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让他们早些离去
    秦王继位,轮日高悬在半空之中有些刺目,照着宫中的墙闱大殿,让人忍不住眯起眼睛。

    顾楠握着无格,站在宫墙之上。秦王大礼,陷阵禁军要做好护卫,此时所有陷阵已经散布在宫殿之中的各个角落守备。若是有什么弄不清楚情况的人乱来,也会被第一时间拿下。

    所以说,这不应该是王家秘卫的活吗,他们人呢?

    顾楠郁闷地站在城头,在冷风里有些凌乱。

    难道放假了?

    她可是从早晨六七时从床上爬起来一直站到了现在快正午时分。

    他们那种工作难道不应该是全年无休的吗···

    任由着顾楠站在宫墙顶上胡思乱想,下面的宫殿之中却是已经开始运作了起来。

    群臣进殿。

    身着官服的人低着头,顺着宫中的台阶两列站开,向着殿中走去。

    一辆车驾缓缓的行来,在宫门之前停下。

    从车架上走下来一个人,一个少年,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袍,边上纹绣着红黑色的花纹和衣边。

    衣衫有些紧也让他看起来更加挺拔,还有些矮小的少年此时却像是一个巨人向前迈步。

    穿过宫墙,踏上台阶,向着宫殿一步一步的走去。

    随着他的步伐越来越近,似乎有一种压迫感压在了群臣的心头,迫使他们躬身拜下,甚至不敢抬头看上一眼。

    这样的感觉,是之前秦王继位之时都没有的,那种让人心神难定的魄力。

    群臣之中的几人相互对视了几眼,最后露出了一丝欣然的微笑,低头不语。

    同样的,也有几人眼中惊骇,心中战栗。

    少年仰着头,看着那大殿之上的金红之座,眼中带着一种气魄,脚步声不重却如同闷鼓重锤。

    少年走到了金座之前,沉默了半响,抬起了眼睛。

    公子可知道,何为国?

    聚众而为国,聚百万众而为国。

    为王者,治国治世。

    顾先生,这天下是何样?

    天下?呵,乱世久矣。

    李先生,顾先生去做何?

    驱虎逐狼!

    政儿,我此生零落,无有所得,这大秦就算是我与你唯一的所留吧,勿怪勿念。

    背对着众臣,那少年突然开口:“为这大秦盛世,为这天下盛世!”

    声音铿锵,如是金鸣入耳,众臣看向那个并不高大的背影。

    挥袖转身,少年坐在了那座上。

    目光顺着殿穿过宫墙,似在俯视着整个天下。

    群臣齐齐执礼高呼。

    “拜见王上!”

    呼声穿过殿瓦,直上层宵。

    顾楠站在宫墙之上,远眺着那宫殿,突然似乎看到了一束恍惚的金光冲天而起,没入了那长空浩荡,使得层云避让。

    但是等她仔细去看,除了晴空万里,却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是我,眼花了?”

    ————————————————

    秦王继位,朝堂之中本来预计的大动并没有出现,反而一切安宁的让人怪异。

    知情的人明白,这一代的秦王虽然年幼,但是绝不能用一个少年看待。所有的动作都已经被他用强硬的手段打压在了暗处。

    如同从前的秦王一般,此代的秦王即位,先封赏了函谷之战的功臣,后又罢免了几个官员的官位。封赏之礼上陷阵军并没有出现。

    这只军很少会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之中,所有的人都知道这只禁军的存在,他们就像是一把高悬在他们头顶上的利剑,只要他们妄动,就会落下。

    秦王叩丞相吕不韦为仲父,这个已经位极人臣的丞相更进一步,在旁人看来,他在朝堂之上已经到了只手遮天的地步,但是他看起来却更下小心慎重。

    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这次秦王还封赏了一个小官,那人名叫李斯,封为客卿。

    ······

    房间之中有些暗了,嬴政从桌案中抬起了眼睛,疲倦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点亮了桌案上的烛台,使得房间之中变亮了些,带着微黄色的火光。

    他只是第一天执政,却已经忙得心神疲惫,何况他还不是全权负责。

    他将一部分的政务转给了吕不韦,即使如此,他还是感觉这些政务堆积如山。

    至于将政务交在吕不韦的手上是不是会出问题,这点他还算放心,父亲给他的简书之上重点讲述了这个人。

    此人有才,有御下之能,有权者之态,但无成王的气度。而且嬴子楚给他留下了多个用于掣肘吕不韦的后路。对于这人,他能用的放心。

    吕不韦在自己的房中静坐,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突然一个人落在了他的身前,躬身拜下:“先生。”

    “如何。”吕不韦没有去看他,闭着眼睛,就像是在神游一样:“查出来了吗?”

    “先生。”来人的脸上面露难色,最后摇了摇头:“先生,还没有。”

    吕不韦的眼睛这才睁开,落到了来人的身上,来人退了半步,连忙说道:“会尽快查明。”

    ······

    “罢了。”吕不韦却摇了摇头:“你退下吧。”

    来人松了一口气,退了下去。

    只留下吕不韦一人坐在房间中,他的脸色并不好看,很显然,谁都不希望自己的性命被拿捏在别人的手中。

    但是此处是咸阳,秦王要安排暗子,自己要查出来,恐怕也是很难。

    而且就算从查出来了又如何?

    就算暗子尽去。

    咸阳城之中那军尚在,我手中无有兵权,能有何用?

    那只千人的陷阵军,只要他们还在咸阳之中,就算能调用城防,也不一定能保住他的性命。

    长长一叹,吕不韦的手伏在了案边。

    他如今已经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天下人都羡慕的权财,但是却也已经深陷旋涡之中,一步错,就会无路可退。

    如今能做的也只有退求自保了。

    想到这他的眼睛重新闭了起来,赵姬那,也要尽快有个了断。

    嬴政坐在殿中两眼发昏地把一卷竹简放在了一边的简堆上。

    一个宦官这时走了进来,弯着腰,慢慢走到了嬴政面前。

    “王上,陷阵领将到了。”

    “顾先生到了?”嬴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轻松,把手里的笔放下说道:“让她进来吧。”

    宦官退下,没过多久,一个身穿丧白色衣甲的将领走了进来。

    脸上带着甲面,一副禁军的装扮。

    嬴政看到顾楠这身样子也就只有两次,一次是去函谷之前,一次就是现在。

    “哟,政儿在用功呢。”看到嬴政几乎被桌案上的竹简埋了,轻笑了一声。

    “先生。”嬴政挺了挺身子,装作威严地说道:“我已经是秦王了。”

    “哈哈。”

    “好好好。”顾楠笑着点了点头,整了整自己的衣甲,认真地躬身行礼:“拜见王上。”

    顾楠这么正式反而让嬴政有些不习惯,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指着身前的位子说道:“先生坐吧。”

    顾楠坐了下来,将自己的头盔摘了下来。

    笑着说道:“王上,这次召见我来所为何事?”

    “是这样。”

    嬴政干咳了一声:“顾将军领军于函谷破五国有功,先前在封礼陷阵未有参加,寡人在想,如何赏赐。”

    “赏赐?”顾楠愣了一下,又想到嬴政才刚继位可能对陷阵无有太多了解,解释道。

    “陷阵是禁军,军中之人都是死囚,是不得领赏赐的。”

    陷阵之中都是死囚,除了第一批未有分规,出现了一些情况。现在都是行阵有则,服满军期之前,他们都还只是死囚,无有封赏一说。

    “这样。”嬴政这才明白,点了点头,犹豫地看了一眼顾楠问道。

    “顾先生,陷阵在外拼杀,却从未有封赏,这般真的不会有怨言吗?”

    “能有什么怨言?”顾楠耸了一下肩膀。

    “本就是已经死了的人,能有一条活路可走已经是赏赐了。”

    “那顾先生呢?”

    “我?”顾楠笑了一下:“我也是禁军之伍,不封赏的。”

    嬴政还是有一些犹豫,顾楠说道。

    “若是真要赏,就减些他们的军期便是了,让他们早些离去。陷阵不该是作为归宿的地方。”

    嬴政微微侧目,看向顾楠,却见她自顾自的呆看着桌案上的面具。

    陷阵不该是作为归宿的地方,但是她作为陷阵领将,任何人都会走,她不会走。她的归宿,终将是那里。

    “好,就减军期,减军期一年。”

    陷阵军期本就只有五年,满五年在军,即可离开。去他处为军长,或者归乡皆可。

    减去一年就是四年,已经是非常大的缩减了。

    顾楠侧头看向嬴政,笑了一下,正坐行礼:“谢王上。”

    嬴政却咧嘴一笑:“寡人赏完了,该说顾先生了。”

    “怎么?”顾楠被嬴政笑得有些疑惑,说我做什么。

    “顾先生,我继位秦王,你就一点礼物都没有?”

    ······

    都继任秦王了还要我送你什么?

    顾楠苦笑了一下,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行,你说说,要什么,先说好,太贵了的,我可没这钱财。”

    “我还没有想好,这样。”

    “等到我成人加冕之时,再和先生说。”

    ————————————————————————

    今天两张没能写完,过一会儿老师找我有事情,下午还有课,到四点才能回来。发一张稍微长一点的吧,凑合凑合当两张看吧,字数,也差不多嘛,哈哈哈,流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