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所以说人心复杂啊
    街上静得有些过分,一路上却是连一个巡夜的官兵都没有见到。

    顾楠疑惑地看向街边,这韩国的巡夜都是这么松散的吗?

    王宫附近的街道上却是都没见到半个人影。

    管控不严,可是容易出大事的。

    街上的光线暗淡,只有点点的月光还落在街上使得人还能看清一些东西,铺在路面之上的石板带着些微光,角落里传来些细碎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角落里跑过的老鼠。

    “呼。”

    风声微动,不过街道上倒是没有什么风的感觉。

    顾楠的眼睛向后一瞥,似乎看到了什么掠过了夜色之下。

    她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向前走着,就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

    手掌垂在腰间的无格旁边,食指轻轻地敲着无格的剑鞘。

    “踏。”

    一旁的房檐之上突然传来了一声轻踏的声音。

    一个身影落在那里,顾楠没有回头去看。

    她身前街道的远处,一队诡异的士兵正缓缓走来,没有脚步声。

    这群士兵都不似人形,半浮在空中,手中握着兵戈,身上缠绕了黑烟,黑烟之中隐隐露出,浑身的枯骨和破碎的甲胄。深幽的眼眶之中没有眼睛,无神而空洞地注视着地面。

    那群士兵半浮着身子,立在站在街道上拦住了顾楠的去路。

    “这就是那个所谓的鬼兵?”顾楠眯着眼睛,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这几日韩国境内的鬼兵劫饷的事倒是倒是闹得沸沸扬扬。

    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这些东西的身形模糊,不过是幻术而已,并没有实际的身体。

    不过这个幻术,倒是有些眼熟。

    直到那些鬼兵走进,他们才抬起了头,看向向着他们走来的顾楠。

    兵戈竖起,一众士兵突然哀嚎了一声。

    黑烟翻涌,数十个鬼兵浮在半空之中向着顾楠挥砍而来,夹杂着风声的呼啸落下。

    直到兵戈落到顾楠的面前之前,她都只是看着。

    兵刃在触到了顾楠面前的甲面的一瞬间。

    顾楠的手放在了无格的剑柄上,一声轻鸣,无格从剑鞘之中抽出,清冷的剑光凄美。

    一股凶戾的气息笼罩在了街道上,和美丽的剑光格格不入,空气一冷,一瞬间那冲来的鬼兵似乎顿了片刻,随后,一柄利剑向着鬼兵落去。

    剑光一闪即逝,光隙在半空之中滞留了片刻,才缓缓散开。

    明没都只在一瞬之中,随后是一声剑刃入鞘的声音

    顾楠站在一众鬼兵的身后,扭过头,这才看向那个站在房顶上的人。

    她身后的鬼兵的身体去扭曲了一下,随后发出一声惨厉的嘶鸣,散了开来,落在地上散成了几片零散的黑色羽毛。

    站在房顶上的那人穿着这一身黑色的衣袍,衣领和衣摆上带着黑色羽毛,身材消瘦。

    此时的他正凝重地看着顾楠,脸色苍白。

    顾楠站在那里没有动,身上的杀意也已经散开,但是他毫不怀疑眼前这个人随时都有可能一剑将他杀了。

    这个人顾楠见过,十年前的函谷关,名字好像叫做墨鸦。

    “所以又是那个姬无夜,派你来的?”

    顾楠笑着将无格抱在身前,看着眼前的人。

    说着,她的眼神冷了几分:“回去告诉他,安分些。”

    墨鸦的没有回话,而是直接抽身离去,身影就像是一片翩鸿在房顶之间几个起落消失在了夜色里。

    顾楠站在原地,眼睛看向地上的几片羽毛。

    看来韩国的这地方,比想象里还有复杂一些。

    似乎又想起了那个自信的笑着的年轻人。

    为了这样的一个地方,真的值得叫人以性命为之改变吗?

    她想不明白,摇了摇头,在街道上离开。

    将军府。

    府中灯火明亮。

    姬无夜坐在自己的座上喝着酒,身边倚靠着三个女子,轻笑着为他侍奉。

    突然他挥了挥手,三个女子不明所以的停了下来,但是不敢有什么不从,低着头退了出去。

    等到三个女子都从堂中离开。

    堂上一个人缓缓的飘落下来。

    正是先前在路上拦截顾楠的墨鸦。

    他落在姬无夜的面前半跪了下来。

    “如何了?”

    墨鸦低着头,身后的冷汗未去,回答道:“是陷阵领将没错。”

    “嗯。”姬无夜沉默的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酒喝尽。

    堂中无言,姬无夜皱着眉头。

    秦国,看来真的要有大动作了。

    不过半月,韩国之内的情报来往不断。

    或者说诸国都不平静。

    燕国起兵攻赵,秦国同时起兵援助燕国,三国交战。

    而身处赵国之侧的韩国却出奇的平静,没有任何动作。

    一时间,赵国还未有所反应就已经陷入了腹背受敌的状态。

    一个秘卫专门来到了韩国向顾楠通传了这个消息,并让顾楠可以回秦,准备领军出征。

    当然,并不是光明正大的来的。

    “李斯的动作倒是快。”顾楠坐在院中笑着摇了摇头,:“能够在这么快说服燕国起兵攻赵。”

    “不过,为何突然要我领兵?”

    “王翦、蒙武、蒙恬不是都还在咸阳之中吗?”

    一个带着木头面具的人站在一旁。

    “这是尉缭先生的谋划。”秘卫解释了一句。

    “准备分三路围攻赵国,以陷赵国之地。”

    尉缭,顾楠暗自点头,这人是几个月前刚刚游历到秦国的隐士,游说之时当时颇有见地。

    “我知晓了。”

    “我会尽快回去的。”

    然而她想要回去恐怕还需要再等上几日。

    韩王的回书还是没有准备好,半个月的时间他却是还没有给顾楠明确的答复。

    他在观望。

    赵国和秦国谁更占优势,他就会帮哪一边。

    但是显然,现在韩王应该很快就会给她答复了。

    两国同时起兵攻赵,赵国的胜算有几成,想来只要不是瞎子就都能看出来。

    他应该会做出一个明智的答复。

    ————————————————————

    嗯,有读者提出秦王加冕为什么是在二十岁的问题,这个是这样的,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历史上嬴政的加冕就是在公元前238年。嬴政是公元前259年出生的那一年正好是二十一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