把握抵挡得住秦国的反攻。就在众国惴惴不安之际,却传来了秦王病逝的消息,就差把酒欢庆了。

    无论民中众国作何反应,但是秦国的朝中确实是已经有了动作。

    没有别的原因,这一代的秦王子和从前不一样,嬴子楚盛年而逝,秦王子嬴政只有一十一岁。

    一时间,朝中大半的目光都落到了公子府。

    甚至已经开始有人暗中拜访如今秦国最大的权臣,秦国丞相吕不韦。

    唯一让人疑惑的是,吕不韦到如今依旧没有什么反应,一切就如同正常一般。看起来对秦王的逝去满怀悲切,所有拜访之人闭门不见。

    吕不韦是什么般的人,朝中的人大半有所知晓,对权势趋之若鹜,是一个实打实的商人。

    但如今却做出一番清白的姿态,仿佛就像是怕被什么殃及一般。

    既然吕不韦如此,有心之人也就只能另寻出路,开始暗中拉帮结派,他们确信,朝中不日就会有大动静。

    ——————————————

    顾楠坐在桌边,桌上的茶已经搁了许久,温茶的余热早已经散去,变成了凉水。

    今天她难得是早到了,嬴政却没有到。

    不知何来的一阵风将一片白色的花瓣吹到了杯边,顾楠伸出了两根手指,拈起花瓣在手中轻轻地转着。

    雪白的花瓣慢慢转动,却引得一只蝴蝶飞来,白色的蝴蝶翩翩地停在了顾楠的手上,在花瓣前舒展着翅膀。

    像是为那花瓣痴迷。

    顾楠呆呆地看着那蝴蝶片刻,突然一笑。

    蝶恋花,经常听那家伙挂在嘴边,想来,是很喜欢吧。

    “流年如麻,若真又来生,就莫生在这乱世了。”

    蝴蝶拍打了一下翅膀,在飞向花树之间,不见了踪影。

    顾楠拿起了身前的茶杯,送到嘴边,凉水入喉。

    “顾先生。”嬴政的声音在顾楠的背后响起。

    顾楠回过了头,这小子低垂着眼睛,就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许多,不再是从前那个孩子的模样。

    “来了。”顾楠正想伸出手搭在他的头上,却又停了下来,眼前的少年,真的已经不再是个小孩子了。

    收回了自己的手,顾楠笑了一下,她明白自己这时候或许该说些什么,但她也不是通善言语的人,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后只是说道:“坐吧。”

    嬴政点头应是,坐在了桌边,眼眶上有一些发红。

    嬴子楚去世之后,给他留了一盒简书。

    从小,嬴子楚似乎就没有多少时间陪伴在他的身边,永远都像是有做不完的事,见不完的人,可从来抽不出时间见他几面。

    直到昨天晚上,一个秘卫突然出现,他才知道自己的父王还为他留下了一样东西。

    他没想到的是,简书之上记载的东西,让他读了一晚上。

    上面事无巨细,记载着二十六个朝廷要员的生平功底,日常所为,还为他们标记了可信与否,可否斟酌。

    写了最近几年的朝政出入,各地要务。

    写了日后的行政建议,日后可为。

    写了军中各令,写了天下时局。

    似乎害怕自己写得不够清楚,在简书上的角落里写满了细细的小字和标注,看得出来,是补了一遍又一遍。

    用语有一些生硬,但又在尽力地想要表现得亲切一些,还加上了几句日常的叮咛:早间该是早起,晚间早些休息,天冷了该是加些衣物。读起来有些奇怪。

    像是一个不知道该怎么说话的父亲,在对自己的孩子讲述着自己的所得,讲述着自己能教给孩子的一切,自己该叮嘱的一切,想要一次性将自己想要说的话说个明白一样。

    就像是他就在嬴政的身边,将他一生的所得,慎重小心地交在他手中一般。

    一盒竹简,整整三十余卷,嬴政没有休息,一口气全部看完。

    等到看完的时候,外面正好的天亮。

    光透进窗户照在竹简上,照着那最后的几笔上,墨痕似乎还未干去,却已不见故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