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凶名之下
    月夜静谧,小亭之中传来轻轻地酌酒之声。

    韩非拿着酌满的酒杯对着那高月举着酒杯,月光悠远可望而不可即。

    夜是有些凉的,但是韩非倒是随意地席地而坐,靠在院中的亭间独酌。

    直到一个人的脚步声走进,他看了过去,是一个熟人。

    李斯低着下眼睛看着坐在地上的韩非,摇了摇头。

    “你倒是还有心情喝酒?”

    韩非笑着抬手:“师兄至此,未能远迎,失礼了。”

    李斯叹了一口气,一样席地坐了下来。

    地上还放着一只酒杯,很显然,韩非早就猜到他会来。

    他拿过酒杯,给自己添上了酒:“那日一别,倒是好久未见了。”

    “是啊。”韩非笑着对着他举了一下酒杯:“好久未见了。”

    酒杯虚敬了一下,李斯将酒杯送到了嘴边一饮而尽,酒有些烈了,他倒是很少喝酒。

    韩非也是一饮而尽。

    两人在之间相互无言的喝了几杯,直到李斯开口说道。

    “大王重视你的才学,为何不留下来,为在这大秦效力?”

    韩非没有回答,李斯继续说道。

    “或者你现在就离开秦国,我求大王留你一命。”

    韩非依旧没有回答。

    李斯沉默了半响,无奈地放下了酒杯:“为了那将要倾覆的韩国,你何必至此?”

    “何必如此执着?”

    韩非轻笑着靠坐在那,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师兄,可还记得你我曾经的志向?”

    李斯一愣。

    “我之志。”韩非脸上的笑容依旧,但是眼神之中尽是肃然:“是为报国强韩。”

    “立志之日,就已经注定了我会走上这条路。”

    “若真如事兄所言,我岂不是背离己志?”

    “若能明志,身死又是如何?”

    韩非看向李斯:“师兄,你的志向呢,当年,你所求是何?”

    李斯侧过头看向亭外,似乎是看到了当年求学。

    当年他所求如何?

    李斯笑了。

    “我当年所求,功名加身。”

    但无论当年他所求如何,如今的他所求的也只有一件事了。

    他抬起眼睛看着韩非,目光让韩非一怔。

    “我如今所求,随我王,开创一个前无古人的世代。”

    韩非看着李斯的眼睛,在那一双眼中,他似乎看到了那个世代。

    那个让他都为之动摇的时代。

    “哈哈哈。”韩非笑着站起了身:“那就让韩非,做一次这新世的绊脚石吧!”

    “师兄。”他看着李斯:“可别让非失望了!”

    “不会的。”李斯放下酒杯,正坐望着天穹:“那会是一个盛世!”

    ————————————————————

    将布绑在伤口之上,鲜血染红了布条,但是也明显的也止住了血再涌出。

    “就先这样吧,等医生空出来,就快些去找。”

    顾楠将绑在士卒上的布条扎紧,叮嘱道。

    军中受伤的人有不少,军医忙不过来,她虽然不算是医生,但是在战场上也算是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了。

    大伤小伤却是都有受过,久病都能成良医,她是愚笨的,但是也至少能做些止血的处理,也算是帮上些忙吧。

    士兵看着眼前带着甲面的丧将,有些愣神。

    顾楠抬起了头,去发现士兵正愣愣地看着自己:“你看着我作甚?”

    士兵回过神来,带着血污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我只是想,将军也不像军中传的这般凶煞。”

    “哦,军中怎么传我的?”顾楠挑了挑眉头,笑着问道。

    “军中都说,将军是凶将,战阵里杀人无数,赤地遍野,杀至狠处,连己方皆斩。平日里见到尽量躲着走。”

    士兵一笑:“今日见到却也不是这般才是。”

    平日里普通士卒对于陷阵军和陷阵领将,都是避之不及的,毕竟那是一只凶军。

    “哪有这般的。”顾楠笑着摇头。

    拍了拍士兵地肩膀:“多些休息,我去看看别的。”

    说着,站起身向着别处走去。

    “是,谢将军。”

    士兵挪了一下身子,看着顾楠离开的身影说道。

    果然,这才该是将军的模样。

    等到伤兵都差不多安定了下来,营垒也已经扎了一半了。

    营地间烧起篝火,士兵们煮起了晚饭。

    “哎,你听说了吗?”一个士兵咬着嘴里的干粮撞了撞身边的人的肩膀。

    “我们营旁的那山里是有妖精。”

    “我说,你就不能说些正事?”

    “嘿,这生死里来去的,还不让人说些闲话,还不是要把人逼疯了?”

    “而且这又不是假的,有人在山间找柴火的时候却是听到了山间传来了袅袅之音,甚是好听,就好似仙音。”

    “你说这事?其实说来我好像也是听得到过。”

    “真的?真的,快快,哼来听听。”

    “说实在的,记不清了。”

    ······

    顾楠坐在一旁的空地上,看着点燃的火焰,抱着怀里的有些发冷的长矛。

    有人走了过来,抬头看去却是王翦。

    “听闻还有一支军,正在驰援邯郸的路上,恒乾将军让我们留心些。”

    “这般。”顾楠的声音有些轻,点了点头,她也确实有些累了:“来就是了,来多少都留在这里。”

    “呵呵,你还是这般。”王翦坐在了顾楠的身旁,静静地看着军营。

    火光之中,远远地听不清他们说这些什么,围在火边,吃着干粮在那大笑。

    突然想到了什么,笑着说道:“你说,不打仗了,我们这般的人,会不会还不习惯了?”

    没有回答。

    王翦听到身旁轻轻的鼾声,侧过头,却是看到顾楠抱着自己的长矛垂着头,在那是已经睡着了。

    笑了一下:“那时的你,也就可以不再穿着这身衣甲了。”

    丧将军,背着这骇世凶名的人,又是一个怎般的人,有几人知道呢?

    王翦从自己的肩上解下披着的披风,盖在了顾楠的身上,静静地坐在她的旁边,眼中映射着火光。

    ————————————————————

    额,看到有人评论不要变嫁,确实是单身的,这个是可以放心。然后是扶苏和天明年纪的问题,嗯,在这本书里扶苏的年纪恐怕小上不少吧,emmmm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