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失格之剑
    ,!

    那股溢散的剑气虽然并不明显,但是若是察觉其中,却让人忍不住心中发颤,甚至···

    趴在房顶上的年轻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同样作为剑客,自己只是感觉到那种剑气,手掌就已经在微微的发抖,想要拔剑。

    关键是这股剑气还不是针对他的,他感觉到的还是溢散出来的气息而已。

    “咕嘟。”

    年轻人咽了一口口水,这里面,到底是在做什么?

    就算是传闻之中的黑剑,这种剑气,未免也太恐怖了一些吧。

    虽然有些惊吓,但是年轻人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眼中更加兴奋。

    他这辈子最要不得的就是两样东西,一个是好酒,一个是好剑。

    天下名剑之中有一把剑长久以来一直被江湖中人避而不谈,却被称为天下第一凶剑。

    盖因它是一柄失格之剑。

    此剑是为秦国一领将所佩,不知其来历,不过每每出鞘皆是一片杀伐。

    剑主乃天下闻名的凶军陷阵军领将,携此剑陷杀军阵。

    此将常年立于秦王之侧,犯禁之人皆斩,无数的江湖中人都死在了这剑下。

    相传这剑斩众万人,剑身之上的煞气经久不散,出鞘铮鸣就能叫人心畏胆寒。

    难得有此机会。

    年轻人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今天是定要见这天下第一凶剑的模样的。

    剑气越来越近,年轻人悄然屏住了呼吸,心跳也渐渐的慢了下来,匍匐在房檐之上,就像是和这房子融为了一体一般,让人难以察觉到他的存在。

    在他的目光中,那府里的小院里走出来了两个人。

    一个人是约莫二十几岁是一个青年,穿着一身普通的灰色布袍,神色肃穆,手中握着一把青铜长剑,拇指扣在剑柄上,似乎虽时准备将剑弹出。

    自己感到的剑气就是从那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年轻人的眼睛半眯,这人,莫不是就是那相传之中的黑剑?

    不该啊,听闻那黑剑用的是一把失格之剑,那剑客手中的剑却是再普通不过的青铜剑才是。

    年轻人的目光看向了跟在青年剑客身后的那人。

    那人穿着一件丧白色衣袍,黑色的长发绑在脑后,看起来带着些随意的感觉。

    在青年剑客的剑势之中却依旧像是在闲亭信步似的。

    年轻人的视线第一时间落在了那人的腰间,那里别着一把剑。

    通体漆黑,收在剑鞘里,远远的看去就像是一根烧黑了的木棍,但是看着那把剑年轻人却平白的生出几分危险的感觉。

    那就是黑剑无格吗?

    悻悻地将自己的视线收回,看向那人的脸上。

    他却呆住了,那是一个女子,生得俊美,眼眸之间带着女子特有的柔媚,一对剑眉却又带着几分凌厉和英武,只是看一眼就叫人一阵恍惚。

    没开玩笑吧,年轻人只感觉自己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是事情。

    传言之中的黑剑无格,秦国丧将。

    竟然是个女子?

    “就在这吧。”顾楠站在小院中看着盖聂,笑着说道。

    “你可给我悠着些,要是把这院里弄乱了,害得我们要重新打扫,我可饶不了你。”

    “嗯,师姐放心。”

    盖聂点了一下头,右手慎重地搭在了剑柄之上。

    眼神凝聚,目中的剑意几乎凝成一线。

    同一时间,小院中生起了微风,草叶轻摇,顾楠的衣角微微地晃动。

    “兹。”

    剑刃和剑鞘之间发出了一阵摩擦,一节反射着寒光的剑刃慢慢地被抽了出来。

    “呼。”

    风声一紧,四周的空气似乎都似受到了压迫向着四周流散。

    一丝飞散的气流划过顾楠的脸侧,垂在脸侧的长发被吹起,几缕头发轻轻掉落。

    “进步不小。”

    顾楠对着盖聂赞叹了一声,确实不小,从前那个连剑都使不利索的孩子现在也已经有了大剑客的水准了,比我当年也是不遑多让了。

    不过,轻翘着自己的嘴角,从腰间将无格解下握在了手中,我也不是一点进步都没有的。

    脸上的笑容敛去,半闭着的眼睛抬起,看向盖聂的方向。

    一股凶煞之气一瞬间将盖聂笼罩在了其中,如山将倾。

    盖聂的眉间皱起,随后又松了开来。

    眼中浮现出一股不折的剑意,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自己就已经遍体生寒,师姐的剑术果然很强。

    趴在房顶上的年轻人脸色苍白,身上打着哆嗦,明明是五六月份的天气,却只觉得凭空来的发凉。

    想跑,现在就像夺路而逃,但是被他强忍了下来,从自己的腰间取下了一个酒葫芦,放在自己嘴边喝了一口。

    一口酒入喉似是真将周身的寒意驱散,让他好上了许多,堪堪松了一口气,趴在那继续看着。

    “小聂,小心了。”顾楠淡淡地说道。

    没有时间让盖聂多想,下一刻眼前的天地之间仿佛都暗淡了下来,刹那定格。

    一切再无光亮,只看得到一抹剑光在那暗没之中缓缓抽出,伴随着让人惊颤的剑鸣之音,流光飞逝。

    转息之间,好像是那天地之间只剩下了那一抹剑光,划开了他眼前的明暗向他而来。

    剑光凄白,让人沉在其中,并不快,就像是时刻被延长了,一切都变得缓慢。

    不能反抗也不想反抗,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一剑划来。

    房顶上的年轻人双眼失神,就像是没了知觉一样。

    “铮!”一声剑吟却在这时突然想起,让他惊醒了过来。

    “当!”

    随后就是一阵金铁交击的声音。

    打破了这如梦似幻的光景,也挡住了这快得不似人间的一剑。

    盖聂的额头上密布着冷汗,微微喘气。

    青铜长剑横于身前,险之又险地架着那柄已经出鞘了的失格黑剑。

    直到这时,才算是这真的看清了这把黑剑的全貌。

    长剑脱鞘,剑身不知是何材质不同于青铜那般掺杂着暗黄之色,反射着明光流转,甚至能映出人影,倒影着两剑相击的两人。

    剑柄之上没有守剑之格,整柄剑仿佛就是只为攻伐而生。

    “咔。”盖聂手中的青铜剑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哀鸣,随后长剑之上裂开了一道裂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