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大风起兮
    等到顾楠她们巡完一圈,回到营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西边的天空随着夕阳微沉被染成了红色,空气中带着浅浅的冷意也因为火焰散开。营地里是有些暖的,火焰上烤着些野味这算的上是行军以来难得的开了一次荤了。

    士兵们都显得火热,围着篝火笑闹着,就好似现在不是打仗一般。

    就连恒乾也不再心事重重的模样,拿着个烤肉大快朵颐。

    李牧军从北境驰援而来定然是军阵疲敝,即使其军精锐,比起他们的疲军,秦军养精蓄锐定然是更有优势。

    只能说老将不愧是老将,即使是难得的玩乐一番的时间,脑子里想的也是战事如何。

    顾楠自然是难有这么高的觉悟了,坐在一旁吃着她的东西。

    只能说王翦还算是有点道义,给她是抓了两条鱼来。

    鱼汤入口暖意温存,虽然没放得什么盐和调味,但也是足够鲜美,相比于那些油水过重的肉食,果然还是这东西清口许多。

    煮的有些发白,味道厚醇,还有些汤,浅抿了一口,眯着眼睛。

    中军的营地上点着一个大篝火,看那边热闹的模样,想来是在闹着什么。

    将领也没有去管他们,甚至有一些还被拖进了他们其中陪着他们一同笑闹。

    王翦好像也被他们拉近了那里,站在中间唱着什么,怎么说呢,鬼哭狼嚎的。

    年轻人啊,顾楠摇了摇头,她这般的老人是已经没有那种精力和他们闹腾了,也不知道王翦是怎么还有这些力气的。

    吹了吹鱼汤上的热气,又喝了一口,咬了一些鱼肉入嘴,鱼肉是已经被煮得松软了,抿一下就会散开。

    等到王翦嚎完了,却见他和那些士兵们聊了几句向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直到王翦走到了她的面前,顾楠端着自己面前的碗有气无力地问道:“你干嘛?”

    王翦笑着向着身后指了指:“不去说些什么吗,鼓舞一下士气也好。”

    说着看着那个篝火,轻叹了一声:“毕竟要不了几天,就又会是一场大仗了。”

    鼓舞士气?

    顾楠看着篝火的方向,火光映射着的脸庞倒是笑得开心。

    笑了一下对着王翦说道:“是说上几句,还是像你那般嚎上几句?”

    “咳,为兄是不擅长这些。”王翦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他那嚎声却是难听,他自己也是明白。

    顾楠笑着摇头,最后还是站起身走了过去。

    士兵们看着走来的那陷阵将,相互看了看,都有些惊讶。

    王将军居然是真把陷阵将叫了过来和他们胡闹。

    也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哄,然后一群人闹哄哄的让顾楠唱一个。

    让陷阵将唱上几句,这可不是谁都能做得到的。

    顾楠看着眼前哄闹的众人。

    要不了几天又会是一场大仗,而那场仗之后,还有很多很多的仗要打,也不知道会打到什么时候。

    举起碗,朗声唱道:“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征四方?”

    短短三句,却是唱的士气磅礴。

    叫人心血喷张。

    营中的火焰跳动着,火焰旁的人怔怔地看着那火光之中的将军。衣袍被风卷动,面甲凶肃,直视苍空。

    直到顾楠再一次唱起。

    开始有人大笑着跟着唱道。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征四方!”

    王翦笑着站在一旁,侧过头看着那站在军中的白袍将,又看向一旁的微红长空。

    风吹开了云层,天是晕红。故乡何在,待我威加海内,身披战袍我会归来!

    唱着唱着开始有人哭了出来,一边遍哭着却是一边大笑着,发不别的声音。

    也不知道是想起了那个故乡,还是担心自己有一天,会就这么死在还未归乡的路上。

    他们是军伍,他们的职责,就是征战四方,替王明侧,威加宇内。

    似那大风,卷开那天地浩荡。

    歌声越来越大,坐在一旁的恒乾都是听到了,听完这歌,高声长笑,一起喝着大唱。

    歌声粗狂,惊动着那山林之间的飞禽走兽不得安宁。

    笑声张扬,响遏行云,让那天空云开雾散。

    唱了数遍,那歌声一转,继续唱道。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怎么说没有衣裳,我愿与你穿同一件战袍,君王让我们出兵打仗,且修好我们的戈与矛。我们面对的是共同的敌人!)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怎能说没有衣裳,我愿与你穿同一件长衫,君王让我们出兵打仗,且修好我们的矛与戟。我愿与你一同征战!)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怎能说没有衣裳,我愿与你穿同一条战裙,君王让我们出兵打仗,且修好我们的甲胄刀兵。战路同行!)”

    (《秦风·无衣》出自诗经,相传是在秦军之间流行的战歌。)

    长歌横空,行于天中。

    ————————————————————

    赵王坐在他的大殿之中,秦军在破了平阳之军之后却并没有急于攻侵邯郸。

    虽然他不知道秦军在想什么,但是却给了他喘息的时间。

    如今只要能等到李牧的北境之军感到,赵国的邯郸之围就定会有好转。

    就在诸国的视线都聚集在秦赵燕三国的战场上的时候,秦国却是此时又做出了一个让世人惊讶的举措。

    举兵攻韩。

    由大将蒙武蒙恬率军直攻韩国新郑,同时随军的还有一个剑客,听闻是秦王新召的剑师。

    嬴政笑着将一颗黑子放入棋盘,这一颗黑子却是如同一柄利剑直逼白子的喉间。

    坐在嬴政面前的是一个身穿官服的老人。

    老人手中持着白子,看着嬴政落下的一子,叹了一口气:“大王,你真欲举兵攻韩?”

    说着,将白子放下,却是将白子救活。

    嬴政皱起了眉头,拿着黑子在手中转着。

    “是。”

    看了一眼面前的老人,眉头轻蹙,但还是轻笑着。

    “国尉有话要说?”

    “大王。”老人斟酌了一番说道:“大王不觉得,用兵过甚吗?”

    “将韩为属,天下也依旧是大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