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如同白昼的夜晚
    “李牧不会出兵驰援肥地。”

    “所以王将军。”顾楠看向王翦:“要麻烦你将本阵的辎重粮物迁转,另命两支万人军布于此二地。”

    “此二地?”恒乾看着地图上的两处山林:“此二地是赵军驰援肥下的必经之地,如果赵军不会援助肥下在此布军有何用?而且还只有万人。”

    “支撑声势。”

    顾楠解释道:“万军走十万人阵型,外侧三圈为人马骑军遮掩内部。”

    “内部由每人马牵拉三个人高的柴草垛,草垛披上先前所灭的那支赵军的衣甲。惹起烟尘,故作数万人之众。”

    王翦好像看出了顾楠的意图:“你这是,要引李牧来攻侵本阵,可李牧若是不来岂不是枉费了这些布置?”

    顾楠看着地图说道。

    “若是李牧不来攻固守不出,王将军尽可率军攻下肥地,将邯郸变为孤城一座。”

    “若是李牧真的驰援肥地,我可率军从本阵出发,攻取李牧军大营,取了他们的粮草。”

    “而王将军可率领所部阻碍邯郸的援军。再由那路上的两万军断了这北境之军的后路。将他们和邯郸截开,无粮无援,前后夹击,亦可将他们一举击破。”

    “若是李牧来攻侵本阵。”顾楠抬起了眼睛:“我部会驻守,给他们一份大礼。”

    不管李牧作何选择,对于秦军来说,都有益而无害。

    若是真正交锋,顾楠不会是李牧的对手,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但是她的优势就是她知晓李牧,而李牧不知晓她。她知道这场战事原本的走向,和其余的可能,而李牧不知道。

    她不是什么良才,但是读了十余年兵法,行阵所战。

    若是真的连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都不用不清楚,那就是真的是无用之人了。

    ————————————————————

    夜间的山林安静得没有半点声音。

    直到有人将这份恬静唐突地撞破。

    “咔嚓。”

    树枝断裂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惊得一只山鼠慌忙逃窜。

    随后发出了一片摸索的声音。

    一队士卒出现在了山林之中,手中的剑刃明晃,看服饰应该是赵军的士兵。

    他们相互看了看摇了摇头,像是示意着什么。

    其中一个士兵点了点头,举起手对着空山吹出几声哨声,像是鸟鸣一般。

    不久远处传来哨声的回应。

    一队士兵向着前处继续走去。

    很快他们本来的位子上越来越多的赵军士兵就着夜色穿行而过,走在山林之间。

    山林的一侧边缘传来了哨声。

    李牧身穿甲衣,骑在马背上身后跟着一众骑军。

    听到这哨声李牧才催动马匹,沿着大路向着秦军的营垒走去。

    看着不远处的山林之外的秦军本阵,数不清的营帐在两侧的山林间的平地上遍布,望看不到尽头。

    秦军本阵的营墙高耸,由被砍断的树木捆绑在一起立在地上。

    因为是在夜间有些难以看清里面的模样,但是营中甚是安静。

    赵葱跟在李牧的身旁脸上带着兴奋的神色在李牧身边小声地说道:“将军,秦军看来是毫无防备了。”

    “嗯。”李牧的眉头微皱,他觉得有些不对,但他还是问道:“军阵齐备没有。”

    “已经齐备。”

    “将军,下令攻营吧。”赵葱在一旁说道。

    李牧轻轻地点了点头,吐出了两个字:“攻营。”

    两个字落下,赵葱将手中的火把点燃向着山间挥舞着。

    纷乱的声音在夜中的山林里响起。

    无数的士卒从山林之中穿行了出来,看上去足有数万人。

    他们从自己的腰间抽出长剑,几架长梯被搭上了营垒的营墙,密密麻麻地人影潜入了大营之中。

    李牧看着那进入营中的士卒,眉头微皱。

    有些太安静了,李牧的眉毛压着,看向营垒的营墙之上,连一个哨戒都没有?

    难道是我多心了?

    没过多久,营门就被开了起来。

    一切都很顺利。

    李牧牵了一下身下马匹的缰绳,向着大营之中走去。

    身后的骑军数千骑军跟在他的身后,寂静无声,没有他的命令没有半点多余的动作。

    李牧走进了大营之中,大部分的营帐之中都暗着,应该是已经无人或是正在休息。

    只有很远处还有几个营帐还亮着微微的火光,远处还能看到似是火把的微亮。

    看了一眼四下,赵国的士卒却是已经全部潜入了进来,几人一队分站在每个营帐的一侧,等着命令。

    “降者不杀,带走所有的辎重。”李牧看着四周的营帐。

    营帐的排列很奇怪,紧密地连在一起,相隔的间距都非常小。

    赵葱挥动着手上的火把,转了几个圈。

    所有的士兵都动了起来,纷纷潜入了营帐之中,但是随后又茫然地走了出来。

    “大人,帳中无人,里面放着的是干柴。”一个在李牧附近的士兵说道。

    “无人,干柴?”李牧的一愣。

    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瞳孔收缩,看向一旁的山林,转过了马头,大吼道:“撤!!”

    “撤出去!!”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一瞬间,山林之间亮起无数的火把,将这夜晚照得如同白昼一般明亮。

    站在军营之中的赵国士卒几乎睁不开眼睛,只看到那模糊的火光之中数不清的人影错落出现在了山林的外侧,将军营团团地围住。

    顾楠站在山林之间。

    脚下倒着几具赵国士兵的尸体,皆是一剑封喉,身后的士兵手中举着火把。

    看着营垒之中的赵军,和连绵在一起的营帐。

    她的眼中映着那点点的火焰,抬起了手,又缓缓地落下。

    “抛!!”

    一片火把被抛出,火光似乎是撕开了这片夜幕。

    划过弧线落入了营地之中。

    随后就是无数的火把从两侧抛起,火焰带着炽热,化开了夜间的寒意。

    在赵军惊恐的眼神之中,落了下来。

    第一个营帐被点燃随后就是无数的营帐被点燃。

    火焰大盛,火势席卷着天空,热浪滔天。

    军营之中传来了无数的哀嚎声,赵军士卒中的人沾上了火焰,火焰烧灼在身上,发出后撕心裂肺的惨叫,求救地抓住了身边的人。

    火焰烧灼着他的皮肤,使得他的面容异常可怖。

    “救救我,救救我!”

    “你放开,放开!”一旁的人来不及躲开,火焰却已经到了他的身上。

    火焰蔓延了开来,似是要将一切在火中有个终焉。

    火光之中,李牧的脸色很难看,两眼盯着那个山上。

    顾楠似乎是感觉到了一个视线,默默地回过头来,看向营中。

    那里有一个将领身披黑甲将袍,骑在马上,两眼静静地看着自己。

    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后视线被滚滚的浓烟遮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