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最好是都活着回去不是吗
    “用兵过甚。”

    嬴政重复了一遍这四个字,在棋盒中拿起了一颗黑子轻轻的放下,发出一声低闷的声音,落入棋盘之中。

    “何为用兵过甚?”

    “这天下百年烽火战乱,是为用兵不甚?”

    说着他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老人,眼神逼人:“要想再不用兵,这天下只能有一国一君。”

    黑数过白。

    “所以,韩国,必当消泯。”

    老人拿着手中的白子再难落下,已是败局,棋局已经尽碎,即使在走下去也无意义了。但他还是继续说道。

    “大王,专治强敌即可,弱敌屈兵而威服,亦能所得共治,何必非要倾国而损民。”

    “这万民早已难经征战,少些征伐岂不亦有益国中?”

    嬴政看着这必胜之局,突然说道。

    “国尉,顾先生曾经教过我一句话,我觉得用于这当今时局,却是最好的解法。”

    “丧将吗?”老人摸着自己的胡须,微叹了一声。

    丧将其人,他亦常有听闻,从那千字文和治军之道来看,此人是有良才的。

    “不知是何话?”

    “破而后立。”嬴政说出了这四个字。

    将手边的黑棋盒推开:“国尉,你输了。”

    老人神色垂颓地看着棋盘之中,手中的白子久久不能落下。

    破而后立。

    难道真要那山河破碎,万民流离,才能重整此世?

    这当世,真的没有一个人逃得了?

    很久老人才将白子放回了棋盒之中,站起了身:“大王棋艺精进快速,老夫不堪博弈矣。”

    “国尉过谦了,侥幸而已。”

    老人站起了身来,神色轻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缭,告退。”

    “嗯。”嬴政点了点头,看着尉缭离开,将棋盘之中的棋子归整。

    老人走向宫外,破而后立,强制于法权,此法可成与否,他不知道。但他明白,这不是他所求的治世之道。

    尉缭回过头看了一眼那蕲年宫,略显瘦削的身影看起来很是疲倦,有些佝偻。

    老夫的归处看来终究不是这秦国了,这天下以是无处可去矣,全且归去吧。

    尉缭眉间的皱纹更加深了几分,他年少时曾学过观占面相。

    秦王之面相刚毅,却缺失仁德。

    希望是老夫这次看错了吧,否则,也不知道会是这天下的福还是祸了。

    ————————————————————

    细密的雨点打造帐篷上发出一阵阵敲打的声音,在军营之间起伏不定。

    这时节的雨倒是多了些,这几日又下起了小雨,雨势不大,但是绵绵地一直下了好些天,也不知道下到什么时候才会停。

    这是带来了诸多不便的,别的不说,就说是山林之间的柴火如今拾来都不能点燃,非要放在营帐里晾干了才能点火。

    而且雨天更影响了巡队的视野和范围,这样的天气淋上些雨若是士卒受病,更影响行阵战事。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这雨虽然给他们带来了不少麻烦,但是这些天小半个赵国估计都在下雨。北境来的李牧军恐怕也免不了苦恼一阵,和他们不同,这支北境军现在恐怕还在百里加急地往邯郸赶呢。

    顾楠坐在营帐之中,抓着自己的头发,她现在正在回忆历史上这场战事的每个细节。

    说实话,她当年也不是学历史的,脑子里那些可怜的历史知识天知道还够用到什么时候。索性,战国时期这几个著名的历史战役,她还是记着一些。

    李牧大溃秦军的第一战,此次是秦军第一次攻赵,加上如今己方身处的位子,那么这一战不出意外会向着那场肥之战发展。

    肥之战,秦国兵力直抵赵国都城邯郸,李牧率领北境之军南下与邯郸之军回合在宜安和秦军对峙。恒乾但又秦国兵力在外难堪长战,所以准备诱敌出城,进攻宜安之侧的肥地引李牧来援,待李牧军出营后再将其截杀。

    不料李牧不受引诱,反而撑着秦军攻肥之时,攻取了秦军本阵。

    待恒乾回援之时在两侧安排大军钳攻秦军,最后将秦军击溃。

    若是说李牧的计策多么惊艳是没有的,甚至说根本没有什么计策。只是利用了秦军当时的心理而已。

    但是李牧领军的才能就表现自他对人心局势的把控和揣度。

    破匈奴亦是这般,先示敌以弱,囤聚军备,待匈奴大军南下,再转而包抄。

    而一场战事的胜败,奇计不是唯一,或者说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领军之人能否看破整个局势,攻敌以弱而至胜。

    肥之战,李牧就看到了秦军难撑久战的心思,固守不出消磨秦军的耐心和斗志,最后露出破绽,一举击溃。

    和李牧这般的名将对军,顾楠心里很难有把握,同样的,在秦军之中,恐怕就算是王翦也难有胜算。

    即使顾楠知晓肥之战的战况和破绽,她可以固守本阵,也可以借此对李牧军实行反包围。

    但是只是将历史上的破绽弥补,若是不能一举击败李牧,之后的对局如何,恐怕就会陷入她难以把握的局面了。

    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搏上一把了。

    顾楠皱着眉头提着笔写着手中的记文,这是她以防自己有所差错所做的肥之战的推演。

    其上写着她能想到的秦军和赵军交战之后会发生的各种可能。

    这一战她不想像那历史一般败去,这天下就快平定了,这战事她早已经不想再打了。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想起那日的军中长歌,顾楠的嘴角微微翘起,摇了摇头。在看着手中的书时,眼中定定。

    出征的时候她和王翦说,她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能活着回去。

    与子同衣,身披战袍,她是想都活着回去的。

    雨声淅沥,轻打在山林间,军营里发出细密的声音,轻响了一夜。

    军营之中的那火光在照在帐篷上微晃,火光在雨夜之中晕开,亮了一夜。

    直到第二天的阳光初照,山中的树木夜间带着露水泛着点点的微光,从叶间滑落,摔在地上浸入土里。

    雨是停了,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下。

    雨夜里被打落的树叶落在地上,上面蓄着一些雨水,飞鸟扑闪着翅膀落在一旁浅酌着。

    “唔。”

    桌案上的油灯还亮着,趴在桌子上的顾楠皱了皱眉头,却是不小心睡着了。

    睁开眼睛,撑着桌子坐了起来。

    长出了一口气,头还有些晕,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看着手中的竹简,提着笔,眉头轻蹙。

    “嗯,是写到了哪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