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说这种话往往就是转折点了
    “驾!”

    “后队,跟上!”

    战马声嘶,不算快,但是沉闷的踩踏声惊扰了沉寂的平原,烟尘飞溅,弥漫在长原的尽头,让那天空看起来都有些微黄。

    声音渐近,是一片兵戈直立,刀矛如林。

    士卒扛着长戈走在前头,压了压自己的头盔,将自己的眼睛抬起来,看着前路。

    看着什么是没人知道,只知道那盔下的眼神无有退意,只向着前路看去。

    战马之上骑兵紧扯着战马的缰绳,马蹄在泥土上踩过,将沙土翻开。

    成列的战车车轮滚动,带着颠簸,碾动的声音在军阵之间回响。

    恒乾骑在一匹战马之上,身上的衣甲披挂得整齐,腰间挎着一柄长剑,身后的披风轻轻翻动,摸着自己的胡须。

    回头看了一眼,那是他们来的方向,但也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行兵之策,既已作出定夺,就不得再有顾虑。

    ————————————————————

    李牧坐在自己的军帐之中,两手支在身前,桌案上摆着他的佩剑。他半合着眼睛,看着桌案上的长剑,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他已经老了,能在这战阵之中征战的时间也不多了。

    秦军在赵国之侧虎视久矣,以秦国虎狼之心,不讲赵国吞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这一战,他要的可不是固守,等秦军粮草辎重枯虑无可奈何地退去。

    他要的是大破秦军,让秦军不敢再犯赵国的边境。

    这才是他身为赵军上将,该做之事。

    秦军。李牧的眼睛里闪烁着决然的神色,我赵国,可不是任人宰割之辈。

    一个士兵走了进来半跪在地上。

    “将军,前斥来报。”

    “让他进来。”李牧的声音平缓,似乎对着此时来的消息并无惊讶。

    “是。”

    士兵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秦军远战,定是希望速战速决,如今战况却是分为三合之势,赵军固守,秦军要破邯郸极为困难。

    所以定时会想办法将他们引出营垒交战。

    不出差错,如今的秦军也是时候该有动作了。

    ······

    很快,一个骁骑模样的人进入了帐中。

    “将军。”骁骑行了一个军礼。

    “有何战报?”李牧没有去看骁骑,而是将自己的手放在了桌案上那长剑的剑柄之上。

    如果不出意外,是可以行军了。

    骁骑走上前,躬身在李牧身前:“秦军十余万军从本阵迁出向着肥地去了。”

    李牧一直垂着的眼睛抬起了一些,声音的语气稍微加重了一些:“十余万?”

    秦军兵力三十万,如果十余万前去了肥下,剩下的兵力会在何处。

    本阵之中又会有几多兵力?

    李牧沉默了一下,取出了一张兽皮,那是一幅简图。

    他看着简图斟酌了一下,在图上圈了几个地点,递给了身前的骁骑:“去这几个地方探查一下,看一下是否有秦军兵力,兵力几何?”

    “是!”骁骑接过兽皮躬身退下。

    ······

    三日前。

    “首先。”顾楠看着恒乾,指着桌案上的地图:“恒将军,可率军北上攻取肥地。”

    “攻取肥地?”王翦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思量:“以如此方式引李牧军出兵支援吗,以李牧之能可会出军?”

    “不。”顾楠摇了摇头:“他肯定不会出军支援。”

    ······

    夜半时分,日暮西垂,就好似一张黑色的幕布在天侧缓缓拉开,渐渐遮蔽了阳光。

    一个将领模样的人走进了李牧的营帐,神色有些慌张。

    他是邯郸在李牧军驻扎之后就遣来的副将,名是赵葱。

    “李将军。”

    赵葱看到李牧安然自若地坐在营帐里喝水,神色更加急切了几分。

    “李将军我听闻秦军出兵攻于肥地,不知是否是真的?”

    李牧看了赵葱一眼将手中的水放下,气定神闲地说道。

    “没错。”

    “那李将军为何不出兵支援?”赵葱疑惑地问道,眉头深锁。

    “肥地处于邯郸之北若是也被秦军攻陷,邯郸就真成了孤城了一座了。”

    “不急。”李牧抬了一下手,看向旁边的一个坐榻,笑了一下。

    “还请赵将军坐下,陪本将等上一会儿如何?”

    赵葱看着李牧的模样,不明白他在想什么,但李牧终归为一军统帅,还是坐下了来。

    大概是又过了半个时辰,天色已经全黑,赵葱有点坐不住了。

    一个骁骑却是快步走了进来,喘着气,看来是奔袭了很久而来。

    上前对着李牧抱手道:“将军,已经探明。”

    李牧看着骁骑将喝完了的杯子推到一边,悠然地问道:“如何?”

    骁骑走上前将李牧给他的兽皮递上:“将军所圈三处,二处皆有秦军埋伏。山林中,人影颇多,不敢靠近,但是粗看之下,加在一众,约莫还有十余万人。”

    李牧接过兽皮,三处圈,其中两处被划上了标记。

    这两处成对角之势,位于赵军驰援肥下的必经之路上。

    李牧微微一笑,将兽皮递给了一旁的赵葱。

    赵葱看着这两处位子,眼神一紧,身后留下一丝冷汗。

    如果这两处真有秦军十余万,赵军驰援肥下,定会受到这两处军部的埋伏。

    到时候原本进攻肥下的秦军再杀个回头,赵军危矣。

    “将军。”赵葱看向李牧:“这,如何是好?”

    肥地不能丢,若是真让邯郸变成孤城,孤立无援,那就真的守不下去了。

    李牧将桌案上的长剑提了起来,慢慢站起了身来。对于赵葱的问题,他摇了摇头。

    不懂军阵,不晓局势,不通变达。

    这般的人也能成为副将辅统一军,我赵国之中,真的无将可用了不成?

    “赵将军,我问你,秦军三十万,如今攻侵肥下十余万众,埋伏所部十余万众。”

    说着,他看向了赵葱。

    “那秦本阵尚有几何?”

    不过数万。

    李牧走到了军帐的门边,长剑轻鸣抽出,剑身之上映射着营帐之中摇曳的火光。

    火光之中,李牧脸上的光影分明,脸上的皱纹显得更加深邃。

    他过头来,看向帐内的赵葱。

    光将他的侧脸照亮,也照亮了他的一只眼睛。

    那只眼睛眼神冰冷,泛着战意,光未照到的半侧脸颊陷于帐外的阴暗之中,嘴角微微地勾起。

    “肥下不会丢的,秦军将败!”

    说着老将的身影提着剑走出了营帐之外。

    “整顿军备,攻秦本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