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投身于熔炉之中
    “拜见大王。”

    李斯怀抱着竹简,躬身一拜。

    “李先生,是有何事?”

    嬴政本来正准备处理好今日的事务,再准备去休息一番,李斯却来了。

    这几日和刚继位的那几日不同,继位的那几日,有很多事务需要交接了解,朝议也是接连不断。那两三天过去了之后,却是也算轻松了很多。

    他如今年纪尚少不用亲政,但是有一些政务还是需要掌于手中,若是将政权完全移交至吕不韦的手中,就算有所布局也有架空之危。就算他年纪还不大,但也不至于如此不明。

    “臣,有书奏请。”

    “有书奏请?”嬴政的眼睛落到了李斯怀中的竹简上,心中有些好奇,是什么事李斯不曾在朝会提起,却要私下如此郑重的奏请?

    “先生所书吗?”

    “如此,我该要好好看看。”

    “谢王上。”

    李斯双手托着竹简送到了嬴政的面前。

    嬴政接过竹简,握在手中摊开。

    竹简上的字迹浑厚,带着一股厚重垂沉之意。

    于王明,乃有所建。几个字所形尚且平淡。

    而跟在之后的,笔锋如同陡然扭转,苍然有劲,带着一种磅礴之气。

    殿前的日光倾斜。

    李斯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大概有一个时辰,等他有些站不稳,身子都在微微摇晃的时候。

    嬴政的眼睛才从竹简上移开。

    一书浅论,将六国起末,度量纵论。六国之强如何,弱如何,彼如何,今如何一一例举。虽未有细说,但是已经足以总括天下时局。

    文章算不上多么斐然,也未有怎么出彩,说辞简单,但是重在说得明了。说明了了的不仅是分崩时局,更是所书之中的明意,那宏图之志。

    李斯看着嬴政站在那沉默,心中黯然了一下。

    有些后悔,他太急了,也许,他不该如此早的给他看这些。

    如今的公子,尚在少年,想来确实为时过早了。

    正准备开口。

    嬴政却缓缓地将竹简卷了起来,低着头拿着简书,掂量了一下。

    突然说道:“此书甚重。”

    说完自信地看着李斯笑道:“先生觉得,我能担此之重否?”

    “这天下之重。”

    虽然是在问,但是他自信的眼神,没有第二个答案。

    李斯站在殿中抬头看向那拿着竹简立于殿上的少年,眼中滞涩,他好像看到了什么。他好像看到了一个天地之君,让苍天加冕。

    眼神肃穆,李斯一整衣冠,躬身拜下:“这横空之下,唯有王上可担此重。”

    “归聚天下,立亘古之功。”

    “做那千古一人。”

    “做那。”

    “千古一君!”

    “千古一君。”嬴政脸上笑容收敛,将竹简放在了自己的桌案上,这四个字,叫多少人求了一世。又叫了多少人,投身于这乱世的熔炉之中。

    看向李斯,又一次执起了学生之礼:“请先生教我。”

    “是。”李斯持手一拜。

    ······

    等到李斯从殿中出来之时已经是正午的时候了,他们之间说了什么,没有旁人知道。李斯从殿中走出,背着双手,胸中激荡,让他想要长啸一声。但终究只是笑了笑,顺着石阶,渐渐离去。

    ——————————————

    赵王丹拖着自己的老迈的身躯靠在坐榻上,仰起头,双目略有无神的看着身前。

    北境之处燕国已经无有来犯,联军之后各国出奇默契,相互之间都少有战事。他们都明白,如今的秦国,已经不再是以一国之力能破的了。他们需要的是盟友,而且也需要助力,在没有打压下秦国之前,再如此相互消耗,恐怕就真的自找灭亡了。

    他们都在等,在等一个时机,一举而下。

    而这个时机却要看其他的众国如何所为。

    齐国作为东强大国,但是在多次的联众攻秦的战事中都袖手旁观。或许是想等两边两败俱伤,又或许是和秦国达成了什么协议。

    有齐在旁观望,在如此的情况下,众国没有人敢真的放手一搏。以五国之力,若不是举国力而战,只凭那各自派出的几万人,想要破秦也是枉谈。

    难道真叫那不吉之梦所中?

    王道残缺,有势无足力,外长忧患。

    他曾经做过一个梦,梦着左右两色的华服,乘飞龙上天,却没到天上就坠落下来,看见金玉堆积如山。

    筮史官来占卜,他说:“梦见穿左右两色衣服,象征残缺。乘飞龙上天没有到天上就坠落下来,象征有气势但没有实力。看见金玉堆积如山,象征忧患。

    那一年是他赵王四年,一年之后,上党来降,他接纳而下。同年,秦国起兵围攻上党,大破,灭赵四十万。

    他的王道也就像是到此为止了一般。

    天地有定,命中归数,我的性命,真是叫了那天定吗?

    赵王丹坐在榻上,笑了笑,他已经老了,再无年轻时的那番雄心蓬勃。

    天定,就天定吧,这天下,终归会是有人去争,我争了一世,够累了。

    想着,他拿起了塌边一卷简书,又或者说,是一份战书。其上写着,荐赵王举兵联纵,共讨强秦,驱敌以破,自谋所得。

    “来人啊,唤庞煖,庞将军来吧。”

    “是。”

    大概是过了半个时辰,一个穿着官服模样的人走进了殿中。

    见到赵王,拜下:“大王。”

    “庞将。”赵王坐在自己的榻上,看着下面的将领。

    “你之所书,寡人已经看过了,作罢吧。”

    作罢······

    庞煖的眼中微收,脸上露出了一份不解:“大王!”

    赵王却抬起了一只手,没让他讲下去:“作罢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