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章:你身上很香
    灯火微黄,照得房中光暗分明。帘帐轻摇,该是因为有轻风过堂。一个人坐在帘帐之中,手中虽执着笔,但是那笔却迟迟没有动。

    闭着眼睛似乎苦思了良久,手中的笔才轻轻落下与那灯火下笔尖的影子重合在了一起。墨色晕开,笔尖摆动,写了起来。

    开篇,写下了三个字,过秦论。

    随后笔走游龙。

    秦孝公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

    当是时也,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具,外连衡而斗诸侯。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孝公既没,惠文、武、昭襄蒙故业,因遗策,南取汉中,西举巴、蜀,东割膏腴之地,北收要害之郡。诸侯恐惧,会盟而谋弱秦,不爱珍器重宝肥饶之地,以致天下之士,合从缔交,相与为一。

    当此之时,齐有孟尝,赵有平原,楚有春申,魏有信陵。此四君者,皆明智而忠信,宽厚而爱人,尊贤而重士,约从离衡,兼韩、魏、燕、楚、齐、赵、宋、卫、中山之众。

    于是六国之士,有宁越、徐尚、苏秦、杜赫之属为之谋,齐明、周最、陈轸、召滑、楼缓、翟景、苏厉、乐毅之徒通其意,吴起、孙膑、带佗、倪良、王廖、田忌、廉颇、赵奢之伦制其兵。

    秦以白起、蒙氏、王翦、丧军白孝之人行阵踞地,以商鞅、张仪、樗里疾、甘茂、范雎、尉缭、吕不韦、李斯、甘罗之人执内其政。

    六国尝以十倍之地,百万之众,叩关而攻秦。秦人开关延敌,九国之师,逡巡而不敢进。秦无亡矢遗镞之费,而天下诸侯已困矣。于是从散约败,争割地而赂秦。秦有余力而制其弊,追亡逐北,伏尸百万,流血漂橹;因利乘便,宰割天下,分裂山河。强国请服,弱国入朝。

    ……

    这人的笔停了下来,就好似突然顿住。

    他皱起了眉头,看着手中所书,似乎犹豫着什么,笔尖移到了那丧军白孝的名字上。

    以上之人他都有所解可言,可此人,他却是有很多不解。

    秦书之中长是出现这人的身影,不过此人身上的疑问太多,所经之事亦是太多,作为秦国的五世之臣,持国之臣,为何所记会如此模糊?

    甚至,连一个名字都不知晓。

    此人成那陷阵丧军故被所称为丧,传为白起后人,白起死后披孝行阵,乃是亦称白孝。

    也有人说此人姓顾,也不知是真是假。

    但是从此人所留两的两篇不似秦文的赋颂,还有那千字文来看,此人该是个经世之才。奈何成了那凶将,杀伐不仁,遭人唾弃。

    想到这做书的人摇了摇头,提起笔将那人的名字在所书之中划去。

    笔尖落在那,此人该是个如何之人呢?

    ……

    宫中的花树正是这个时节开的,宫中种的最多的便是这种白花树,就连大王的蕲年宫中也是如此。

    每是这种花树开的时候,都能看到那一路的如是白雪的花簇。有些是躲藏在叶间,有的露在外面,素了那宫中的恢宏,却也多了几分淡雅,别有一番景致。

    天空中下着小雨,雨点偶尔会打落几片花瓣。白色的花瓣落在地上,漂浮在地上的积水之中。积水被雨点打出层层的波纹,使得花瓣也晃荡着。

    公园前233年,秦国攻魏。

    宫中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远处一个小孩抱着头跑了过来,看那小孩的模样不大。宫中居然会有小孩却是让人奇怪,如今的秦王都还未纳妃又何来的孩子?不过看着小孩的穿着却又像是王家子弟。

    身上黑色的华袍被雨水淋湿,两手遮在头上跑来,这一路上都没有宫殿,他跑进了一棵花树下躲着雨。

    树下的雨是小上了很多,小孩松开了自己的手。

    喘了口气,呆呆地看着那树上的白花。花香清淡,花也是很好看。

    透过那花间叶隙,他看向宫墙外的天空,天空干净得透彻,让人向往。

    宫外该是个什么样子。

    小孩的眼中露出期盼的目光,他是从一出声就是在宫里的,从未出去过。

    一滴雨打在了他的鼻尖,让他惊醒了过来。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是有些凉凉的。

    顾楠身穿着甲袍走在宫中的路上,毕竟是禁军,照例巡宫还是免不了的。

    下着小雨,湿凉了春意。

    看着两旁的花树,顾楠的步伐也慢了一些,这段路的花树倒是有几分好看。

    突然,她的视线被一处地方吸引,那里是有个小小的人影躲在树下。

    ……

    一阵风过,花树一阵摇晃。

    叶间的雨水被抖落,纷纷落了下来,小孩连忙又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宫里,怎么有个孩子?”

    一个好听的声音传来。

    之后小孩听到了一阵缓慢地脚步声。鼻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不同于那花香的香味。

    头顶的雨好像小了不少。

    小孩疑惑地松开了手,仰起头来。

    他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站在自己的身边,身上穿着铠甲,腰间挂着一柄黑色的东西。

    此时的那个人正一只手拉着披风,将披风遮在了他的头上。

    从树上落下来的雨水都被挡了下来。

    小孩的目光落在了那个人的脸上,那是一张骇人的甲面,但是小孩却好像没有半点害怕,好奇的打量着。

    感觉到小孩的视线,顾楠笑了一下:“小孩,不怕我。”

    小孩一愣摇了摇头,说道:“不会,你是身上很香。”

    说着,小心地凑近顾楠的身边闻了闻,抬起头笑到:“比花还香,和我母亲一样。”

    听着小孩的话,顾楠一愣,随后笑着摇头。

    “你知道这儿是哪吗?”

    小孩伸出手轻轻地扯住了顾楠的衣角似乎是担心她离开。

    听到顾楠的问题,点了点头:“我知道,母亲说,这是王宫。”

    “哦?”顾楠的眼中露出一点疑惑。

    雨水在顾楠的披风上敲打,小孩躲在下面。

    对着顾楠小声地说道:“谢谢。”

    “无事。”

    这孩子看起来却是像一个小兽的模样,小心谨慎——

    今天一个伯父家里有乔迁饭,我爸一定要要我去参加。流汗,现在路上码字,下一章会晚一些,很抱歉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