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乱雨
    “加急行军!”

    “驾!”马蹄声跑过,一骑骁骑从望不到头的赵**伍之侧跑过,嘴中高喊着。

    随着马蹄声远去,喊声也越来越远传去了后军。

    军阵之中的步卒脚下行军的步伐又加快了几分,脸色难看,粗重地喘息着,他们已经急行一日有余了。

    他们是从平阳城中出援的守军。

    如今秦军合围在外,他们要冲平阳援至邯郸,随时都有可能遭遇秦军,只能加快步伐。否则,在这般的情况下遭遇秦军,恐怕只能有一个全军覆灭的结果。

    身着将甲的人走在军阵的前面,皱着眉头看着四周,必须尽快行至邯郸。

    如今后又南路秦军恐怕正在渡过漳水,前有西、西北侧的秦军围来。

    让他们行阵的时间不会很多。

    将领抬起了头,看向半空。

    天空压抑,昏暗的云层堆积在那里,就像是沉沉的压在所有人的心头。

    空气微沉,急行军造成的疲倦,让呼吸都有些困难。

    鼻尖带着一些湿冷,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若是下雨,行阵会更加艰难。

    将领咬了咬牙:“对着身旁的亲卫说道,再去下一遍令。”

    “加急行军。”

    “是。”

    亲卫抿了抿嘴巴,拉起缰绳将自己的马调转了一个方向,向着军伍跑去。

    “加急行军!”

    “滴答。”

    将领感觉自己的鼻尖一凉,抬头看去。

    一滴透明的雨点从高空坠落,在吹拂的风中飘摇不止,旋转着,映射着行进着的军伍。黑夜中的军阵如同剪影,淡亮色的月光穿过雨点,使它在夜里如同白线,在空中拖曳。

    紧随着的,无数的雨点开始落下,似乎就像是一片帷幕,正在缓缓拉开。

    光影映射之中,雨幕展开,细密的雨声开始敲打,唐突地撞破了这本该悄无声息的夜晚。

    行路上,开始蓄积积水,积水之中反射着从它的一旁走过的人的面孔,在雨点的撞击下泛起繁杂的阵阵波动。

    雨中,无数的水流从松软的泥土中浸入,雨中的前路,显得模糊且不明晰。

    军阵没有停下,将领没有下令,就不会停下。

    大概又过了一个时辰,每一个人身上的衣衫都被雨水打湿了,水珠从他们的鬓角和脸颊上滚落。

    每个人都精疲力尽,沉重的衣甲被水浸透显得更加难以背负。

    军阵沉默地走着。

    直到一声若有若无的尖锐的破空之声传来。

    一根箭簇穿过了雨水,穿过一片水珠飞溅,最后射在了一个人的背上,那人闷哼了一声,就摔在了地上。

    鲜血在潮湿地土壤之中散开。

    “敌袭!”

    后军乱了,走在前阵的将领回过了头,后军传来一片纷杂。

    心跳空了一拍,极尽目力,他远远地似乎看到一支军队从后方出现,在繁密的雨声之中,终于传来了那沉闷的脚步和奔腾之声。

    没有等他反应。

    一片箭雨猛然出现在了雨夜之中。

    夹杂在数不清的雨水之中,那漆黑的箭簇遮蔽了半空,寒冷的锋锐闪烁着点光,一切仿佛被定格。

    将领的表情从呆涩变为了恐慌最后又变为了决然。

    咬着牙,用足了浑身的力气嘶吼道:“敌袭!!”

    “森!!!”

    “斯!!”

    “踏踏踏踏!!!”

    “杀!!”

    军阵停下,刀刃出鞘的声音,马嘶声,脚步声,喊杀声,一瞬间想起。突如其来的声势似乎滞涩了这个雨夜。

    后军已经和那后面突如其来的军队撞在了一起。

    前方也传来了脚步声。

    将领似乎想到了什么,慢慢地回过了头。

    前方的路的尽头,看不清数量的人影出现在了那。

    向着他们的军阵而来。

    雨声乱耳。

    顾楠的亮银色的长矛握在手中,水滴从矛尖滑落,发鬓和衣甲被冰凉的雨水打湿。

    黑哥晃了晃脑袋。

    王翦骑着马走在顾楠的身侧,垂下了身侧的骑矛。

    十万军的行军在这平原之中没有任何遮掩,他们若是真的全然不知,恐怕才是真的瞎了。

    早在一日之前,南军的斥候就已经发现了前面的这只邯郸的援军,恒乾立即将消息传给了西路和西北路的顾楠王翦,让他们领军围剿。

    怎么会,这么快。

    军阵之中的赵将缓缓握住了腰间的剑柄,手指沾着雨水,嘴唇惨白。

    “倒霉的雨。”顾楠淡淡地说道。

    突然下起来的这场雨对于他们来说也不是好事。

    本来在夜间就已经难分敌我了,要不是为了围剿成功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

    王翦沉声,声音之中压抑着一股难以言明的战意说道:“赵国已倾。”

    赵国已倾。

    将这十万人葬于此地,以邯郸之中的十万之众,撑不了多久。

    赵国,想起来她打的第一场战也是在赵国。

    长平之战。

    顾楠深吸了一口气,长矛一横,播开了一片雨水,眼前模糊。

    “这乱世,亦该当,已有定数矣。”

    赵国告破,天下十方,秦以得过半数。

    王翦紧紧地攥着手中的矛,回过了头,高喝道:“众将士在!”

    “嗬!!”

    似是山摇,喝声叫那半空之中的雨水一散,雨中,长戈落下,指向那合围之中的赵军。

    ————————————————————

    我们这般人,生来就是为了打仗,然后战死在沙场上。

    醉卧沙场君莫笑。

    ······

    这乱世该有一个了结了。

    ······

    莫回头看了,我们是迈着死路去的人,没有后路可看的。

    ······

    将军,这天下真会有不战的世道吗?

    谁知道呢?

    没有,我们便杀出回来一个便是。

    哈哈哈,是,杀出来一个便是。

    ······

    乱世久矣。

    ······

    是啊,可怜人。

    ······

    不若早些打完。

    ······

    我,要这世间一个朗朗乾坤!

    ······

    楠儿,代为师,去看看,那太平盛世。

    ······

    太平盛世。

    ······

    这乱世的结局,就从这里开始写下吧。

    王翦的长矛落下。

    “杀!!!”

    万军冲出,撞破了这场风雨。

    也似乎,撞破了这百年烽火。

    ————————————————————

    哈哈哈,想不到吧,今天居然还是更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