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就算是不喝也不能乱倒东西
    回到咸阳的时候,大约正好是烟雨朦胧的三月。

    战时无个年月的,出征到归来,又是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是飘着淡淡的薄雾,远景的模样有些朦朦。应当是刚下过一场小雨,鼻尖是嗅着些许湿意,带着浅薄的青草的味道和点点花香。

    远远的,能看到那咸阳城了。

    军队走在路上,脚步也缓慢,大家都是走得累了。回来了,绷着的身子也松了下来。军队里传来几声笑闹。

    王翦骑在马上回头看了看,笑了一声,也没去管。

    黑哥一步一步懒散地迈着步子。

    顾楠的长矛扛在肩头,矛尖斜斜地垂在一边。

    发梢沾着些露水,动了动自己发僵的胳膊,望着那城:“回来了。”

    “是啊。”王翦骑在马上,挪了一下身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也放松了下来:“回来了。”

    身后跟着数万的军队,恒乾却是领着十万军留守在边境之处。

    “可惜,最后还是没有攻下那邯郸。”

    顾楠的甲面仰了仰,语气里似乎是有一些无奈。

    王翦侧过头看着顾楠。

    她不知道在望着什么,眼神落在一处发着呆。

    像是想了一会儿,王翦说道。

    “这次攻赵本就是为了孤韩国之地,使其无援,听闻韩国,蒙武那小子是轻松打了下来,我们此去的目的是已经达到了。”

    “何况已是打下了赵国近半之地,你就莫要多想了。”

    顾楠的眼神一动,看向王翦。

    顿了顿,点了一下头说道:“也是。”

    顾楠看着什么,王翦或许是明白,又或许不明白。

    走在一旁的他突然笑了一下,看向顾楠说道。

    “白将军之抱负我亦有所知晓。”

    早年白起也曾在兵道上指教过他,对于白起,王翦自然也很熟悉。

    “但是有些事,不用太急。”

    顾楠呆了一下,似乎是释然了什么。

    勾了勾嘴角:“嗯。”

    回过了头看着前路漫漫。

    只是,不敢有失所托啊。

    ······

    “我说,回了咸阳,你准备做什么?”

    “做什么?陪陪你嫂子,本说是没几个月,结果一去是去了这么久,恐怕要被她教训一顿。还有贲儿那小子,也不知道兵书是看的怎么样了。”

    “贲儿,那小子小时候可是闹的很,现在怎么样了?”

    “还是那副样子。看到他我就头疼,要实在没办法你帮我个忙如何,整顿整顿起码有个模样,他是从小就怕你的。”

    “别,我家可经不起那小子折腾啊。”

    ······

    咸阳的城头,士兵看到那缓缓行来的大军,通报之后,打开了城门。

    大军进城,马蹄声脚步声回响在街道上,压抑着人声。

    街道一旁的一家酒馆,李斯身穿着常服坐在窗旁,这几日,他是常来这里。

    远处传来了声音,李斯顺着窗外望去,看到那旗帜和走来的军阵。

    笑着为自己酌了一杯酒,扬起了手中的酒杯,伸出了窗外,对着那军。

    不重但有力的念到。

    “迎我军兮!”

    酒杯微倾,酒水从杯中倒出。

    “哎!谁啊!乱倒酒水!”

    酒馆的窗下传来一声怒骂。

    坐在窗边的李斯嘴角一抽。

    不声不响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埋头吃起了桌上的饭菜。

    嗯,这家的饭菜做的,是不错的。

    ————————————————————

    小院的老树的树叶在清风里轻轻的摇晃,发出沙沙的响声。

    叶影摇晃,使得铺在小院中如同清潭一样的月光似乎泛起了涟漪。

    小院的墙角里,一株不知名的野花低垂在哪里,随着风过,在风里微微起伏。

    和风里带着淡香,夜里是有些安静的。

    只有那萦绕着的琴声盘旋着,琴声的调子说不清楚是什么,但是很好听。

    就好像是一个相见了一个故人,在静夜中把酒轻谈。

    琴声并没有打扰夜晚的安宁反而使得它更加恬静温和。

    素手轻抚着琴弦,画仙坐在一旁弹奏着清调。

    树下传来了翻身的声音,顾楠侧靠在树下,闭着眼睛,看起来已经是睡熟了。

    画仙看着熟睡的人,带着轻笑,琴声渐缓。

    小院外传来了脚步声。

    小绿端着一些点心走了进来,看到树下的顾楠。

    愣了愣,无奈地笑了一下。

    将点心放在一旁,轻声地说道。

    “怎么在这就睡着了,也不知道回房里去睡。”

    “想来,是很累了吧。”画仙笑着轻轻地说道,琴声慢慢地停了下来。

    是啊,应该是很累了。

    在外征战······

    小绿走到顾楠的身边,看着她熟睡的脸庞。

    嘴巴微微地张着,嘴角还有一些口水,也不知道是不是梦到了什么。

    轻手撩起了垂在她脸侧的头发。

    “还是个小孩模样,也不知道自己照顾自己。”

    一边说着,小绿走进了顾楠的房间,拿出了一件披风,轻轻地盖在顾楠的身上。

    本来应该是搬回房里去的,但是那样恐怕是要把她吵醒了。

    还是让她好好地睡一觉吧。

    好好地休息一会儿。

    小心地坐在顾楠的身边,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

    画仙抱着琴,坐在一旁,指尖微动,柔和的琴声很轻,夜色里星光点点。

    黑哥站在小院的角落,嚼着马草,侧耳听着那琴音,也不做声。

    夜里是很安静的,几乎没有半点声音。

    早间的阳光照在人身上带着点暖意,老树的枝头传来几声鸟鸣。树上的枝叶长得葱翠,看样子应该还能在活上不少年。

    顾楠穿着一身白衣,脸上带着甲面。

    站在院中提着无格,长剑舞动,老树下叶影翩翩。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脸色是有一些微红。

    就说怎么感觉枕头是软的。

    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她才知道是在小绿的肩上睡了一夜,照着小绿的说法,她睡觉流口水的习惯是得改改。

    “嚓。”无格入鞘,顾楠摸了摸自己的嘴角。

    我睡觉,流口水的吗······

    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因为身份的关系她不用去参加今天早上封赏的朝会,所以早上该是没有什么事情做的,可以是再休息一会儿。

    顾楠收剑,伸了个懒腰,看向自己的房里,不然再去睡个回笼觉?

    ——————————————————

    今天把东西从学校搬回家,咳咳,有一点多,花了不少时间,所以更新晚了一点,下一更还在写,我会尽快发上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