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矛盾的人
    

    早晨的空气有些湿润,或许是因为昨天晚下过雨的原因。

    “铃铃铃。”

    酒馆的大门被推开,挂在门的风铃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声音。

    服务生走了出来,将门口的招牌从营业翻成了休业。

    “喵。”

    路旁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声音。

    服务生侧过头看去,看到一只黑色的小猫坐在店门口的花盆后面。

    身沾着雨水还没有干去。

    服务生淡淡地看着那小猫半响。

    “其实这条街道只是容纳着一些无处可去的人而已。”

    她莫名地又想起了这一句话。

    看着那猫问道:“你也无处可去吗?”

    猫没有作声颤颤巍巍地站着,像是因为冷在发抖。

    她点了一下头,似乎是得到了回答。

    走回了酒馆之。等到她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罐酸奶和一个盘子。

    将酸奶倒进了盘子里放到了猫的面前。

    猫迈着步子走到了盘子前有些急切地舔着里面的酸奶,看样子是饿了很久的。

    服务生蹲在小猫的面前,犹豫了一下伸出一只手在它的头摸了摸。

    小猫没有反抗,服务生淡薄的脸也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容。

    “我说,你在这里做什么。”一个声音突然在她的身边响起。

    服务生脸的微笑没去,平静地抬头看。

    那是一个了年纪的女人,或者说是一个五十几岁的老婆婆,穿着一身平常的日常服饰,头绑着一个老式的发式。

    给人的感觉有些压迫感,怎么说呢,这种感觉在一个女人身多少会有些怪吧。

    服务生站了起来,淡淡地看向店里说道,声音里带着一些懒散:“老板,晚七点到早七点的夜班,我已经职完了。”

    “这样。”老婆婆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只烟给自己点了起来:“那你先回去吧。”

    “嗯,好。”服务生点了一下头,顺着街道慢慢地离开了。

    一个月前。

    酒馆的大门被一个人忽然推开。

    那是个年轻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背背着一个袋子,袋子里不知道装着什么,看过去像是一根棍子。

    女人在酒馆里点了一杯牛奶,坐了很久。

    等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没有钱,为难地坐在那。

    作为酒馆老板的老婆子知道后,却看着她说道。

    “你是刚来到这个城市的人吧,如果你不介意,我这里还缺一个服务生。”

    “呼。”

    老婆子老板将嘴里的烟圈吐了出来,目光落到了门边,正舔着酸奶的小猫身。

    店里的吧台放着一些零钱。

    “本来以为只是一个流浪的家伙。”

    “倒是出的是一个温柔的人啊。”

    只不过。

    老板的眼睛看向远去的背影。

    为何又给人一种孤独的感觉呢?

    孤独又温柔,还真是矛盾。

    ———————————————————

    “嗒。”

    山坡间的风吹得林木作响,一个身穿白袍的人影盘坐在一块石碑面前,黑色的长发垂那人在身后随风微晃。

    顾楠坐在地,伸出手轻轻地搭在面前的石碑。

    石头冷得发凉没有半点温度,面刻着几个简单的字迹。

    白起是谢天下而死的,没有办法大办丧葬,当年被她简单的葬在了这里。

    顾楠也没说什么话,是坐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发着呆。

    很久,才将手从石碑放开。

    “很久没来了,这次之后,又也许很久都不会来了。”

    淡笑着说着,顾楠将一束花放在了石碑之前。

    放下花前,她却看到了白起和魏澜的墓前摆着另一份东西。

    简单的摆放着几样,面积了一些灰,看样子有一段时间了。

    在她来之前,还有人来过。

    会来祭拜白起夫妇的人不多。

    老连会来,但是几年前他已经去世了。

    还有蒙骜,王龁,那些老将,这些年,都已经陆续离开了人世。

    距离嬴政继位已经是十年了。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