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跑不掉就不要跑了
    雨水沾湿了叶间,混杂着一丝丝血红从叶脉的纹理之中滚落,摔在地上。

    水滴撞在地上,被撞得粉碎,破碎的身子散成无数的珠点。

    同样被撞得粉碎的还有水珠之中的那点血色。

    老将半俯在马背上,衣甲破败,将袍被扯碎,零散地批在肩上。半白的头发散开,手中的长剑斜架在一旁,剑锋坑卷。

    他身下的马也已经站立不稳,平日里平滑的短毛间被污血染上了一层杂色。

    仅有数百余骑兵,还跟在他的身后,有的手中的战矛都已经折断,当年纵横边疆的骁骑却是已经再无有那时的半点风采。

    数百余骑之后,是那赵军残兵,大约还有数万人,突如其来的雨退去了火焰,让这数万人活了下来。

    天是亮了,一夜的厮杀将这焦黑破败的营门之口堆上了数不清的尸首,有秦军的也有赵军的。

    李牧的胸口喘息着,是不是发出几声咳嗽。

    抬起眼睛,看不到头的秦军依旧堵在营门之前,没有办法突围,赵军会被尽数留在这里。

    此军败了,赵国只余邯郸十万之众,就是真的完了。

    “咳咳,赵国······”李牧咳嗽了一声,眼前的视线模糊,看着秦军之前的那个白袍将。

    赵国,万不能葬送在老夫手里啊。

    苍老的手有些颤抖,身后的数万赵军必须突围,趁着秦军大军尚且在外,赶回邯郸,尚有一线生机。

    会突围出去的。

    这。

    李牧抬起了自己的长剑,卷刃残破的剑锋对着那丧袍之人。

    就算是老夫,最后的忠君之志吧!

    “北境之军!”

    数百骑军看着将军的模样,跟随多年,自然知晓那将军的意图,纵马提枪,人马齐鸣。

    “随我,将那秦阵冲开!”

    “是!”

    “斯!”

    马声的嘶鸣阵颤着旁人的耳膜,战马的速度在顷刻之间提升到了最快,踏过地上的尸体和血水。

    已经是强弩之末,但是这一次的冲锋,却是比任何一次都要有力。

    赵国的数万残军不知所措地站在后面,没有跟上来。

    只是恍惚地看着那只数百骑军带着一往无前的气魄,向着那千万秦军冲去,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们的身上灼烧着。

    而那秦军之前,正是那千余陷阵,还有那陷阵之将。

    顾楠看着那冲来的老将,那支骁骑气势如虹。

    “守住。”

    她只是静静地说了两个字,身后的陷阵军的重盾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就是对她的回应。

    一夹黑哥的马腹,黑哥向前冲去,身后的陷阵军也冲了起来。

    李牧的长剑对着顾楠,笑着大喝了一声。

    两人撞在了一起。

    银色的长矛抬起,对着那迎面而来的破败长剑刺出。

    长剑发出了一声悲鸣从中折断,翻旋着落向一旁。

    而长矛再无阻碍,随着声轻响穿过了那老将的胸口,将他的身子带飞。

    无了主人的马跑了几步,似乎也已经再没有力气。

    哀鸣了一声,摔在地上,嘴角流出鲜血。想来刚才的一冲已经跑完了它的所能。

    那数百骑军同一时间大喝了一声,并没有因为将领的战死有半点退却,而是更加疯狂地向着陷阵军冲去。

    那数百余骑的军阵之中寒光如芒,似是有北风呼啸。

    人马没有半点顾虑,似是把性命都搭在了这次冲锋之中。

    他们是北境狼骑,生的时候纵横边疆,死的时候亦会是在这冲锋里。

    数百人撞进了数千陷阵之中。

    乱刃斩在他们的身上,他们也不管不顾,只顾着向前冲去,死死地攥着手中的长矛,催了再催身下的战马。

    像是一柄利剑,刺入了秦军的人马之中。

    直到最后一个人浑身浴血的和他的战马倒在地上,最终吐着血泡,干笑着,长啸了一声。

    应当是这北境狼骑发出了最后一声呼嚎。

    同时秦阵却是硬生生的被撞开了一道裂口,乱了军阵。

    李牧的身子挂在顾楠的长矛之上,鲜血从他的胸口涌出,顺着长矛的矛身流下,滴下地上。

    “咳。”嘴中咳出一口鲜血,李牧抬起了头笑看着眼前的凶面之人。

    “陷阵丧将?”

    顾楠看着他没有说话,顺着长矛滚落的血落在她的手里,热得发烫。

    “早有耳闻,和你一战,也算是痛快!”

    “本将败了。”他淡淡地说着,就像是放下了什么,喘息着看着顾楠:“但是赵国不会败的。”

    “这是场乱世,你也跑不掉。”

    一边说着颤抖着抬起了手抓住了顾楠的长矛。

    仰起头,双目怒睁,对那苍空大吼道。

    “全军!突围!!”

    苍老的吼声回荡在战阵之中,像是惊醒了身后的那数万赵军。

    赵军爆发出了一片怒吼,举起刀兵,穿过那李牧和北境骑军冲开的裂口,向着那秦军之外突杀而去。

    李牧和那北境骁骑,却是用自己的性命,为这赵军撕开了一线生机。

    “跑不掉吗?”

    顾楠念着李牧的说,回过头,看着厮杀在一起的赵军和秦军。

    长矛抽出,使得李牧的身子软软地摔在了地上,垂着头睁着眼睛。

    顾楠最后看了一眼李牧。

    我可从来没打算跑,我要的,可是终结了这场乱世。

    你且看着,乱世将去。

    长矛上的血迹滴落,顾楠吼道:“一个不留!”

    ————————————————————

    赵军最后还是突围了出去,秦军围堵了一日,山林之中的地势难守,也难追。

    最后也只能无奈地退了回来。

    恒乾正在肥地攻城,王翦押送迁转的辎重也无力追堵。

    只能看着这只残军回到邯郸和邯郸的本阵汇合。

    邯郸之众尚有十余万众,恒乾用了十日攻取了肥地,是邯郸变为了一座孤城。

    顾楠将军迁出了已经烧毁了近半的本阵,同王翦汇合,最后三军又在邯郸之侧汇聚,围困了邯郸。

    李牧的战败和身死虽然保全了一部分赵国的战力,却也使得赵国的士气彻底低迷。

    赵王面色无神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身下的是一众大臣。

    “李将军。”赵王的眼神微动,环顾了一圈座下的大臣,嘴巴颤了颤。

    “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