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这几日的雨,特别多啊
    李牧回过头去大吼道:“所有人,撤出营垒!”

    “撤出营垒!”幸存的赵国士兵慌忙对着身后大喊,将行令通传了下去。

    顾楠站在原处,下令道。

    “弓弩手,放箭。”

    “其余人,守住营门,一个都不能放走!”

    身后的士兵挥动手中的火把,一瞬间喊杀声起,将火焰惊得翻卷,终是让这长夜,无了半点安宁。

    弓弩手解下了自己背上的长弓弩驾,箭簇如雨点一般的落入火焰之中。

    步卒士兵涌向营门,两军终是撞在了一起。

    赵军身后被火焰逼迫,又有乱箭在营地的上空射来。

    一片恐慌,营门被秦军堵住,一时间,几乎成了一面倒的厮杀。

    营门不算小,但是最多每次也只能冲出数十人,只要有赵军冲出营门就会被外面的秦军乱剑加身。

    已成定局。

    ————————————————————

    四周很乱。

    李牧看着四散逃开的士兵。

    突然笑了一下。

    居然是被人算计了,看来我还真的是老了。

    扭头看着四处扭曲的火焰。

    这就是老夫的葬身之所吗?

    死于战阵之中,对于一个将领来说,倒也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但是还要等一下。

    李牧从自己腰间抽出了长剑。

    拍了拍身下的战马,他的战马并没有被火光惊扰只是平静地看了李牧一眼。

    李牧拨转过马头。

    身后的数千骑军静静的看着他。

    到了这时候,只有他们还没有乱。

    没有李牧的命令,他们不会做任何多余的事情。

    战马不安地踩动着地面,却依旧被他们死死地拉住。

    看着他们,李牧沉默了一下。

    “随本将,冲破秦军。”

    “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北境之军!”

    李牧握着剑柄,走过他们的身侧。

    “是!”

    数千人同时说道。

    跟在李牧的身后,向着那火光之中的营门走去,愈走愈快,最后催着战马冲了起来。

    热风卷动着李牧的衣袍。

    且待老夫,最后,杀上一场痛快!

    ······

    顾楠站在黑哥的一边,看着那翻腾的火焰和滚滚黑烟。

    长出了一口气,如此的赵军就算是李牧,想来也难以规整,形成战力了。

    回过头,手轻轻地搭上一旁黑哥的脖子。

    “结束了。”

    不知道是在和谁说,又或者是自言自语。

    “结束了。”

    看着那远处的火焰肆虐,刀兵之声纷杂不止。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轻笑了一下。

    “一起活着回去。”

    ······

    “嗒。”

    一声轻响。

    或者说是一声轻扣,就像是什么从高空落下坠落在山林之间的叶子上。

    “嗒。”

    第二声,一丝冰凉打在了顾楠的面甲上。

    让她的眼神一怔。

    这几日的雨,是特别多的,也来的很突然。

    “嗒嗒嗒嗒嗒······”

    连绵的雨声想起,打湿了这片山间,也打湿了那火光之中的营地,火焰一止,热浪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寒冷。

    顾楠的眼神凝固在那,半响,才是动了一下。

    带着茫然和不可思议。

    她仰起了头,看向那片天空。

    视线之中变得模糊,雨水绵密的落下,在天中铺开。

    雨丝在视线之中几乎看不清楚,但是被那最后的火光透过了,泛着微光。

    雨水打落,如同倾覆,很快变成了倾盆大雨。

    将战阵之中的每一个人衣衫浸湿,将火焰熄灭。

    所有人都仰头看着天空,逸散的黑烟之中,赵军劫后余生,秦军则是茫然。

    “嗬,嗬。”李牧提这剑,站在营门之处喘息着,衣甲染血,感觉着身上的冰凉。看向天上,雨水打在他的脸上。

    “呵呵呵呵。”李牧轻笑着,最后发出了一声长啸:“天不亡我赵国!!”

    他抬起了剑,策马扬襟,对着那营门之外看不到头的秦军吼道:“杀!!”

    ······

    顾楠看着雨,很久,才喃喃着问道。

    “为什么······”

    雨水将面甲打湿,透过面甲的细缝地落在她干裂的唇间。

    顾楠的眼角似乎有什么滑落,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什么。

    她的声音很轻。

    “你真要这世间之人死尽,才肯罢休不成?”

    她不理解。

    “杀!!!”

    耳畔的声音听的模糊。

    直到听清了一旁的声音。

    “将军!”一个陷阵军在顾楠的耳边说道:“我们怎么做?”

    顾楠低下了头,从自己的背后将长矛取了下来,翻身上了黑哥的背上。

    面甲之下,眼睛抬起,盯着那混乱的营门。

    “杀,破那赵军!”

    就是那苍天不允,那又如何?

    营门之前,乱雨纷纷。

    李牧提着剑,牵着马站在混乱的军阵中,身后带着数千骁骑。

    看着身前的秦军之中,一骑白袍慢慢地提着一杆银矛从军阵之中走出来。

    面上覆盖着的凶面骇人,身上的气度更是杀伐戾气四溢。

    身后跟着一支黑甲军,皆带凶兽之面,静默不言,凶面之下的眼中尽是凶戾。

    只是走来就有一股煞气扑面。

    李牧身后的数千骁骑的骑矛垂下,阵中泛起浓烈的寒意,战矛之上似是有气旋盘转,卷开了矛身上的雨水。

    李牧看着眼前的白袍将,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年迈的身子挺直,眼中尽是战意,苍老浑厚的声音吼道。

    “吾等,乃是赵国北境之军。”

    “来阵通名!”

    顾楠手中的长矛一甩,雨水从她多的脸侧滑落,将她的长发沾湿,声音发冷。

    “秦军禁卫,陷阵死士。”

    “好!”

    李牧大笑了一声,身后的那支骁骑之中似乎冒出了一股冬寒之意,使得这雨夜又冷了几分,军阵之上好似浮现了一抹寒光,长矛同立。

    “铮!!”黑甲陷阵之中,长剑出鞘,锋鸣不止,解下了背上的巨盾,落在了地上溅起一片雨水。

    长剑横于身侧,盾架于前。

    黑哥看着李牧身下的战马打了一个响鼻,刀疤之下的眼睛更是凶了几分。

    陷阵军中一点血色涌动。

    “来!”李牧的身上战袍翻卷。

    一滴雨水落下,落在了两军阵间,倒映着两军的寒锋。

    顾楠的长矛一转。

    “杀!”

    脚步马蹄踏破了雨水,两军之间的那滴雨点中,两军一瞬间放大。

    最后冲在了一起。

    ————————————————————

    额,有读者说最近比较水,流汗,其实是有在认真地写的,可能是打仗这种事很难写的有趣一些吧。我会尽力改进的,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