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其乐无穷
    “不过。”卫庄平静地说道:“如今韩国的局面你真的已经想好如何面对的了吗?”

    韩非沉默了下来,淡笑着拿着酒壶,将那壶中的酒水倒入自己的嘴中,不知道是答不上来,还是在思考怎么回答。

    “我们不会帮助一个必死无疑的人。”卫庄拿出韩非先前给他的盒子,将盒子打开,盒子里放着一张兽皮,上面写着两个字。

    变法。

    这两字也代表着目前韩国最后的强国之策。

    韩非笑着一叹,抿这自己的嘴巴,将酒壶放在了桌案上:“卫庄兄你就先看着吧,这死局,我自会破之。”

    “破了之后呢?”卫庄的声音依旧毫无波动,就像是什么都不能让他有所左右一般。

    “她快要回国了,韩王做出了妥协,但是最多也就只有几年的时间了。”

    “秦国,你要如何面对?”

    韩非脸上的笑容褪去,第一次露出了严肃的表情,相国张平不能让他如此,姬无夜不能让他如此,韩王也不能让他如此。但是天下强秦,即使是他,也明白前路几乎无途。

    房间中一阵安静。

    随后是一声突兀的笑声打破了这份安静:“呵呵。”

    韩非站起了来,提起酒壶,举杯向天:“就像我刚才说的,不知道的,才是有趣。”

    “与天下大势所争,不知前路,但是。”

    他回头看着卫庄,嘴角带着那自信的微笑。

    “与那天争,岂不才是其乐无穷?”

    拿起酒壶送到了自己的嘴边,一饮而尽:“这天下之数,还未有定时。”

    卫庄看着韩非,他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一分淡笑。

    “我看着。”

    韩非离开了,卫庄站在窗边,低头看这木盒,伸出手按在上面,将木盒打开。

    木盒里躺着一把剑,一把木剑。和这精致的盒子显得格格不入。

    木剑的长相算不上好看,甚至算得上是勉强。做得拙劣,剑身之上还有些坑洼。

    卫庄低头看着那木剑伸手放在了上面。

    半眯着眼睛,眼前似乎有看到了那年在武安君府门中习剑的日子,嘴角轻笑。

    半响,笑容收敛,卫庄的眼中带着一丝霸道,木盒被他轻轻地合上。

    固守己道,狭以成一。

    ————————————————————

    韩王的仪队将顾楠送出了宫外。

    黑哥跟在顾楠的身后打着响鼻,这几日它在韩王宫被照顾的是很好的,起码要比在家里好,吃的是上好的青料,旁边的是撩人的母马,在这几日待得它的步子都有些疲软了。

    半眯着眼睛,似乎是在感慨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种高尚的马生哲理,一边还不时不时的对着顾楠抱怨。

    像是在说她不够意思,对于这马,顾楠觉得差不多是白养了。

    身上背着装着那长矛的盒子,绑着一个行囊。

    黑哥踩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跟着。

    一人一马走到了城门口,顾楠却是慢慢停了下来。

    “哼哼。”黑哥疑惑地向着那城门外看去。

    只见三个人正骑在马上正站在路边。

    顾楠翻身跳上了黑哥的背上,顺着道路走去。

    她倒是有些惊讶。

    路边的三人,正是卫庄、韩非,还有那个紫衣女子。

    城门熙攘,但是到了外面的路旁,人声却是渐远。

    草地卷折,云清风淡,几棵树立在路旁垂着枝丫,若是诗人墨客在这样的环境下,说不得还会吟上几句诗句或是作赋一首。

    不过顾楠这种糙汉,显然是没有这种的闲情逸致的。

    骑着黑哥走到那三人的面前,顾楠打了一声招呼。

    “哟,小庄。”

    说着又看向卫庄身边的两人,拱手说道:

    “见过姑娘,还有韩公子。”

    树叶轻摇作响,细密的声音倒是清净,像是退远了那城中的喧闹。

    卫庄很显然并不擅长这种告别的气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看着顾楠点了点头:“师姐,一路走好。”

    他不会放下自己的执着,同样的他也明白师姐也不会,既然是这样,那么下次见面,两人很可能就是兵戈相向了。

    卫庄心中没有什么怆然,因为他知道没有那个必要,反而带着几分兴奋,他早就想领教顾楠的剑术了。

    韩非对着顾楠笑道:“我倒是希望再也不要见到将军了。”

    顾楠看了他一眼,手中的无格轻横架在他的脖子旁边。

    韩非的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那副轻笑,而顾楠的脸上也勾起了一个笑容,摇了摇头。

    “我也不希望再见到你。”

    无格放下,顾楠没有再多说什么,骑着黑哥远去。

    她卫庄韩非,三人皆为了自己的执念而活着,自然是不可能放下的。

    她要那天下盛世,韩国就必须倾覆,韩非要那变革韩国,就必须抗秦御外。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不会走上别的路,前路已定,也已无他路可走。

    韩非坐在马上看着顾楠走远,脸上的笑容一苦,擦了擦自己的额头上的冷汗。

    “刚才,我还真以为,我要被杀了。”

    但是顾楠最后还是没有杀他,他看向卫庄。

    “卫庄兄,你说,再见面之时,会是如何模样?”

    “不知道。”

    “哈哈哈,所以,才说是人生乐事。”

    ————————————————————

    有的读者说需要改变历史,其实我也并没有说历史不会改变,只是就目前来说不会改变的太明显。顾楠本身只是一个现代的普通人,普通的学校毕业,学的也不是什么工科专业,不是我说,就大家自己想想,如果让你我穿越到古代,能做到什么。能做出火器吗,物理化学知识又有多少呢,农业的那些农具我们恐怕都没有用过几次又如何说改进呢?

    没有百度百科,只是以我而言吧,本身所积累的知识是很少的,流汗。

    主角确实是一个长生不死的人,但是她本身也确实只是一个普通人,她要改变需要时间。

    秦国是她经历的第一个朝代,在这个朝代之中,她经历乱世,感受那人不如狗的的烽火年月,在这乱世之中,她现在的心思还只是完成师傅的心愿以报恩情,然后一个人归去,直到死去。

    一个人的改变是需要时间的积累的,同样的一个历史的改变也是需要时间的积累。一个人不可能第一天还是一个普通人第二天就能成为救世救民的民族英雄。

    她需要去经历,才会因为她的经历改变。她需要积累自己的能力,才可能说去变革农具,才可能说去能研究和制造时代本没有的东西。而且这种改变也不只是能力,也应该是一种心态的改变。

    就像现在的主角就在缓慢改变的一个过程,她从一个旁观者的心态,成为了一个真正想要结束这乱世的人。

    所以改变历史会有的,但不会这么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