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尚为韩王
    大臣之间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人对着赵王行礼说道。

    “大王,李将军是已经兵败了。”

    “呵呵呵。”赵王发出一声苦笑,笑得突然,也不知道在笑什么,就好似在笑他自己。

    笑了良久,他点着头,眼神颓然:“兵败了,兵败了······”

    很久,他抬起头环视着众人,问道:“赵国,可还有退路?”

    大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只是过了一会儿有一人说道:“大王,赵国已无退路。”

    那是一个很有气度的中年人,身子挺拔,两眼凝视着王座上的人。

    赵王迁抬起头看向中年人,又垂下了眼睛:“兄长。”

    他的面色灰败,断断续续地问着:“那,赵国,还能如何?”

    “大王。”中年看着赵王的样子眼中露出几分失望,但随后又决绝地说道:“赵国可战!”

    “退那秦国虎狼!”

    “退秦?”赵王抬起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中年人,无力地说道:“如何退秦?”

    “如今邯郸尚有十五万余军,王宫军各府家卒数万,秦军不过二十余万,如何不能一敌?”

    被赵王称为兄长的中年人站在众臣一侧看着座上的赵王,静静地说道。

    “大王,我赵国,当无贪生怕死之辈。”

    “嘉公子,慎言。”一个大臣小声地在中年人身边说了一句。

    这中年人却是原本的赵国嫡子,公子嘉。

    大殿安静,赵王扶着自己的额头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群臣默不作声地看着赵王。

    良久,赵王的声音低沉吐出了一个字:“打!”

    他的眼神带着狠厉:“真当我赵国怕了这秦国不成!”

    “打!”

    公子嘉看着赵王,笑了起来,这才该是我赵国之君该有的模样。

    ————————————————————

    秦军围攻邯郸,却遭到了赵军的强烈抵抗。

    同一时间。

    韩国洧水南岸,卫庄伫着手中的长剑,望着那如同黑云压境一般的秦军。

    身上的甲胄发冷,手中那柄怪异的长剑好像是在轻颤,发出微微作响的铮鸣。

    身后的韩国士卒握着手中的矛戈站在卫庄的身后,看着走来的秦军向前迈了半步。

    卫庄的眼睛向后看去,淡淡地说道:“无令,进者皆斩。”

    韩国的士卒停了下来,看着秦军抬起了兵刃,双手握得发白。

    身后的洧水涛声渐起。

    两军对望,卫庄看到了秦军之中的一个人,穿着灰色的衣袍,腰间挎着一柄青铜剑。

    看着那人,卫庄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发冷的笑容,手中的剑刃之上,盘踞起了杀意。

    蒙武看着那韩国的军阵,军前的那个将领很是古怪,有着一头苍白的头发,他的眼睛似乎看着自己的身旁。

    蒙武回过头,那韩国将领看着的却是自己身边的一个灰衣人。

    这人是秦王所派的王宫剑师。

    灰衣人似乎也在看着那韩国的将领,身上的剑意涌动。

    蒙武笑了一下:“盖先生,那人,就交给你如何?”

    盖聂看了蒙武一眼,握住了自己腰间的剑,点了点头:“谢过蒙将军。”

    “无事,韩国,国运已尽了。”说着,蒙武抬起了自己的矛。

    “全军,冲阵!”

    洧水被那震天的声势激得更加汹涌,水面之中映射着交错在一起的矛光兵戈。

    ······

    等到那杀声渐去已经是数日之后了。

    看不到头的尸体之中。

    卫庄倒在地上,半张脸孔浸在血浆之中,眼睛向前,静静地身前的人。

    盖聂抬起了剑,最后却又放下了下来,长剑插在卫庄的身侧,拖着疲惫的身子,一瘸一拐地准备离开。

    “你,不杀我?”卫庄抬起了头,脸孔上沾染着鲜血有些狰狞。

    盖聂回过头,沉默了一下,看了看远处,说道:“秦军快来了。”

    再没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走远了。

    卫庄伫着手中的剑站了起来,咳嗽了一声。

    看了一眼那个走远的人影,转身准备离开。

    下一次,我会杀了你。

    ————————————————————

    秦军再一月之间攻至韩国新郑。

    新郑的大门紧闭,韩王站在城头之上看着冲来的秦军,双手无力地扶在城墙之上。

    阴云密布,大军踏来,那种气魄,压抑在每个人的心头,每一声都好似巨震。

    韩王的身后跟着一众大臣,脸色苍白。

    蒙武站在城前,看着那城墙之上的旗帜,那韩字在天空之下翻卷。

    举起了手高声地喊道。

    “城将立报与韩王,半个时辰,韩王若降,可保新郑人人周全!韩王若不降,秦军攻城!届时城破人亡,皆咎由自取!无怪于秦!”

    声音回荡在两军之间。

    站在城头之上的守城之将沉默着看向站在一旁的韩王,紧握着腰间的长剑,良久,跪了下来。

    “大王,吾等,愿以身赴死!于秦军,决一死战!”

    城头上的士兵握着手中的兵刃,沉默了一下,一个一个的跪了下来。

    莫不过一死,不若做个韩人战死,不负一生韩人。

    “我等愿决一死战!”

    大臣之中,相国张平亦是走了出来,看着韩王,高声说道。

    “我等,愿以身赴死,不愿丢我韩人脊骨!”

    一众大臣,面面相觑,最后好似想通了什么似的,释然一笑。

    摇了摇头,一齐跪了下来。

    “我等不愿丢我韩人脊骨!”

    韩王看着跪着的将卒和大臣,眼中无神,点了点头:“起来吧。”

    喃喃着:“起来吧。”

    说着,他看向那在城头翻卷的韩国的旗帜,又看向城内的屋瓦。

    为王为君,所负的,是一国之重!

    眼中渐渐地似乎有了他自己的定夺。

    “寡人无能······”

    “但寡人,尚为韩王。”

    他看着那城中很久。

    就像是看着自己的韩国。

    然后,他转过了身,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城墙边。

    看着那城下的秦军,面色胀红,目中噙着长泪,大吼道。

    “秦将!”

    “本王在此!休伤我韩国之民!”

    “韩国,降矣!”

    说着那个站在城头上的人影,看着那万军,怒嚎一声。

    纵身跃下。

    高吼着:“韩国,降矣!”

    ······

    韩国覆灭,韩王身死。

    同年,秦军围攻邯郸久攻不下,因远战在外,军阵吃紧,最终退兵而去。

    ————————————————————

    咳咳,今天,是没有三更了,更不动了。然后是有读者说我是不是喜欢银魂,嗯,是蛮喜欢的,这是一部很好的动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