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遇到问题想想想
    半空的天侧是将明未明,云层是显得还有些压抑的。

    阳光还未有穿透出来,只是将云间照得微亮,光暗明晰。

    还有些昏黑,夜晚是还没有完全过去,但是应当也快要过去了。

    随着车辙声渐近,一驾马车从韩国的都城新郑之中缓缓行出。

    车轮压得很深,拉着车驾的马匹喘着微沉的粗气。马蹄踩在地上,每走一步都会带起一些地上的泥土。

    看得出马车之中似乎是拉着什么很沉的东西。

    随着马车的行进,车旁的帘子摇晃着,隐约间能看到,那里面是坐着个人。

    马车之中的人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衫,衣摆轻垂在马车的坐榻上。看模样该是只有十几岁的少年年纪。

    可此时少年脸上的模样却不像是一个少年,眼神垂沉,似乎是感觉到了马车的晃动,眼神才动了动。侧过头顺着车上的帘子看向车外。

    道路上看不到人影,只有马车木轮的滚动声在路上回响。

    车窗之外,韩国的都城新郑愈来愈远,或者,说此时应该说是秦国的城邑新郑。在暮色下那城郭的轮廓渐渐变得模糊不清,直到再也看不见。少年才收回了视线。

    城破之日,韩国的相国张平亦殉国而死。韩国,是已经不存于此世了。

    张良坐在马车之中手掌放在自己的腿上,渐渐握住,抓住了自己的衣摆。

    秦国······

    张良的眼中带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的东西,他伸出手,默默地将车帘掀起。马车外的空气有些冷,也有些低闷。

    远处传来不知是什么的呼啸,随后见到了几只飞鸟掠过层云之间。

    仰起头看向那将明未明的天空,张良的神色怔怔,喃喃着。

    “天将明矣。”

    帘子被放下,传来一声鞭响马车加快了几分,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燕国境内。

    一个青年人正坐在房间中,看着摆在桌案上的杯子,杯中的水面平静无波。

    一旁点着一盏油灯,火焰在灯芯之上跳动着,火光将漆木的桌案照得微红。

    青年人的平静的眼中露出几分焦虑,一阵脚步声传进房间之中,随着那脚步声,放在桌面上的那杯水中泛起了一丝波纹,杯中的人影也一阵晃动。

    房门被打开。

    一个人站在了门口,看着坐在房中的青年,躬下身,双手虚抱在身前。

    “公子。”

    青年人回过头,点了一下头:“鞠先生。”

    被称作鞠先生的人站起了身来,笑着说道:“恭喜丹公子从秦国归来。”

    这青年却正是燕国的公子丹,燕国与秦国联合攻赵之前,燕处弱势,为了明哲保身,将公子丹送于秦国作为质子。直到战事结束,才被送了回来。

    “不必恭喜了。”青年的脸色有些无力,拿起了桌案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杯中的水。

    “不知公子在秦国身处如何?”鞠先生从门边走了进来,抬起衣摆坐在燕丹的面前。

    “秦国。”燕丹微出了一口气:“秦国之事,不必谈了。”

    他在秦国作为质子身处如何自然是不用再说。

    鞠先生看着燕丹,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如今燕国势弱,如此之为,大王也是无可奈何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我明白。”燕丹静静地说道。

    燕国势弱。

    燕丹想到此,眼中的神色更加焦虑起来,如今的形势,这天下已经容不得弱国了。

    他张了张嘴巴,将手中的杯子放下,最后说道:“在秦国,我却是见到了嬴政。”

    “嬴政?”鞠先生念着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如今代表着的就是秦国。

    “是。”燕丹抬起了而眼睛:“我见到他时,他亦看着我。”

    说到此处,他似乎是又回想起了那个眼神,就好像是睥睨着这世间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鞠先生看着燕丹,眼中慎重地问道:“此人为人如何?”

    燕丹抬起了头,看向鞠先生,然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但是,绝非仁善之辈。”

    鞠先生点了点头:“观如今秦国所为就能知晓。”

    “秦国这虎狼,所图甚大。”

    说着他望向一旁油灯之中的火芯。

    那火焰之中就好像能听到那兵马之声,秦国之势已趋。

    油灯的旁边放着一袋箭簇,鞠先生伸出了手从箭簇之上取下了一片雁翎。

    慢慢地将雁翎放在了火焰上,一瞬间火焰涌上了雁翎快速地焚烧着。

    松开了手,雁翎落在了火中,直到被火焰焚为灰烬。

    语气复杂。

    “秦国之势如同猛火急燎,如今韩国已灭,赵国所失过半,也当是难再支撑。”

    “下一个又会是谁?”

    燕丹的眉头深锁:“当是燕魏之地了。”

    “公子。”鞠先生看着燕丹躬身说到:“燕国需联合所援。”

    “如今赵国分崩,公子可劝大王与赵国休战为盟,再与东齐结联,北休单于于好。如此,或可一阻秦国兵锋。之后就可另做打算,以弱秦强。”

    “联合所援。”燕丹念着这句话,似乎是在思索着,良久,摇头一叹。

    “先生,求援之事所需太久,而且父王恐怕也难下决定,燕国恐怕已经等不起了。”

    说着他站起了身,走到窗边,将窗户推出了一道细缝,手掌划过窗边,光线穿过细缝照在燕丹的脸上,一道竖光穿过他的一只眼睛。

    那只眼中,带着几分决意。

    “当有一策,可阻秦国侵蚀天下。”

    鞠先生在燕丹的身后思索了一会儿,平缓地说道:“公子,我或许有一人,可以举荐于公子。”

    ————————————————————

    秦国的王宫之内,嬴政坐在殿内看着座下的人,语气里带着一些心不在焉:“偏殿的那位女子,诞下了一子?”

    “是。”侍者有些小心地抬起头看了嬴政一眼:“大王这······”

    嬴政挥了挥手:“好生照料便是,若是有一天她们要离去,便送她们出宫。”

    “是。”侍者躬身退下。

    嬴政一人坐在殿中,看着桌案之上的政务,却是无心下笔,脑中是不是浮出昨日那恍惚之间看到的微红的面孔。

    应当,是我多想了才是。想着嬴政摇了摇头,笑了一下,像是在笑自己,世间怎么会有容貌变的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