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登门拜访还是要礼貌地从大门走
    吕不韦被遣走的那一天,嬴政坐在蕲年宫里,他遣散了周围的人,慎重地从在床边取过了一个盒子。

    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卷卷的竹简。竹简看起来有些陈旧,边角上都有一些磨损,看得出来已经是有一些年份了,而且经常被人翻看。

    嬴政拿起了一卷,坐在桌前细细地读着。

    等到午间的时候,才抬起了头。

    腹中有些饿,唤人准备用膳。

    “来人。”

    嬴政唤到,一个宦官走了进来,低着头恭敬地站在他的面前。

    “我有些饿了准备进膳吧。”一边说着一边挥了挥手。

    宦官点头应是,正准备退去。

    突然又是想起了什么,对着嬴政躬身说道:“大王,早间吕先生离开的时候,送了一份礼物与秦王。”

    “哦?”嬴政抬了一下自己的眉头,声音有一些惊讶:“礼物?”

    “是。”

    “取上来我看看吧。”

    “是。”宦官离开,大概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却带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嬴政抬起头看去,眉头皱了起来。

    那是一个女人,长得很美,似水一般轻柔的模样。肌肤洁白,身材婀娜,古怪的是小腹似乎有一些隆起。

    黑色头发盘在头顶,穿着一身华美的宫装。五官清秀,脸孔微瘦,本该是一个说得上倾美的佳人。

    只不过她的双眼无神,眉目之间没有半点神采,无声地跟在宦官的身后,也没有反抗。就像是一个任人摆布的人偶一样。

    “这就是吕先生送来的礼物?”嬴政平静地问道。

    “是。”宦官没敢抬头:“吕先生说,这是攻卫之时所获,佳人丽姿,名为丽姬”

    “呵,那个老货。”

    嬴政淡淡地点头,收起了竹简放回了盒子中:“人如其名。”

    “你下去吧,快些备膳。”

    “是。”

    宦官退下。

    殿中只留下了嬴政和这个无神的女人。

    嬴政静坐在那,抬头看了看女人,看着她的模样无奈地叹了口气,问道:“家孜处?”

    被叫做丽姬的女人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嬴政,又低下了头:“卫国。”

    卫国,卫国何处?

    嬴政轻皱着眉头:“家中可还有人?”

    丽姬没有回话,家中还有何人,她想起了那个倒在血泊中的少年,他已经死了,还能有谁呢?

    “你告诉我,我还能送你回去。”嬴政淡淡地说道:“说与不说你自己想明白。”

    说完就不再理那女子,拿起了桌案边的文简看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宦官端着一个食盘走了进来。

    送上了饭食,默默离开。

    嬴政拿起了一碗饭,看了眼还站在那的女人,目光落在了她的腹上,看出了异样。

    “已有孩子?”

    提到孩子女人的眼中好像才有了一丝波动,微微点头。

    吃了一口菜嬴政问道:“可有去处?”

    似乎终于有了反应女子回答道:“无有去处。”

    沉默了一会儿,嬴政点了点头:“且先在这宫中住下吧。”

    秦王宫的偏殿中住下了一个女人,嬴政吩咐了两个宦官两个宫女负责照顾,就不再多管。

    对于吕不韦送上的这份礼物,他显然没有太大的兴趣。

    如今的他,看着的是这六国纵横。

    ——————————————————

    顾楠在院中抱剑静坐,突然一片落叶从老树之上飘下,一个人影落在她的身旁。

    她慢悠悠睁开眼睛:“你们不能有一些正常的拜访方式吗,比如敲个门什么的。”

    人影自然是王家的秘卫。

    也就只有他们才会用这样没有半点礼貌的登门拜访的方式。

    虽然说说起来陷阵军有时候也差不多,但起码陷阵军是从门走的,不过是破门而入就是了。

    “王诏从急,自然不能于寻常一般行事。”

    秘卫站在顾楠的身侧淡淡地说道。

    陷阵与秘卫两家也算是常常合作,这些多说一句话都嫌麻烦的人对顾楠总算也还会偶尔聊上两句。

    “有什么事?”

    “秦王召见将军,午后有事相商。”

    秘卫对着顾楠说完,就翻过墙离开了。

    动用秘卫召见?

    顾楠挑了一下眉头,看来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了。

    蕲年宫前,一个身穿白袍的人慢慢走来,侍卫没有阻拦,看到这人脸上的面甲,常年在宫中的侍卫都知道这人是谁,不会阻拦。

    宦官迎了上去,对着这人躬身行礼:“见过将军。”

    “嗯。”顾楠点了一下头,从自己的腰间解下无格交到了宦官的手中。

    宦官端着无格退身让开。

    顾楠仰头看了面前的蕲年宫,迈步走了进去。

    殿中只有两人,一个是坐在上座的嬴政。

    还有一个是李斯,正坐在殿下,看到顾楠进来,对着顾楠一笑,拱了拱手。

    “顾先生你来了。”嬴政笑着说道:“请坐。”

    顾楠走进殿中行礼。

    “拜见王上。”

    “见过李先生。”

    “谢王上。”

    顾楠坐到了李斯的身边。

    李斯看着顾楠似乎想起了什么,笑着小声说道:“顾先生,前几日咸阳夜宴之后,就没见过你了,那一舞,真是让斯大开眼界啊。”

    ······

    还真是哪壶不开提那壶啊?

    顾楠的脸上一抽,身子一侧,皮笑肉不笑地在李斯的耳边说道。

    “书生,你皮痒是不是?”

    只觉得背后一哆嗦。

    “咳咳。”李斯吓得咳嗽了几声。

    嬴政没听清楚两人在讲什么,不过看两人的样子明显不是在聊什么正事,笑着摆了摆手。

    “二位先生就先莫闲谈了,此番召二位来,是有正事相商。”

    顾楠和李斯都收起了轻笑,认真地看向嬴政。

    “此前,顾先生,寡人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先生觉得,六国如何?”

    六国如何?

    大殿之中沉默了片刻。

    六国如何,顾楠知道嬴政终究会问这个问题,算算时间,确实也差不多了。

    她斟酌了片刻,看着嬴政,说道。

    “齐外强中干,赵长平已破,魏安王昏聩,燕连战耗国,楚徒具强名,韩名存实亡。”

    殿中的两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个淡笑。

    顾楠看着他们,勾着嘴角摇了摇头,这两人明明都有自己的答案,却非要再问她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