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一国之重
    韩王坐在小亭之中假寐,小亭外,琴师的手指轻轻地拨动身前的琴弦,琴音扰动绕梁悠转,就似和在风中轻摇。

    亭旁的池塘里,鱼儿在水中游弋,使得水面泛起一阵阵水波,惊扰了平和的波光。

    和风细细,卷动着韩王的衣角,一切都似乎悠然平和。

    一个人从院外走了进来,宫卫没有拦着,显然是得到了韩王的应允。

    随着那人的走进,琴师的琴声停了下来,使得小院一静。

    “别停,继续。”韩王的声音传来。

    琴师惊慌地点了点头,继续将手放在琴上弹奏。

    韩王却似乎不像他表面上的这般平静,手中竹简毫无规律地摇着,看得出他心中的急躁,琴音也平和不了。

    走进来的人站在亭子前,半跪了下来,两手托在身前,一卷文简放在上面。

    “大王,赵**情。”

    “嗯。”韩王手中的竹简不再摇动,停了下来,将竹简放在桌上伸出了一只手。

    “呈上来吧。”

    半跪着的人躬身起身,低着头走到韩王的近前,将文简放在了韩王的手中,就又后退了几步回去,跪在那不再说话。

    琴音轻晃,韩王拿过文简,慢慢地摊了开来。

    静静地看过竹简上的文字,韩王发出了一声苦笑。

    应该是一声苦笑,或者说是一个理所当然的笑声。

    这个结果他该猜得到,只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燕国联秦,起兵攻赵,成合围之势,赵国难有胜算。

    只是秦国一军,就算韩国联合赵国也难有一战之力,何况还有燕国。

    韩国终究只是七国之末,却居于天下中枢。

    手中无有军力,到头来不过只能任人摆布,敢怒不敢言罢。

    “大王?”半跪在那的人抬起了头,试探地问道:“大王,我等如何做?”

    他该是韩王的亲信,虽然多了一句嘴,但是韩王也并没有发怒。

    只是颓然地靠坐在自己的桌岸边,听着琴声扰动,水波不止。

    无力施为,还能如何做?

    韩王最终是下了决定,韩国他要保全,也只有这一路可选。

    “去。”

    他拿起桌案上的一份竹简,递了出去。

    回秦的文简他其实早已备好,备了两份。

    如今的情况,看来另一份是用不到了。

    “将此文简交予秦国贵使。”

    “顺便,把我的长矛取来,听闻陷阵领将擅使长矛,就将那长矛送与他,让他在秦王面前对韩照顾几分。”

    韩王说完这句话,就好像再无力说什么一样,只手扶着桌案,面色凄白。

    那人怔了半响,点头退下。

    琴音未止,韩王的身子轻靠在那,疲乏地仰起头。

    亭外,云中无际。

    韩国。

    韩王从嘴角挤出一丝笑容,劲韩之称,早已经不过是个笑话了吧。

    就算这次向秦国妥协,留给韩国的时间还有几年可期?

    他自知无才无德,但若是让这先辈的江山与他手中倾覆,让这韩国万民与他手中再遭流离,他又有何颜面自称韩王。

    他是无有成大事者的能力,但是他起码知道一件事,为王者,身负的,是一国之重。

    ————————————————————

    “韩国的回简吗?”顾楠从那个突来客人手中接过竹简。

    “另外。”来人点了一下头,向着身后挥了挥手,两个从卫抬着一个长盒走来了进来。

    “韩王听闻先生善用矛戈,手中却无有锐器,特将此矛送于先生,请先生在秦王面前多多照顾。”

    顾楠的目光落在那盒子上淡淡地应了一声:“我知晓了,韩国待我礼宾,我自会如实禀报。至于此矛还是算了吧。”

    “韩王说此矛非是韩国赠礼以表对上国贵使之恭倾,亦有写于回简之中,非私人所赠,请先生不用担心。”

    “日后,韩国会另有遣使于大秦,以送国礼于秦王。”

    顾楠沉默了半响:“也罢,放在这吧。”

    “如此,谢先生了。”

    那人鞠躬行礼,带着他的随从离开。

    顾楠并没有看韩王的文信,这是王书,她最好还是别乱看的好。

    至于说里面写的内容,从韩王的态度来看,估计也能知道是什么。

    还特意送来了一件长矛。

    听闻战国时期的韩国冶炼技术很是领先,坐拥天下闻名的宜阳铁山,已有铁质兵器。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顾楠走到盒子前,俯下身将那木盒打开,盒盖掀开,一股寒气冒出。

    一杆亮银色的森冷长矛躺在其中,分为三段,需要衔接拼合才可组成一杆长矛。

    却是通身由精铁锻造,想来应是用精铁直接锻造一杆长矛难度太大,这才分成了三段。不过即使是如此,通身由铜铁制成的长矛也是世所罕见了。

    雕纹简朴,矛头刃口厚重却依旧锋利,大气却又不失美感。

    将长矛拼合握于手中,两米多长,对于用惯了步卒长矛的顾楠来说是短了些。

    但是重量却更重了些,握在手中倒也正好。

    韩王还真是用心良苦了。

    顾楠摇了摇头,将长矛拆开重新放回了盒中合上。

    国礼送于使者手中,是要使者如何自处?

    回头交上去便是。

    ————————————————————

    紫兰轩,卫庄坐在自己的桌前,桌案上摆着那个精致的木盒。

    他的身前韩非坐在那里,随意地拿着手中的酒壶喝着酒。

    突然,他咧嘴一笑,拿着酒壶对着卫庄笑道。

    “军饷一事已经有了结果了,今天还请庄兄随我去一趟将军府,我请庄兄看一场好戏。”

    “嗯。”卫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拿起身前的木盒准备放回原处。

    韩非却好奇地看着那木盒问道:“我时常看庄兄对着这木盒发呆,这木盒之中到底是什么?”

    “你不用知道。”

    卫庄回答道,将木盒放在了那柄怪剑之前。

    “看着木盒的长窄,像是一把剑的模样。”韩非笑了笑,眼睛落在了那木盒边的怪剑之上:“不过卫庄兄已经有了如此利器何必再为另一把剑如此上心?”

    “莫非这是故人所赠?”

    “少讲几句话,你不会死。”卫庄平静地回过身,坐回了韩非面前。

    “哈哈,这世间不知道的东西,总是让人心痒难耐,不是吗?”

    卫庄抬了抬眼睛,认可了韩非的话:“确实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