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伊人恍然如旧
    蕲年宫。

    下了早朝,嬴政心情大好地走进大殿。

    覆韩破赵,如何能不叫人心情酣畅?

    大殿之中只有一个侍者站在一旁,给嬴政地上一杯水。

    靠坐在坐榻之上,嬴政喝着水,看着堆积在桌案上的政务。

    嬴政的笑容却是僵在了脸上,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如今秦国攻取了韩国之地和赵国多城,一时间确实是有众多事务需要处理。

    随即他松开了手,罢了,今日,是不去想这些。

    突然想到了什么。

    嬴政的嘴角浮起了一点笑意。

    看了看自己的衣袍。

    站起了身,向着殿外走去。

    ——————————————————

    嗯?

    顾楠回过头看向院外。

    在她却是听到了门口处传来了脚步声,好像是有一个人站在门口。

    “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响起印证了她的感觉。

    顾楠无奈地撇了一下嘴巴,看来这回笼觉是睡不成了。

    小绿和画仙应当还在后院打理花草。

    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走到门边:“来了。”

    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门,探出了头去:“谁啊?”

    门口却是站着一个身穿着黑袍的年轻人,背着手,正看着武安君府有些冷清的门庭。

    四下都没有人,就连路人也是稀稀。

    大门打开,看到顾楠,他的脸上微微一笑,行礼道。

    “顾先生。”

    随后目光落在了顾楠的脸上,面露疑惑。

    “顾先生,你为何在家中还带着甲面?”

    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

    半响,顾楠打开了门,躬身行礼。

    “拜见王上。”

    嬴政一怔,笑着摆了摆手。

    “顾先生,我都已经出宫了,就不用再叫我王上了。”

    顾楠站起身来。

    叹了口气,看了嬴政一眼。

    “政儿,今日怎么来了我这,没有政务?”

    一边说着,一边让开了身子。

    “进来吧。”

    “先生,莫提政务。”嬴政走进府里,苦笑着。

    “如今的政务,却是多得让人不想再看。”

    所以说就来我这避难不成···

    顾楠打趣道。

    “你作为一国之君,你不看谁看?”

    “一国之君也是要休息的。”

    嬴政看着小院,微笑着,儿时的他时常会来这玩。

    “所以呢?”

    顾楠随意地问道:“你今天来找我是做什么?”

    他看向顾楠,犹豫了一下说道。

    “今日,我是想邀先生一同出去走走。”

    “邀我?”

    顾楠有些疑惑地走在嬴政的前面。

    “是啊,顾先生常年都深居简出,偶尔也该出去走走。”

    笑了一下,顾楠回过头看了嬴政一眼:“我看是你自己想出去走走吧?”

    嬴政摸着自己的鼻尖,莫名的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发热。

    “先生意下如何?”

    顾楠思索了半响,如今她却是也没有事做:“也罢。闲来无事,出去散散心也好。”

    但还不等面露笑意的嬴政说什么。

    顾楠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地又说了一句:“散完了,你也好早些回去把政务处理了。”

    说得嬴政又是脸色一僵,苦笑连连。

    ————————————————————

    咸阳城的街道上显得是有些拥挤了或许是因为刚刚开春,所以人们都会出来置办一些新的物件。

    人声在街头巷尾处响着,嬴政看着四周的小物件倒是显得有些新奇,时不时的停下来,在摊边看看,有时还会问问价格。

    顾楠则抱着手,腰间挎着无格,跟在嬴政的身后,看着他的模样,笑着摇头。

    一旁的路人看到顾楠的那张甲面,纷纷躲开了一些。

    或许是走累了,嬴政站在一个小摊边,指着两份蒸饼对着老板说道。

    “老汉,来两个蒸饼。”

    “哎,得嘞。”老板笑着伸出一根手指说道:“一个大钱。”

    嬴政点了点头,往自己的怀里摸了摸,却僵在了原地,他的身上是没有带钱的。

    铺子的老汉发现了眼前的年轻人神色古怪:“客官,你不是没带钱吧。”

    嬴政的脸色有些发红:“这个,你看。”

    “没带钱可不让吃啊。”老汉黑着脸拿回了下了手里的蒸饼。

    穿得衣裳像个贵人,怎得吃个蒸饼还没钱的。

    顾楠站在一旁,看嬴政的脸上窘迫得发红,笑着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个环钱递了上去。

    “老板,抱歉了。”

    说着拍了一下嬴政的额头:“我家小弟人不聪明,该是出门忘带了钱。”

    虽然眼前的人模样有些吓人,但是没人回和钱过不去不是。

    “哎,我就说看模样也不该是那样的人。”

    老汉笑着接过了钱,拿着两个蒸饼递给了顾楠。

    “谢谢了。”

    顾楠接过蒸饼,递给了嬴政一个:“拿好了。”

    嬴政无言地拿过蒸饼,看了一眼,恨恨地咬了一口。

    “还和一个蒸饼怄气?”顾楠笑看了他一眼,搭着他的肩膀。

    鼻尖传来淡淡的香味,让嬴政有些愣神。

    “走了,去那边看看。”说着顾楠拉住了他的手腕向前走着。

    嬴政低着头看着两人的手发呆,跟在顾楠的身后,又回过神来:“啊,好。”

    ······

    咸阳也是很大,两人一直逛到了傍晚。

    嬴政又说要上城头去看看。

    城头之上的风有些大。

    夕阳沉在天侧是将半边天空晕红,云霞遮掩着那余晖,渭水之上映射着那日光,淡金色的波光随着水面抖动着,远山笼在云雾之间,看得不是那么清楚。

    嬴政站在城头上看着那山河璀璨,眼中沉浸。

    “这山河,是很美的。”

    甲面有些遮住了视线,顾楠将甲面轻取了下来,看向那颇为壮丽的河川山峦。

    轻眯起眼睛,喃喃着:“是很美。”

    嬴政回过头,看到顾楠。

    那人正望着远处,光照在她的脸上,让人恍惚的面容之中带着一些夕阳的微红,显得更加美好。那面容却是和当年的一模一样。

    “顾先生···”

    顾楠注意到了嬴政的目光,神色一慌,将面甲重新带在了自己的脸上。

    “怎么了?”

    “顾先生。”嬴政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还是如旧时一般,一点没变。”

    “怎么会。”顾楠笑了一下,移开了视线:“人总是会变的。”

    嬴政回过头,眼中微恍:“是吗?”

    ——————————————————————

    很抱歉,今天的更新这么晚,搬东西搬得累到瘫痪······流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