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要不了多久了
    ,!

    “这地图,我怎么看不明白呢?”顾楠的脸色不太好看,吃不了热食又认不清路,今日她算是倒霉到一个份上了。

    她有些后悔,当日从咸阳城出来,她怎样也该带上几个认路的家伙。

    “黑哥,你说这么画着,是不是直走?”

    顾楠俯身在黑哥的背上,将手中的地图放到了黑哥的面面,指着一条路问道。

    “哼。”黑哥翻了个白眼,耳朵扇了扇,一副对顾楠无话可说的表情。

    “哎哎,你这是什么表情啊,到底是看得明白还是看不明白?”

    “哼。”

    一人一马聊得正火热,黑哥却突然动了动鼻子,停了下来。

    顾楠也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抬起了头,看向远处的一个方向。

    那边,应该就在这片林子后面,有血腥味。

    很淡,估计是被雨水冲散了。

    “黑哥。”顾楠拍了一下黑哥的脖子:“去看看。”

    黑哥也没多说什么,迈着蹄子向着那边走了过去。

    林子不大,大概只走了片刻就穿了过去。

    林子外是一片村子的废墟,被人放过了火,村子里的房子大半都被烧塌了,被烧得焦黑的木头四处倒在地上。

    几只鸟停在断木之上啄食着什么,看到有人走来,扑腾着翅膀飞远了。

    尸体倒在房屋里,道路上,到处都是,粗略的看去,大概有百来人,大部分都是刃伤。

    地上还积着昨晚下的雨留下的水泊,水泊之中平静地倒映着已经没有声息了的村子。

    黑哥的蹄子踩在一片水泊之中,踩破里平静的水面,水花溅开。

    顾楠骑在黑哥的身上看着四周的景象,她大概知道是怎么了。

    这样的情况这些年她见过很多次,要么是从战场上逃掉的乱兵劫掠的,要么,就是山间的贼匪。

    顾楠看着四周的样子,眼中没有愤怒,也没有什么伤感,只是摇了摇头,拉住了黑哥的缰绳,准备离开。

    在这个世道上,这样的小村子没人会管,被劫了也就是被劫了,没有谁还能抽出多的精力来管。

    一旁的小屋子突然传来一声响动,顾楠回过头去,看到一间塌了一半的屋子里,一个蓬头垢面的孝坐在那,惊恐地看着顾楠,或者说惊恐地看着她腰间的无格,抱着自己腿所在角落里。

    顾楠看着那个孝半响,似乎是叹了口气,从黑哥的背上跳了下来。

    向那个孝没走两步,他发出了古怪的叫声,就像是在警告顾楠一样。

    没有再走进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几块干粮放在了抱在布里,放在了屋前的一块断掉的木板上。

    看了那孝一眼,走回了黑哥身边,翻身到了它的背上,重新向着道路走去。

    黑哥这次也没再做声,默默地走开。

    顾楠趴在黑哥的背上,静静地拿着手中的地图。

    眼睛却没有落在地图上。

    半响,喃喃自语。

    “会过去的,要不了多久了。”

    这个乱世,终究会过去的。

    ———————————————

    韩国新郑。

    一个年轻人拿着手中的一份简书,坐在楼上的窗边读着。

    穿着一身华贵的紫色衣袍,腰悬明玉,是一个翩翩公子。

    时不时拿起身前的杯子小酌一口,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

    楼下堂中的酒客食客也都相互喝着酒,闲谈着,身边都坐着几个女子。

    显然这地方是一个花柳之地。

    “哎,你听说了没,韩王的军饷被劫了。”一个酒客看向身边的同伴,可能是因为喝了酒,两脸发红,看着有些晕沉。

    “韩王的军饷被劫了?”同伴一惊,又连忙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哪家的贼这么大胆?”

    “对。”最开始说话的酒客自得的一笑,神秘地举着自己的酒杯。

    小声地一字一句地说道:“不是哪家的小毛贼。”

    “我听说,昨夜大雨,军饷就那么平白在雨中融开了,了无踪影。”

    “随后守着军饷的士兵又受到了鬼兵的袭击,是鬼兵冤魂作祟。”

    “这,鬼兵作祟?如何说也太过离奇了些,恕我难信。”

    “我也不信啊,但是听说是那些士兵亲眼所见,而且那么多黄金在雨里说没就没了,你觉得还能是什么?”

    “我觉得?”

    “我觉得事在人为。”

    穿着华服的公子坐在窗边听着下面的闲言碎语,摇了摇头,继续看着手里的书。

    流言蜚语,这种东西,倒是哪里都是。

    那公子拿起了酒杯送到嘴边,勾嘴一笑。

    不过,我也觉得,事在人为。

    ————————————————

    新郑。

    韩王宫前,站在宫门前的士兵伸了一个懒腰,要不了多久就该是他们换班了。守宫的这事算不得一个美差,但起码是一个闲差。

    这时远远地一个人影出现在那,那人的背后牵着一匹黑马。

    穿着一身白袍,头顶上带着一个斗笠,看不清样貌和身形,腰间挂着一把其貌不扬的黑剑。向着宫门走过来。

    “站住。”几个士兵走上前,手中的长戈架在一起,挡住了那人的路。

    “前处是王宫之地,可有通行?”

    那人停下了脚步,身后的黑马眼睛上有一道刀疤看起来颇有凶气。

    半响,那人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块牌子。

    “我乃秦国来使,求见韩王,烦请通告。”

    士兵接过牌子看不出材质,但是放在手中颇重。相互看了几眼,将牌子递了回去,对着那人说道。

    “稍候。”

    说着退了下去。

    大概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甲袍的将领模样的人走了出来,站在那人面前微微行礼。

    “职责所在,怠慢先生,还请勿怪。”

    “无事。”

    “不知先生,可否将使令与我一观?”

    接过那块牌子,仔细的看过之后,身穿甲袍的人点了点头,对着身后挥了挥手,两侧的士兵让了开来。

    他也让出了一个身子:“还请先生先随我来。”

    两人离去,留下士兵们聚在一起。

    “秦国来使啊,你们见过吗?”

    “没见过。”

    “不过听声音怎么像是一个女的。”

    “多想,我觉着你是想女人想疯了。”

    “哈哈哈哈。”

    ————————————————

    有人问剑格是什么东西,嗯,就是剑柄上的那一块护手的东西。然后是不要再因为变百和变嫁吵了,流汗,其实只是两种不同的观点而已,是观点就会有人接受有人不接受,为这个争论太多大家的心情都不快这样也不好,笑一笑就过去。寒假我也会尽量多更一些的,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