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六环钱,这是一笔大数目
    ,!

    “咔咔。”

    裂口越来越大,最后一声轻响,青铜剑身上的剑光似乎一黯,在没有声息。

    顾楠没有再出剑。

    无格翻转,随后没入了剑鞘之中,四周的寒气一散,有恢复了平常。

    盖聂愣愣地看着自己手中的剑,静默了一下,将长剑收回了剑鞘之中。

    顾楠看着盖聂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的剑路已有通达,我也只胜你不多,这次,你是败在了剑上。”

    说着,转身准备回堂中休息。

    盖聂看了顾楠一眼,默默地点头。

    随后平静地张口说道。

    “师姐,这剑,六环钱。”

    “啪。”顾楠的脚下一绊,差点摔了一个跟头,回头看了盖聂一眼。

    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因为她花钱有些大手大脚,所以她手里是没能管着钱的,家里的钱都有小绿和画仙管着。

    她们两人那时候就颇宠着盖聂和卫庄,要是让她们知道盖聂第一天来就被自己弄坏了剑,自己估计又要被说上一顿。

    “咳咳,那什么,小聂,师姐一直来都待你不错吧。”

    顾楠一手揽住盖聂的肩膀,“感慨”着说道。

    “······”

    “这钱,不然先赊着?”

    “······”

    “可以。”

    两个人从小院中离开,房顶上的年轻人松了口气,半靠在房檐上,仰头看着半空,拿着手里的酒壶灌了一口。

    却没有心思想别的东西,满脑子都是那叫得天地色变的一剑。

    长空之中飞过一只飞鸟,在云下飞去,不知去了哪里。

    突然,年轻人的眼睛露出了几分坚定的神色。

    那剑,我要学会!

    夜里小绿拉着顾楠打下手做了顿好吃的,四个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聊颇为开心,大多都是些盖聂和卫庄在鬼谷之中的趣事,还有咸阳城里这些年发生的笑话。

    比如武安君府被人说闹鬼,半夜见过一个穿着白衣兽面的“冤魂”。

    还有顾楠被认为是哪家俊俏的男儿,被人家姑娘递了手绢什么的。

    说的顾楠的脸都是黑的。

    盖聂的脸上倒是一晚都带着淡淡地笑意。

    饭后几人靠在那棵老树下闲谈,画仙在一旁抚琴,琴声都轻快了许多。

    黑哥也被牵到了树下,对于盖聂的到来,它看起来也很高兴,虽然它依旧是那副傲气的面相就是了。拿头撞了一下盖聂,似乎是说他怎么这么多年没来了。

    顾楠和小绿下着象棋。

    盖聂靠在树干上抱着脑袋,夜晚宁静地只有那恬淡的琴音在耳畔轻响,看着高悬在半空之中的明月。

    微笑着眯着眼睛,这里和儿时一样,总能让他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说不出来却很是特别,不需要考虑别的,只需要安静地享受着别人的陪伴的感觉,就像是家一样。

    静望着明月,盖聂想起了什么眼中一垂,小庄。

    “小聂。”

    树下传来了顾楠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还有小绿的笑声:“你来陪我下一局。”

    顾楠的象棋连小绿也走不赢,嗯,也许下棋烂这种事情也是会师承的吧。

    盖聂轻笑了一声,从树上跳了下去:“嗯,来了。”

    要不要让师姐呢?

    ——————————————————

    第二日的清早,顾楠从自己的房间里伸着懒腰走出来,一边穿着外套一边叼着发带随手将头发拢在身后。

    走到堂前的时候,发现盖聂正站在门前扫着树叶。

    他刚到咸阳,也没个住处,武安君府虽然人少,但是却还是很大的,昨夜将盖聂从前房间收拾了出来,让他先住下了。

    厨房里传来淡淡的香味,想来小绿和画仙是已经在做饭了。

    顾楠悠闲地轻靠在门边,盖聂听到了动静,回头看了一眼:“师姐早。”

    虽然现在已经是午时了。

    “早。”顾楠倒是对自己睡懒觉这件事情很坦然,打着招呼,将发带从自己的嘴上拿了下来,扎着头发。

    “之后有什么打算?”她虽然并不清楚鬼谷的情况,但是她也明白,盖聂来秦国应该不只是为了来找她叙旧这么简单。

    盖聂扫着落叶,像是思考了一下,才说道:“我会去面见秦王。”

    顾楠扎好了头发,笑了笑,说道:“我可不会帮你哦。”

    “嗯。”盖聂笑着看了顾楠一眼:“师姐莫要小看我。”

    一片落叶从树上落了下来,顾楠伸手一接,那落叶在半空中就像是被什么吸住一样,落到了顾楠的手中。

    小聂准备在秦国谋事,那么,为什么小庄却去了韩国。

    如果小庄在韩国施为,两人日后很可能会是敌人。

    她看向盖聂,眼神有些严肃:“小聂,你和小庄。”

    “师姐放心便是。”

    鬼谷门人一纵一横,只有一人能够活下来,接任鬼谷之位,以双全之法习得纵横。

    但是盖聂不准备将这件事告诉顾楠,这也是小庄的意思。

    他们之间会有一个了结,也只能有一个了结。

    “砰砰砰。”

    顾楠还准备说什么,大门却被轻轻的扣响。

    是有人来拜访。

    最近的客人有这么多吗?

    顾楠愣了一下,走到了门边。

    大门被打开,门外站着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穿着一身青黄色的布袍,头发有些凌乱的绑在头上,腰间挂着一壶酒,背上背着一把剑。一副游侠的装扮。

    顾楠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人,她并不认识眼前的人,不过看他的模样,怎么感觉似乎认识自己。

    “请问。”

    年轻人咧嘴一笑,双手抱在身前,躬身就拜:“在下姜庆,拜见师傅。”

    “哈?”

    ——————————————

    更新上的问题,哎,我的写东西的速度很慢,两更我就要写一早上,流汗,所以更新速度上很难有所提升。最近这段时间正好是期末,不少课程还在考试。等考完试后,寒假的时候我会尽力多更一些的。

    然后是大家经常在讨论变嫁和变百的问题,其实这个只是观点不同而已,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这也是每个人的权利,没有必要为了这些事情争论,不然的话大家看书不也都不舒服不是吗。

    本书确实是单身向的,两千年的路主角会一个人走下去,华夏的历史上的分分合合,她会去看也会去经历也会想去改变,她也会慢慢改变,没有真正的华胥之国,也没有真正完美的世间,而白起所求的那真正的太平盛世或许本身就一个让她去为之努力而不可实现的宏愿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