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人生当世自为心中执念
    韩王靠在床榻旁,手摆在自己的身前,房间之中传来细碎的声音也不知道是门外的风声还是门内的轻纱微摇。点点的月光穿过窗户,落在地上,使得房子中还有丝光亮。也照亮了坐在床榻之上的那人的侧脸。

    韩王的两手交叠,食指轻轻的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手背,一言不发。

    他的身旁还摆着一卷竹简,正是那个陷阵领将是送来的秦国使文。

    秦王使令无误。

    回想起那日殿上那个面带兽甲的人让人心寒的眼神,被那人看着就好像是下一刻就会被杀掉一般的感觉。

    身份应是无误,秦国的陷阵将,名不虚传。

    韩王的眉头深皱,他现在要考虑的只能是如何保全韩国了。

    秦王,到底意欲何为?

    —————————————————

    韩王宫偏殿馆舍。

    天光渐亮,侍者早早地将早饭送来。

    顾楠难得的起了个早,她一般也只有在家中的时候才会睡不醒,嗯,或许是因为到了个不熟的地方,睡不好便是。

    百无聊赖地坐在桌前准备吃上一顿早饭。

    却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了一些声音。

    “公子,请问?”

    “啊,我是想问问,秦国使者陷阵将可是暂住在此处?”

    “回公子,是。”

    “那不知我可否进去,我有事与将军相谈。”

    “这,当然,公子请。”

    “嗯,多谢。”

    有人拜访?

    目光从门边收了回来,顾楠挑了一下眉头,并没有放下手中的筷子,随手夹起了一筷送到自己的嘴边吃着。

    一个脚步声越来越近,随着那脚步停下,一个人已经站在了门前。

    顾楠这才抬起了眼睛,向着门边看去,那是一个公子,身上的衣袍绣样颇为繁密看得出身份不低。

    嘴角带着一些浅浅的笑意,给人一种还算亲和的感觉。

    不过,这笑得我怎么感觉不怀好意呢。

    顾楠暗自在心里念叨了一句,倒了一些水喝了一口,无奈地看了这公子一眼。

    那公子看着这坐在院中的顾楠,躬身一拜:“在下韩非。”

    “不知将军正在用饭,叨唠了将军还望勿要见怪才好。”

    顾楠在观察他,而韩非也在观察顾楠。

    这丧将军确实如同传闻一般,身着丧孝之服。

    意为不祥吗。

    韩非勾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对于其他诸国的人来说,这位丧将,还真是不祥之人。

    带着面甲,面甲上是凶兽的纹案,让人看上一眼就有几分心悸。

    静坐在那没有还未有半点声响,但是站在这人的身边,就平白的感到心上寒意。只是看了自己一眼,肃杀之息扑面而来,如同锋芒在喉。

    传闻在这人在常率所部陷于战阵之中厮杀,杀穿血路,其手中戮有万人。

    如今看来,这份气魄,当真骇人。

    韩非保持着在自己的淡笑,但是还是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

    韩非?

    坐在桌案前的顾楠的眼神微微收束,点了点头,还了个礼。

    “原来是韩公子。”

    她知道来了韩国,很可能会见到这人,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

    韩非子,历史上法家的代表人物之一,一生希望在韩国变法推行法度,但是不受韩王重用,最后被韩王遣入秦国求避秦国兵戈。

    韩非尽力施为,反驳李斯的攻韩的建议,向秦国建成国业当灭赵而非亡韩。

    秦王虽欣赏他的文章和才学,但不受其议,将其关入监狱,李斯自知辩才不如韩非,恐迟有生变,最终亲自将韩非毒杀。

    其实韩国积弱久矣,韩国的局面没有他施为的余地,而天下之势亦没有留给他足够的时间,以他的才学应该明白,无论他如何,都应该不能改变什么。

    本就是一个已经被注定了结局的人而已。

    “倒是公子勿要怪我身为使客,不能招待公子才是。”

    顾楠放下筷子,对着身前的坐席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公子请坐。”

    “谢将军。”韩非一笑,坐了下来。

    待韩非坐下,顾楠才看向他缓缓问道。

    “不知公子来此处,是为何事?”

    她不觉得,这人会无缘无故的找到自己。

    韩非笑着坐在顾楠的身前,行礼说到。

    “非久仰将军大名,此次听闻将军客至此处,所以特来拜见,果然名不虚传。”

    顾楠的眼睛一眯,看来此人确是有事而来了。

    “韩公子之名我亦闻之久矣。秦王对韩公子的所书颇有赞赏。”

    “如此,当真非之所幸。”

    韩非的笑很自信,就像是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一般。

    “不过,非倒是还有一事。”韩非抬着眼睛看着顾楠。

    “非也想向将军打听一番,将军此次前来韩国所谓何事?”

    自己才不过刚到韩国多久,这么快已经得到消息了,韩非消息倒是灵通。

    “公子。”顾楠淡淡地说道:“你也明白,此乃国事,你我二人皆为人臣,不可妄言。”

    “却是如此。”

    韩非点头合上了嘴,又突然一笑。

    “先生偷偷告诉非,不可以吗?”

    顾楠没有说话,只是不语地看着他,就像是再问,你觉得呢?

    “那就让我来猜猜如何?”

    韩非站起身,在院中慢慢地踱步,像是思考了一会儿。

    等到他渐渐停了下来,才又看向顾楠说道,眼神却有些凝重。

    “秦欲攻韩?”

    顾楠看着韩非没有说话。

    最后摇了摇头。

    “韩公子,有些事情,即使你知道了也没有用,所以还是莫要多问了。”

    “还不知道,怎么知道没用呢?”韩非嘴角带着笑意,但是眼神里没有。

    他的眼神里有的只是一种东西,对于这种眼神顾楠很熟悉。

    她看到过很多人都有这种眼神,或者说她自己也有。

    那种东西叫执念。

    “公子。”顾楠突然说道:“听闻近几日韩国之中又军饷失窃,不知道此案如何了?”

    韩非一愣,随后才恢复了神色,勉笑了一下说道:“那将军问对人了,此案正由在下接手,如今已经是有一些头绪了。”

    他明白顾楠突然转移话题的意思,国中未定,他根本无力管其他的事情,就算是知道了秦国的来意又如何,他能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