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不要说出去
    “顾先生。”嬴政抬起头看向顾楠的眼睛。

    “人死了之后,会去哪里?”

    顾楠愣了一下,可能有些惊讶嬴政为什么会问她这个问题,又或许是在想怎么回答。

    思考了一下,她才说道。

    “消散于天地间,化为泯没。”

    她没有说往生,也没有说轮回,这种尚有余地的说法。她也没有死过,没有办法说个明白,只能用再无去处来作答。而且,这也是她自己能够理解的结果。

    “那,是什么感觉呢?”嬴政的双眼落回桌案上,追问道。

    “什么感觉都没有。”

    这个年代,人们对于人死之后的说法还不完全,没有人能说明白。很多时候,人们选择的是顺其自然。

    而眼前的少年却似乎陷入了一种执着当中。

    “人都会死吗?”

    “都会死。”

    “先生也会?”

    “我也会。”

    嬴政眼中黯然,似乎是失望地低下了头。

    “真的没有别的去处?”但过了一会儿,他又依希地说道。

    顾楠抿了抿嘴巴,她本可以说出科学实际的理论和说法,但是她本身或许就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如果人真的脱离了本身的**就再无去处,那她是怎么来的?

    她说不明白,最后只能摇了摇头。

    “也许还有,我也不知道。”

    “这般。”嬴政的眼中露出了几分神采,他要的也许本就不是一个明确的答案。

    而是有一个人告诉他,或许还有那么个地方,而不是死后,就化为虚妄。

    他思索了很久,最后问道。

    “顾先生,人可以长生吗?”

    顾楠看向嬴政,第一次这么看着他。历史上的嬴政,也可以算得上是雄才伟略,但是他有一个追求,一个远超了整个时代的追求,以求长生。

    或许就是这个追求,以至他在后来走上了一条极端的路,直至走到灭亡。

    “政儿···”

    “先生,人,可长生吗?”嬴政打断了顾楠的话,那双眼里闪烁着热切。

    顾楠沉默了一下。

    “政儿,你可曾见过有人长生,听过有人长生?或是说,见过那仙人府地?你不该是糊涂,你自己应该也明白,这只是执着而已。”

    嬴政眼中的热切渐渐散去,以他的聪慧,自然不可能想不明白。

    “人不过百年,长生自然只能是虚妄。”

    院中只剩下树叶的沙响,花瓣轻落。

    “我,只是,舍不得。”

    少年勉力地笑着,嘴角微微发颤,轻轻地说着。

    伸出手接去了他眼角的一滴眼泪,顾楠轻叹了一声。

    “不日就是要成为秦王的人了,怎么还似个孩子模样,哭哭啼啼的。”

    “先生不能说出去。”

    “行。”

    —————————————————

    一座府邸之中,房间里点着一根烛火,一个身穿官服的人正坐在那。

    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只小筒,拔开小筒,从中拿出了一根竹条,竹条之上写着几个字。

    那人匆匆地看完,就将竹条放在了烛火之上。

    烛火点燃了竹条,缓缓地灼烧着。

    “大人可在?”

    一个发凉的声音在门外传来。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那上身穿官服的人一跳,神色一冷,喝到:“谁?”

    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伴随着铠甲碰撞的声音。

    房门被慢慢推开。

    站在门外的一群士卒,穿着漆黑的铠甲,看不清脸庞,脸上覆盖着一张一张刻纹着凶兽的甲面。

    “这······”房中的官员呆呆地正坐在原地,他明白这样的装束代表着什么,也明白,他们的到来代表着什么。

    王家所属,陷阵禁卫···

    迎面冲来的戾气,让官员的手脚冰凉。

    黑色的军卒分为两队分列立在门边,一个人慢步走了进来。

    那人身穿着丧白的衣甲,腰间挎着一把像是黑棍一般的细剑。

    走入房中看到那桌案上还在缓慢燃烧的竹条。

    眼睛一眯:“这么晚了,大人在烧什么?”

    居然,连这人都来了?

    官员的脸色苍白,随后一咬牙将手中的竹条扔向了身前的烛台中。

    “刺!”

    金铁摩擦的声音,一道剑光在房中一瞬明灭,停在了官员的面前。

    剑气拂动着官员的头发,桌台上的烛火轻晃了一下,那官员吓傻了一般,一动不敢动。

    一只手在竹条落入烛台之前接住了它。

    白袍将将竹条拿到了自己的面前,轻轻一吹,将其上的火焰吹灭。

    竹条已经燃尽了一半,只剩下几个字还在上面,

    扫过竹条上剩下的几个字,发凉的眼睛重新落回了官员的身上。

    收剑回身。

    “带走。”

    “是。”

    不过三日,咸阳城中就有数位官员被陷阵禁军所捕,再无音讯。

    有些人不明所以,但是有些人自然明白,这几个官员都是在这次变动之中想要谋取一份权财的人,而且都是其中的主要人物。

    他们同时被抓就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所有自以为暗中的安排,对于别人来说可能就和光天化日之下没有区别。

    朝堂之上人人自危,一时间所有的动作都停滞了下来,没有人想去触那陷阵禁军的眉头。

    这才有人明白,为什么在这般时候,吕不韦反而静不做声。

    这时候谁有异动,才是自寻死路。

    ————————————————————

    回复一下大家,有人说主角是不是快四十岁了,误会误会,之前只是说主角的心里年纪差不多四十岁了,毕竟还有上一世不是,这一世她还不到三十。然后是上架问题编辑说一月份就上架了,没有得罪人的,大家放心吧。但是上架的更新问题,我会尽力吧,更新确实比较慢,哈哈,流汗。嗯,就这样了,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