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忙里偷闲也是一种情怀
    王殿恢弘,一尊大鼎立在王殿之前,从台阶下向上看,在这高高的殿门之前仿佛就像是鼎立着高空。

    宫殿之前,一个人背着手站在那,穿着一身长袍,立在大鼎之下,仰头看着那立鼎的天侧。

    一个宦官低着头小步走到了他的面前。

    “韩非先生,秦王请先生入殿。”

    韩非看着身前的宦官,点了点头。

    那座宫殿带着一种莫名的压迫。

    就好似要压得每一个站在它之前的人都要低下头。

    但是韩非却没有低下头,而是笑着,背着手昂首向着宫殿走去,一步一步地踏上了那段台阶。

    他缓缓走进了殿中,殿中除了两旁的侍者,就只有两个人。

    一个人坐在殿中,身上穿着黑色的华服,头戴珠冠。另一个人穿着一身官袍,立在坐着的那人的身侧。

    韩非看着那个站在一旁身穿官服的人,同样的,那人也看着他。

    倒是好久不见了,李师兄。

    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

    韩非对着他淡淡一笑,而那人则是轻眯起眼睛点了点头。

    韩非李斯两人同学于荀子门下,作为同窗之友。

    两人都很了解对方,也同样的两人也都明白,这一次,他们会是对手,而且不会再讲什么同窗情谊。

    韩非抬起了手,对着那坐在座上的人朗声说道:“拜见秦王。”

    说着行礼而下。

    嬴政看着面前的韩非,眼中更多的是赞赏。

    韩非之名他听闻许久,却是从未能见过这人一面。

    他从今读过韩非所著的《孤愤》、《五蠹》之书,对于此人的才学,他已经倾仰许久。

    脸上带着些笑意,嬴政轻挥着手说道:“先生多礼了,先生远道而来,寡人未能遣人相迎还望勿怪就好。”

    韩非低着头:“不敢。”

    “听说先生还是李先生的师弟?”嬴政继续说道:“李先生曾教寡人至学,先生即为李先生师弟,如此说来非国礼,寡人还当对先生执礼才是。”

    “寡人曾读过先生所著《孤愤》、《五蠹》,则论“法”、“术”、“势”、“君道”其中治国之理,寡人还想多于先生请教一番,还望先生不吝。”

    韩非轻笑了一声说道:“大王说笑了,非不敢当。”

    “先生过谦矣。”

    嬴政对着一个空着的坐榻说道。

    “先生请坐。”

    “谢大王。”韩非入座,一旁的侍者走上前来为他酌酒。

    酒液清冽,流出壶中酒香自然散开,看得出是难得的好酒。

    “听闻先生好此杯中之物”嬴政举起自己的酒樽:“特以此酒同先生共饮。”

    韩非看着眼前的酒杯,良久轻叹了一声:“秦王礼遇实叫非有愧,非虽好这杯中之物,但是。”

    韩非拿起了酒樽,其中的酒液轻摇:“此物,还是待非得成人之所托,再饮吧。”

    说着将酒樽轻轻的放了下来,行礼告罪:“还请非大王恕不敬之罪。”

    “也罢。”嬴政也将酒樽放了下来,神色之中的淡笑未去,但是眼中露出了几分威慑。

    看着韩非,轻声地问道:“那不知,先生此来秦国,是受了何人所托?”

    韩非微微一笑:“虽有所托,但是来,却是非自有所求而来的。”

    一旁的李斯没有说话,但是眼中的神色看得出,他已经猜出了几分韩非的目的。

    “如此。”嬴政挥了挥手,两旁的侍者轻拜,无声退去。大殿之中只剩下了李斯,嬴政和韩非三人。

    “先生请说。”

    韩非站了起来,看着嬴政,慢慢地躬下身:“非此次来,是想求全韩国。”

    ————————————————————

    山林之中,鸟鸣声不止,清脆婉转在这山间,倒是颇有几分动听。

    树木旁的灌木低矮,偶尔传来也一阵细碎的声响,想来是什么小兽跑过,又或是一阵穿山风。

    流水轻响,穿过林间,不深,水面清澈,甚至能看到水下堆在一起的卵石。

    黑哥站在溪边饮水,黑色的毛发还有些湿看得出是刚刚被擦洗过,身后的尾巴时不时地晃上几下,应当是心情不错。

    顾楠坐在黑哥的一旁,将麻布浸入溪水里,然后取出来,擦着甲胄上的血迹。

    里面的衣服她是带了一些能够替换,但是盔甲就只能擦洗一下了。

    索性血迹这种东西,也不算难洗就是了。

    破了平阳军后,三路军正式合为一军,并没有急着围攻邯郸,而是准备休整一番,毕竟连战数月,就算是接连告胜,此时也不是出兵攻城的最好时候。

    在邯郸和漳水之间扎营驻垒,以便日后进退,如果不出意外,要围攻邯郸也该是小半月之后了。

    将甲胄的血迹差不多擦得干净,顾楠将已经变成了红色的麻布放在了一旁。

    仰身躺在溪畔的草地上,半眯着眼睛。

    山间的泉水和着鸟鸣难得的在这战事中偷闲,算得上是安宁。

    顾楠的眼睛撇向一边,伸出手从一旁的灌木中摘下了一片叶子,放在了嘴边。

    嘴唇含住叶片的一侧,随着顾楠闭上眼睛,吹出了舒缓清幽的声音。

    不知名的调子,像是什么乡间小曲,带着几分恬淡和悠然回荡在山林之间。

    泉水和鸟鸣的和谐并没有因为这个声音的出现而被撞破,反而显得更加流转,多了几分韵味。

    黑哥的耳朵扑闪了一下,哼了一声,眯起了眼睛。

    声音在山林之间轻转,却是叫人不忍打破。

    黑哥难得的不发出一点声音的站在顾楠的身边,伸了伸脖子。

    鸟鸣渐进,随着那叶片发出的曲声悠扬,一只鸟落在了黑哥的背上,跳了几下,侧过头好奇的看着那躺在地上的人儿。

    过了一阵有欢快地叫了几声,向着远处飞去。

    顾楠半眯着眼睛,直到一曲吹完,叶片被风吹起,落在一旁。

    天色渐晚,顾楠看着天空上的行云发呆。

    黑哥看着顾楠,低下头,蹭了蹭她的腰间。

    顾楠看着黑哥一笑,坐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

    风吹过,山林间的树影一阵摇曳,发出沙沙的声音,顾楠牵过了黑哥的缰绳静静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