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当是值得的
    蒙武率着攻韩之军也回到了咸阳。韩国境内,留了一位叫做内使腾的将领镇守。韩国的贵族大半都留在新郑之中等待秦王下令处理。

    “当当,当当。”

    本该是安宁的早间却是被一阵阵敲击声打破了气氛。

    顾楠黑着一张脸从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身上穿着略显单薄的白衫,手里提着无格,看着院墙之外。

    这声音让她却是早早地就睡不好了,这几日军营里没个什么事情。

    虽然和李牧的北境骑兵的那一战让陷阵军损失了不少,但是她也没准备现在补编。

    这段时间还是让那帮小子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便是,当然这也不排除她自己也有想要偷懒的嫌疑。

    本该这是一个可以睡上一个好觉的清晨,结果就被这当当当当的声音吵醒。

    想到这顾楠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这声音不远,应当是隔壁传来的声音。

    “所以说到底是谁这么没有公德心,大早上是不让人睡觉了吗?”

    “当当当当。”

    武安君府的边上本来更改是没人住的,但是听小绿和画仙说最近却是搬来了一个,听说好像是一个王宫剑师。

    她们说的时候脸上是笑嘻嘻的,也不知道在笑着什么。

    宫里的剑师为什么不住在宫里她是不知道。

    但是就算是王宫剑师也不是这么一大早在院里折腾的理由。

    “嗒。”

    随手绑好了衣服上的腰带,一边将面甲待在自己脸上。

    顾楠翻过了墙头,站在墙上,轻身一跃跃过了隔在两个房子之间的小道。

    落在了隔壁屋子的围墙上,对着院中的人叫到。

    “这位兄弟。”

    小院中,一个身穿灰衣的人正站在院前的一个木桩前,手中拿着一柄青铜剑,正演练着剑招是不是对着木桩击去,但是也只是击打,为用上实力使得木桩是没有被直接斩断。

    但也是因为这样着沉闷的敲击声却是更加让人难受。

    盖聂站在木桩前,手中拿着那青铜剑,皱了皱眉头,买的时候只是掂量了一下,真正用着才感觉这剑却是还是轻手了一些。

    他的剑落在了战场上,所以回到咸阳之后又是买了一把,现在是正在试剑。

    听到背后有人叫他,回过了头。

    “师姐?”

    看着院墙上戴着假面站在那的白衣人,盖聂愣了一下。

    ······

    顾楠也愣了半响,才抬着眉毛说道。

    “小聂。”

    她算是知道为什么小绿和画仙对她说隔壁搬来了一个宫里的剑师的时候是笑着的了。

    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对着盖聂说到:“你这是在做什么?”

    盖聂看着自己手中的剑:“试剑,我的原来的剑落在了战场上。”

    至于是怎么落在那的,盖聂倒是没有说。

    顾楠咳嗽了一声。

    “就算是试剑,你也不能这般敲打,你让一旁的邻里如何休息?”

    “要知道早间人都还没有睡醒,你这般吵闹,成何模样?”

    “不过看在你也是做正事的份上,这次就算了,下次注意。”

    盖聂看着顾楠,点了点头。

    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认真地看着顾楠说道:“师姐,这附近没有邻里,而且,现在已经是午间了。”

    ······

    “小聂。”

    “嗯?”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你还真是一点没变啊······”

    “多谢师姐夸奖。”

    “不,不是在夸你。”

    ————————————————————

    咸阳之外的山林之中。

    这附近是有一个小瀑布,能听到水流冲刷着石头的声音。

    空旷的山林深处传来悠远的鸟鸣,还有林间叶片摩挲作响。

    林子之中传来了一个脚步声,是有人踩着落在地上的落叶和枯枝走来。

    阳光穿过树上的叶间的缝隙落下来,照亮了那人的模样。

    那是一个面容冷峻的人,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衫,有一头让人侧目的苍白的头发。

    背上背着一个木盒,腰间挂着一柄造型怪异的长剑。

    站在溪边,看着溪流渐远,他闷声咳嗽了一下,随后不做声地继续向前走去。

    直到走到了一片空地之前,他才慢慢停了下来。

    空地上落着枯叶,枯叶之间有一块木头竖在那,孤零零地立在地上。

    木头上刻着一大两小的三个小人。

    耳畔似乎想起了那年的话。

    “说好了,到时候,回来看看。”

    站在木头之前,白发的人嘴角微微地勾起,伸出手,将手搭在了木头之上。

    好像是自言自语。

    “我回来过了,也不算是失信了。”

    说着,他抽出了腰间的长剑,刺入土中,慢慢地挖着。

    直到土中出现了一个布包,他才停了下来。

    将长剑立在一旁,他也无有顾及的盘腿坐在了地上。

    小心地将布包从土中取出,解了开来。

    布包中却是放着三段木板。

    他先是拿起了第一块,那是当年他自己的。看着木板上的字,他抬起了头,半响,好像是轻笑了一下,又摇了摇头,重新低下头来。

    第二块是另一个人的,他沉默了一下,没有去看,放在了一边。

    手放在了第三块上,有些犹豫地慢慢拿了起来,他看着上面的字。

    上面刻着四个字,可惜前面的两个字好像是已经看不清了,只能看清后面的两个字。

    “太平······”

    坐在地上,那人张开嘴,轻念出声。

    他看着那两个字,想起写下这两个字的人。

    世人称她为丧将军,称她是凶人,视她为不祥,避之不及。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征战在沙场之中,杀出一条伏尸难计的血路,所求的却是这两个字。

    背着这世人的凶名,为的就只是这个吗?

    良久,林中传来一声轻问:“为这般的世间,值得吗?”

    或许是在问那刻下字的人,又或许,是在问他自己。

    林间渐暗,却是快要入夜了,风声细细,坐在林中的那人依旧坐在那。

    很久,他将手中的布包抱起,埋回了土中。

    拿起倒在一旁的那根木头,目光落在那一大二小的三个小人上,刻的着实难看的。

    人影随着脚步声离开,衣袍轻摆。

    林间落叶飞落,片片的落叶之间,只剩下那木头立在那。

    该是等着下一个人。

    ——————————————————

    嗯,书友群是有的,群号在简介里。我这个人不太擅长聊天,可能不长冒泡,但是有问题的话私聊我,我看到会第一时间回复的。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