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看败类一般是什么眼神
    细雨纷纷,花树下的两人站在那,看着那雨落下,打在地上泛起一片片的圈纹。波纹一圈一圈的荡开,使得水中的人影微微抖动。

    没有要停的意思的,这个时节的小雨下起来就是绵绵得没完。

    顾楠侧过头看向身边的小孩。

    这小子抓着她的衣角,缩在披风的下面。

    顾楠挑了一下眉毛:“既然你知道这是王宫,你为何在这王宫里?”

    小孩抬起头来,看着顾楠。

    思考了半响,又低下头看着眼前的雨。

    像是想到了一些什么,有些简单地说道。

    “我一出生,就在这里。”

    一直在这。

    宫里的孩子吗?

    顾楠的眼中有些奇怪,这宫中哪来的孩子?

    看着这孩子的模样不过四岁左右,为何会一个人在雨天呆在这几乎往来无人的地方。

    “你父母呢?”

    孩子拉着顾楠衣服的手紧了紧,没有说话。

    看他没有说话,顾楠沉默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再问,也就不再问。

    她不是很擅长和这般大的孩子交流,抬起头看着天上的小雨。

    突然问道:“认识回家的路吗?”

    孩子点了一下头。

    顾楠的肩膀一垂,拍了拍他的脑袋:“等雨停了,早些回家。”

    男孩一声不吭地抬起头,顾楠脸上带着甲面,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看那双眼睛却是没有别人看他的样子。

    别人见到他,要么是低着眼睛什么表情都没有,要么是躲躲闪闪。

    眼前的人却是没有那些眼神,是很平静的模样。

    男孩犹豫了一下,指着宫墙外,远处雨中依稀可见的一座宫殿。

    “我住在那,我母亲也在那,不过她睡着了,睡了很久了,很久没见到她了。”

    顾楠顺着男孩手指的方向看去,那座宫殿是宫中的一处偏殿,倒是没想到还有人住在那。

    住在偏殿吗?

    尽力让自己语气听起来更和善一些,顾楠又问道:“那你的父亲呢?”

    男孩犹豫了一下说道:“母亲说父亲死了。”

    ······

    “顾先生?”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顾楠回过头。

    却是一个身穿着红边黑袍的人站在那,他正站在花树之间。

    他本是来此处赏花的,下着小雨的天气无碍于人,也这天气多了几分清爽,却正是出来走走的好时候。

    几年前他命人在这里栽了很多这白花树,每年开的时候,他都会来看看。

    他记得很清楚,当年那先生在小院里为他说学的时候,是很喜欢这种树的。常是一个人望着这白树出神。

    看到顾楠他先是惊讶随后又是笑了一下。

    “顾先生为何也在这里?”

    顾楠立即带着男孩转过了身,对着那人躬身行礼:“大王。”

    “卑职在此处照例巡宫而已。”

    说着无奈地看着自己身边的孩子。

    “却是在此处遇到了这个孩子。”

    “宫里的孩子?”

    嬴政一愣,这宫里哪来的孩子?

    想着,看向顾楠身边的小孩,他有些认不出来。

    “对。”

    顾楠叹了口气,认真地说道,向着一个方向指了指,正是那远处的偏殿。

    “这孩子说,他和母亲住在那,没有父亲。”

    看着那偏殿,嬴政好像是突然想起了这孩子的身份。

    没由来的慌乱了一下,毕竟一个孩子住在王宫的宫殿之中,说和他没有关系,他自己都不信。

    看着顾楠看着自己的眼神,感觉有一丝说不明白的意味。

    就好像是,看败类的表情。

    一个孩子在宫中没人看管,流落在雨中的树下,他和母亲住在宫中本该没人的冷清的偏殿之中,又找不到自己的生父。

    好像是能联想到一个不小的故事了。

    顾楠看着嬴政神色怪异的模样。

    疑惑地皱了一下眉头:“大王,怎么了?”

    眼角抽了一下,嬴政慌忙看着那宫殿解释道。

    “是这般的,住在那的确实是一个女子。当年寡人遣吕不韦出咸阳的时候,吕不韦曾让人送来的她。”

    “听闻原本是卫国人,送来的时候已有身孕。当时寡人是想将母子送回,那女子却说家中已经没有亲人。所以就安排了她们在偏殿居住,待她们想要离开的时候就会放他们离开。”

    “后来听闻,那女子由于积郁成疾去世了,倒是没想到,如今这孩子也是这么大了。”

    他的语速有些快,就好像是一口气将这话说了个完。

    说完后紧张地背着手,看着顾楠问道:“顾先生,可是明白了?”

    顾楠愣在那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大概是过了半分钟,才将这一堆信息解读完毕。

    “哦,哦。”

    不知是懂没懂地点了点头。

    看向天上的小雨:“那等雨停了,卑职将他送回去吧。”

    “寡人,寡人和先生一起去吧。”

    雨算不得大,三个人站在树下。

    沙沙的雨声在耳边轻响,远处的花叶摇晃。

    被雨点打落的花瓣在风中纷纷。

    顾楠莫名的感觉气氛有些奇怪,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错觉吗?

    嬴政站在顾楠的身旁,看着那白花摇曳,突然觉得时间似乎是变慢了,微微笑着。

    “顾先生,你看那,那树的花是开的很好。”

    顾楠身边的男孩点了点头:“好看。”

    嬴政一笑手按在了男孩的头上:“是吧。”

    ————————————————————

    易水河畔。

    三个人站在那,其中的一个人身上背着一把长剑。

    一个人抱着一把长琴,一个人端着一壶酒。

    这三个人,一个叫做荆轲又叫姜庆,一个叫做高渐离,一个叫做燕丹。

    燕丹拿着酒壶,对着荆轲举杯:“无有相赠,以酒践行。燕国存亡,皆系于君。”

    “哈哈,酒就够了。”荆轲接过酒壶,仰起头将那酒饮尽,回过头看着那易水。

    顺着那水流,不知看着什么。

    直到他转身而去。

    “走了,不必远送。”

    这是必死的一路。

    高渐离看着荆轲远去,低下头,手抚在了琴弦之上。

    琴音渐起,他张嘴轻唱,伴着易水的涛声,传了很远。

    “风萧萧兮,易水寒···”

    ——————————————————————

    哎,今天的乔迁饭多是长辈,长辈不让离席实在是脱不开身,到了现在才是终于更上了。明天还要用一早上回家。之后的话如果可以,我会多写一些。抱歉,一直不敢做很认真的承诺,加更也没有确切的时间,就是担心更不上来,失了信。更新的速度确实是太慢了。荆轲刺秦历史上是还有一个秦舞阳,但是这里的话为了剧情不要太杂,这个人物就不多做描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