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分不清的世道
    流水涛涛东去,渭河之水清波翻涌奔流向远,远处的咸阳半笼在轻薄的雾气里,看得有些模糊。只有一座看不清楚的城楼宫宇立在那里,山坡间的小路殊途。

    河流之畔,辽阔的河面上隐隐约约能看到几个船夫摆渡,河畔的浅草低垂着,堪堪没过足间。

    两个人站在河畔,似乎注视了一会儿长流东去。

    顾楠穿着一身白衣,脸上带着甲面,腰间的无格静静地悬在那。那一剑她已经教给了姜庆,今天她是来送他离开的。

    走到渭河的河畔,她却有些恍然,似乎不知不觉之间,她已经在这条河畔送别了很多人,也挥别了很多人。

    有些人回来过,有些人却再也没有回来。

    姜庆穿着一身布衣,背上的剑,斜背在自己的身上,两手抱在自己的身前,眯着眼睛看着渭河,看着河上的斜帆,望着远处的山峦,半响笑道。

    “还真是壮阔之景,正好送别。”

    说着看向身边:“先生,你有酒吗?”

    “没有。”顾楠望着河川,波涛翻涌河上几只飞鸟横空而去。

    “早就戒了。”

    姜庆看着顾楠眼神垂沉地望着远处的河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应该是在想什么人吧。

    至少他是这样。

    笑着了一下,就像是为了打破安静的气氛:“送别无酒,那岂不是寡淡了许多?”

    他从自己的腰间解下了自己的酒壶,笑着喝了一口:“幸好我自己有。”

    温酒入喉,他却望着河畔不知该做如何情怀。

    两个人静静地站在河畔一会儿,各自都在想着各自的事情。

    “你为何学剑?”顾楠突然问道。

    姜庆半眯着眼睛,耳畔轻涌的涛声阵阵,微笑着似乎理所当然地说道:“因为我喜欢剑。”

    “不止是这些,你有着你自己的理由。”顾楠没有看姜庆,淡淡地说道,一样理所当然。

    为了一把剑如此执着,执着的不会是这三尺青锋,而是用着剑的人心。

    姜庆没有再说什么,没有反驳,也没有承认。

    直到他突然看着那薄雾中的朦胧河山,问道:“先生,知道那卫国吗?”

    卫国,顾楠似乎还记得记得这个名字,这十年间无有大战,但是战事在这个乱世之中从来不会断去。

    一年前,秦国曾出兵攻魏,攻打的似乎就是魏国的一个附国,卫。

    “那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姜庆轻声说着,勾起了嘴角,似乎他是看到了那卫国之景。

    眼中迷离,他又喝了一口酒:“我练剑,为了救一个人。”

    这就是他对剑全部的执着,很简单,却足够让他为此搭上性命。

    他挑着自己的眉头,轻摇着手中的酒葫:“说出来先生可能不信,她长得是比先生你还要好看几分。”

    他看向顾楠。

    将酒葫挂回了自己的腰间,自嘲地笑了一下,随后深深拜下。

    “用那般无赖的方法,向先生求得一剑,庆自知卑劣,已失剑客所持。”

    为了学剑,他可以不要性命,何况是那一点自尊。

    他所要做的只是要学会那剑,做他最后能做的事罢了。

    “我都以为先生是不会教我的。”

    他垂着眼睛,又笑了一下:“或许,也只有先生这般的人,会教我吧。”

    一直笑着的人,这次声音却是带着一些颤抖:“授业之恩,庆无以为报。”

    他轻轻地抬起自己的衣摆,双腿微屈,向着地上跪去。

    一只手却在按在了他的肩上,没让他跪下。

    “剑我已经教你了,要用这剑,你的身子撑不了多久,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说完,转身离开。

    她不知道姜庆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做荆轲。

    她若是知道,可能会出剑,但她不知道。

    只留下姜庆一人独立在渭水旁,凄凄一笑,静静地看着长流尽在天际。

    背着剑,提着自己的酒葫,渐渐走远。

    他会练成这剑,然后死在这剑之后。

    卫国曾有一个少年一个少女,少年爱剑爱酒,少女喜欢看着少年舞剑饮酒。直到秦国铁蹄踏来,山河破碎。少年的剑被挑飞,少女被掳,少年在昏死过去的前一刻,听到一人说道,此女可献与王。

    ······

    顾楠顺着小径走回咸阳城,快到城门口时,一个老人向着她迎面走来。

    穿着一身褐色的短衣,脚上踏着一双草鞋。身形佝偻,半驼着背,背着双手。

    老人走到她身前的时候,却停下脚步,静静地看着她。

    顾楠也停了下来,疑惑地看着这老人,问道:“老先生,是有何事吗?”

    老人没有回话,只是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最后眼睛落到了顾楠腰上的无格之上。

    他摇了摇头,自说自话似的摇着头:“此剑煞气太重。”

    顾楠的眼中疑惑:“先生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老人最后看了一眼顾楠,却从她的身边走开,离去的时候留下了一句话:“你的剑太过凶煞,恐为天下至凶,切要小心,莫使得害人害己。”

    顾楠一愣,皱着眉头,回头看向小径,老人却已经离开。

    低头又看了看腰间的无格,手放在了上面,半响,眉头松开淡淡一笑。

    天下至凶又如何,我师父不还背得天下近半杀罪。

    善如何,凶又如何,这世道,还分得清这些东西吗?

    她不再去想那个古怪的老人,向着咸阳之中走去。

    顾楠离开之后,老人又出现在那,背着手,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面色沉重。

    那柄“剑”真的可以说是天下凶兵,身负滔天血债。

    想到这,他摇了摇头,如此凶剑,还是不要列入剑谱为好。

    老人无声地离开,似乎是要去找下一把剑,至于说他找的,是真的剑还是用剑的人,就不得而知了。

    ————————————————————

    吕不韦被罢免了相国职位,因其在先王时有功,执相以来也多有良政。很多大臣上书求情,嬴政最后没有杀他,只是将他遣出了咸阳,让他去了自己的河北封地。

    吕不韦从咸阳离开,沿渭河而上,他回头再看了一眼那咸阳城,应该是最后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