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自己答应的事哭着也要做完
    顾楠看着王翦摇了摇头,抿嘴轻笑。

    一个宦官模样的却走了上来,站在顾楠的身边小声地说道:“将军,秦王请你上去。”

    顾楠一愣。

    王翦坐在一旁也疑惑地看了宦官一眼,对着顾楠提醒道:“既然是秦王所言,还是快去吧。”

    顾楠点了点头,对着宦官行了一礼:“多谢,我这就上去。”

    宦官连忙退了半步:“将军且去就是,不敢承将军礼。”

    说完,引身在顾楠前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带着顾楠走到了楼梯口,宦官没有继续跟着,而是让顾楠独自上去。

    和楼下的喧闹不同,楼上却是静谧,顾楠踏在楼梯之上还会发出轻闷的回响声。

    走上楼梯,楼阁之上只有嬴政一人独坐在那,身旁点着微火,两旁站着几个宫女,奏着一曲轻音。他看着阁楼之下的灯火和众人,像是在发着呆。

    也许是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嬴政回过了头,看向顾楠:“顾先生来了。”

    “王上。”顾楠行了一个礼。

    嬴政坐在那,显得有些落寞。早年丧父,而母亲却又沉迷所乐,让家国蒙羞。亲手将自己生母驱走的感觉,总不会很好。

    “王上,在看什么?”

    顾楠站在嬴政地身后。

    “寡人在看寡人的咸阳,很美。”

    嬴政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个有些沉重的微笑。

    顾楠顺着嬴政的目光望去,确实,灯火辉煌。

    “它不会离寡人而去,它就在这。”

    嬴政喃喃着,突然问道。

    “顾先生,你不会离寡人而去吧?”

    问得很小心,如同是在恳请一般。

    顾楠看着楼阁之下,笑了出来:“我可是从王禁卫,怎么离开?”

    嬴政像是松了口气,微微一笑。

    “是啊,先生是从王禁卫,不得离开。”

    两人在楼阁之上看着那夜幕中的咸阳。

    突然,嬴政像是想起了什么,笑着看向顾楠。

    “先生说过,在我成王加冕之日答应送我一样东西,先生没忘吧?”

    被嬴政这么一说,顾楠也想起来还真有那么一件事,很多年前了。

    他倒是还没有忘记啊,记性真好。

    苦笑了一下:“王上想好要什么了?”

    “嗯。”

    嬴政轻笑着说道:“我曾听画仙姐说过,教过先生仪舞。”

    从桌边拿过了一个盒子。

    “我想看看先生学的怎么样了。”

    说完,将盒子轻轻打开。

    盒子之中装着一件白色裙装,纯白的衣料之上细密地纹绣着一条条精美的纹路,仔细看去,才发现那上面纹绣着的,是山河锦绣。

    “从未见先生穿过裙装,今日我就把它送与先生。”

    嬴政看着顾楠。

    “先生给我跳支舞吧。”

    ······

    顾楠的脸色一黑,嘴角抽搐了一下:“王上,换一个如何?”

    “比如,舞剑?”

    嬴政放下了盒子,做出一副“失望”的神态:“可是先生教我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哎。”

    顾楠感觉像是听到了什么东西断掉了的声音一样,摸了摸自己的甲面。

    咬了咬牙。

    最后,叹了口气,躬身拜下:“臣知晓了。”

    嬴政脸上的失望之色一瞬间消失了个干净,笑着看着身旁的几个宫女。

    “来人,带先生去换衣裳。”

    宫女戴着顾楠离开,大概过了半柱香的时间。

    阁楼之上传来不重的脚步声,嬴政期待地看向那里,随后却愣在了原地。

    走来的人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裙装,白色的衣衫翩翩脱尘。

    那人卸去了冰凉凶煞的甲面,露出了本来的面孔。

    剑眉明眸,轻唇皓齿,脸孔似有些微红,使得英武之中带上了几分媚意。

    黑色的长发有几缕,落在了衣衫之上轻轻垂落,轻轻走来,像是凌波而立。

    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好,不似是人间之美,恍若谪仙。

    嬴政看得呆涩,许久没有回过神来。

    直到顾楠不舒服咳嗽了一声,眼角有些抽筋:“王上,差不多,好了吗?”

    “啊。”嬴政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