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进退两难就不要选了
    “砰砰。”

    房门被轻轻敲响。

    坐在房间中的人眉头微皱,显然对于这样的打扰有些不满。

    年纪看来已是中年,身材微肿,穿着一身华服,头戴珠冠,手中捧着一卷竹简。

    因为敲门声的想起,他将竹简放了下来,摸着自己的眉心说道:“进来。”

    如今军饷被劫,他正心绪不宁,却还有人来打扰,实在有些恼火。

    一个侍卫模样的人走了进来,低着头向着他行礼。

    “大王,宫门外有一秦国来使,带有使令,求见大王。”

    坐在房中的人真是此代的韩王安。

    “来使啊。”韩王皱着眉头摸着自己的胡子,淡淡地说着,看起来并不放在心上。

    但是突然又似乎是反应了过来,盯着那个侍卫沉声问道。

    “你刚刚说什么?”

    “秦国来使?”

    侍卫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点了一下头:“是,秦国来使。”

    韩王的眼神动了动,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半响,招了一下手。

    “让使者去殿上,我过会儿就到。”

    “是。”侍卫的两手抱在身前,退了出去。

    顾楠跟在守宫的将领身后走进了宫门,宫中的道路安静无声,只听的到两个人的脚步声。

    偶尔才能看到一两个宫中的侍者低着头走过去。

    顾楠的眼神隐晦地看向宫墙的一个角落,又移开了视线。

    从那里她感觉到了一个视线,不只是如此,一路走来,都有人悄悄地跟在他们的身后。

    气息控制的不错,是一个不错的高手。

    顾楠也没有说破,别人的地界,对于她这样突然来的客人小心些,也没有什么不可。

    没过多久,将领带着顾楠走到了道路的尽头,前面是一个恢弘的宫殿,殿前的台阶连着道路。

    他只能将顾楠带到这里,再往前他就不能前去了,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对着顾楠说道。

    “前面就是韩王殿,职务在身,就送到此,先生请去便是。”

    “多谢。”

    顾楠点了点头,背着手顺着台阶走了上去。

    站在殿前的侍卫对着顾楠行了一个仪礼。

    他们的目光落在顾楠身上,对于眼前这个戴着斗笠看不清面貌的使者都有些疑惑。

    “王上让先生在殿中稍候,他会尽快前来。”

    说着看向了顾楠腰间的无格。

    “烦请先生将兵刃先交于我等。”

    虽然有很多区别,但是宫里的规矩,果然是一样多的吗···

    顾楠解下腰间的无格放在了侍卫的手中。

    侍卫弯下腰:“先生请入。”

    诺大的殿中安静,走一步的脚步声似乎都有回音。

    四下无人,但是能感觉到从她走进宫门的一刻就一直跟在她身后的那个人没有离开,就在附近。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顾楠听到了一阵阵略有急促的步伐。

    随后一个身穿华服的中年人从殿后走了出来,身旁跟着几个侍者,对着顾楠笑着抬了抬手:“事务紧张,怠慢了先生,还请先生勿怪。”

    顾楠笑了笑,躬身一拜。

    “大王何话,国务为上,大王为政勤恳,实乃韩国之幸。”

    “哈哈哈,善。”韩王的笑着坐在座位上,对着身旁挥手道:“来人赐先生座。”

    侍者很快拿着一副坐垫和桌案走上殿中,摆在殿下。

    韩王伸出手对着顾楠说道:“先生,坐。”

    “谢大王。”

    顾楠对着韩王执礼随后入座。

    韩王开始大量坐在殿下的这位秦国使者,穿着一身白袍,显得有些清瘦,也让人疑惑,秦人不都该是尚黑吗?

    难道此人在秦国的所职并不很高?

    带着一个斗笠,看不清面目,但是身坐王前,还不摘去,看起来是有些无礼了。

    但是韩王并没有生气,而是笑着问道:“不知先生名讳?”

    “上国此次派先生前来,又为何事?”

    说完看着顾楠等着她的回答。

    顾楠的手放在了斗笠上,轻轻将它摘了下来。

    斗笠取下,露出了里面的脸孔,或者说,是一张甲面。

    甲面之上的纹路像是刻画着一只凶兽的面孔,狰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