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不要随便发好人卡
    也罢。

    李牧握住了自己的手心,不若就当是破那匈奴一般,叫那秦军十年不敢再入境便是。

    此战,是败不得的。

    李牧拉着马的缰绳走在军前,行阵之间,他的眼神就像是他当年初到塞外时一样,意气风发,无顾其他。

    而他身后的北境之军亦是如此,如此将者已为军魂。

    ······

    顾楠扛着自己背上的长矛,骑着黑哥走在路上,身后跟着一千陷阵军士。不少的士兵被派去山间搜罗野味去了,军营里又不能无防,所以得有一支军巡视四周,虽然这附近应该是没有赵军了,但是还是小心些的好的。

    一般的士卒急行军多日,前些天又淋了场大雨打了一仗硬的,后来又是一阵冷暖,没有伤寒就是不错了,也不指望他们还有什么力气巡逻,就算是真的被他们遇到这赵军,恐怕一时间也难组织起战力。

    所以这差事就被派给了顾楠手里的陷阵军,调了一千人出来,将四周巡查一遍就是。

    “全都精神些!”顾楠看着身后的陷阵军,脸色有一些郁闷:“让你们休息的时候不休息,现在倒是瞌睡起来了。”

    身后的一众陷阵打起了精神,但是还是难免打了个哈欠。

    甲面下的眼神带着一些些的怨念,怎么就是不好好休息了,昨夜明明在扎营好不好,哪来的时间休息的。

    但是他们也是识趣的没有说话,他们也知道将军估计也是郁闷这个差事,正没处撒火呢。

    这时候可没人敢上去触眉头,纷纷缩缩脖子。

    “真是的,凭什么他们野营我们干活啊······”顾楠黑着脸嘀咕着,想起出来的时候王翦那个幸灾乐祸的眼神。

    果然,王翦那小子肯定是贿赂恒乾那老头了,不然巡逻这种事情怎么样也应该是他们骑兵的活吧!

    不过抱怨归抱怨,这种关乎性命的活还是只能认真做的。

    而且应该也遇不上什么人。

    远远地却是听见了一阵脚步声。

    顾楠的面色一黑,说什么来什么,就不该乱说话。

    皱着眉头,拉住了黑哥的缰绳,抬起了手。

    黑哥配合的无声地停了下来,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陷阵军也一瞬间停下了脚步,手放在了自己腰间的剑柄上。

    顾楠沉默了一下,脚步声在靠近,但是听起来并不多,约莫也就只有百来个人不到。

    “靠上去。”

    轻声说了一句,通过内息声音确实清楚地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所有人放轻了自己的脚步,陷阵军的每一个人都学过些轻身的功夫,刻意为之,在这松软的土地上行走却是一点都没有声音。

    直到临近了脚步声传来的方向,顾楠才远远地看到山路的尽头,走来一队的平民装扮的人。

    顾楠的眉头微微松开了一些,陷阵军也松开了手中的剑柄。

    队伍走了上去。

    平民看到走上来的军伍,纷乱了一阵,聚在一起,眼神之中带着恐惧还有一些绝望。

    顾楠走到了他们的面前,从黑哥的背上跳了下来。

    看着顾楠走过来,平民们都向后退了半步,没人敢说话。

    顾楠四下看了看,确实看到一个小女孩正缩在一个女人的背后天真地看向她。

    慢慢走了上去,在女人慌张的目光中蹲在了小女孩的面前。

    “小妹,你们,为什么在这儿?”

    小女孩好奇地打量着她,有些见到陌生人的怯意:“我们的家在打仗,要去别的地方。”

    “这样。”

    顾楠抬头看了一眼一众人,大部分都是一些老弱妇孺,想来是男子都被征召去打仗了。

    “军,军爷,我们,没有钱。”

    拉着小女孩的女人几乎是要急哭了,将小女孩往身后藏着,想来就是女孩的母亲。

    看他们来的方向,应该是平阳安阳那面的村庄,南军来的路上估计是受到了波及。

    “噗通。”女人跪在地上,泣不成声:“求,求军爷放过我们吧······”

    小女孩有些慌乱,不知道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要跪下,但还是乖巧的跪在了母亲的一旁。

    “起来吧。”顾楠淡淡地说了一句。

    回头看了看陷阵士兵,无奈地抿了一下嘴巴:“看什么,还不让开。”

    “哦哦。”陷阵军立刻放开了兵器,分开站到了两旁。

    顾楠对着母女指了指身后的路:“向那还有军伍,要不了多久会打仗,你们走西边的路,去武乡,应该打不到那边。”

    说完就回身翻身上了黑哥的背,黑哥看了顾楠一眼打了个鼻响。

    “谢谢军爷,谢谢军爷。”那母亲不停地说着,在地上拜了几下,才拉着女孩的手站起身,和一众人准备离开。

    “等一下。”

    等他们走了几步,顾楠却又叫住了他们。

    似乎是担心顾楠又反悔了在这些人战战兢兢地站在原地。

    顾楠对着陷阵军轻声说道:“前二列将自己身上的干粮拿出来。”

    平民拿了干粮就逃跑似的离开了。

    临走之前,那小女孩却是拿着自己怀里的干饼,怯怯地看着顾楠:“谢谢军爷,你是一个好人。”

    陷阵军跟在顾楠的身后。

    一个人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摇了摇头。

    “连句谢谢也不说,对我们怕得像是遇到了劫道的一般。”

    另一个人轻叹了一声:“你自己是怎么样的人你不知道,遇到我们,倒还真不如遇到劫道的。”

    说着向后看了一眼。

    “算他们运气好吧,倒是将军,明知道这些人是不会领情的。”

    他身边的人看了一眼走在前面骑在黑马上的人。

    凑到了他身边笑着小声地说道。

    “你懂什么,将军是出了名的面冷心善,心口不一,旁人理解不了就是了。”

    “你们几个!”

    顾楠回过了头,眼角抽了抽:“不说话,没人当你们是哑巴。”

    脸色发黑,看来平日里是对这些小子太好了,是该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面冷心更冷了。

    三人立马闭上了嘴巴,缩着脖子,他们怎么知道这般小声将军都是能听见。

    “呲,哈哈哈哈。”

    一旁的人看到三人的模样笑出了声。

    敢调笑到将军头上,回去怕是有的他们受了。

    一个好人吗?

    顾楠想着那小女孩最后的一句话,摸了摸自己的甲面。

    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我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