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师姐是不会忽悠你的
    “你过去吧。”守在城门口的士兵摆了摆手,将手中的戈移了开来。

    “多谢军爷了。”站在那的青年点头谢过,拉了一下肩膀上的包袱走进了城中。

    穿过了城门,城中的模样却是落入了青年的眼中。是还是从前的模样的,该是说这么多年,都没有怎么变过。

    他穿着一身黄灰色的短麻衣,头顶的头发扎在一起看起来是有些随意。

    背上背着一个行囊,看他的装束,里面装着的东西也不会是什么贵重的物件。

    全身上下唯一让人看得上眼的,应该就是他背上的那把剑了。

    不过看那剑柄的样式,莫不过也就是普通的青铜剑而已,只是略短一些。

    站在街边一个长得还有几分凶恶的小混混看着那人从城处走过去。

    啐了一口唾沫,骂道:“这几日进城的都是些什么,一个个穷酸的模样,都叫人不屑的抢。”

    从那这城门中走进来的青年脚步一顿,就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回过头来看着街边的那混混。

    混子一愣,心中暗自念道。

    站这么远都能听见?

    看着那青年投过来的眼神,莫名的一慌。

    结果那青年只是一笑,就回过了头继续向着大路走去。

    混混这才回过了神来,再去找却已经不见那个青年的踪影了。

    时隔多年,再一次回到同样的一个地方的时候总会有很多特别的感受。具体该是些什么,也说不清楚。

    不过对于这青年来说应该是颇有感触的,他看着那城中的街道,路旁的人从他的身边走过,一切就好像是隔了一层什么东西一样。

    青年一笑,心中暗自想道,这或许就是人之将死的感触。

    他此次前来,是为了杀了那秦王政。

    而秦王政的身边却是有一个他根本无法企及的剑客。

    他最多只有出一剑的机会,但是没有活着的机会。

    不过这一次,不只是受人所托,成全那众国安定,也是他自己必须做的事情。

    他本是卫国人,当年卫国城破,秦国的士兵攻入的那一日,他是不会忘的。自己的妻子被秦人掳走,说要送与那秦王政。

    从那时起,他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归处了。

    手放在了身后的剑柄上。当年,用尽卑劣向那一人求来的那一剑,他用了数年去练。如今却是一已经练成了,和那人说的一样,这一剑,他用不了几次。

    为了达到快的目的,这一剑的内息运转非是正常,根本不适合他。不过只是快,就够了。

    他身后的那柄剑微微抽出了一丝。

    两旁的路人没由来的觉得空气一凉,疑惑地看了看四周。

    青年身后的那柄剑的剑身露出了半截,剑身之上仔细看去,却能看到那剑身之上居然凝练着一条血红色的细线。

    “森。”一声轻响,剑被重新收回了剑鞘之中。

    青年人继续走着。

    说起来好笑,他来的路上曾遇到一个老人,老人看着他的剑,让他自己小心。然后又自言自语,说天下的三把凶剑,他是已经全找到了。

    ······

    盖聂正在家中抱着自己的手中的长剑调息,他正在参手中的这把剑。

    按照师傅所说,每一柄剑都是不同的,需要他自己去悟。等到他参透每一把剑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再需要剑了。

    他问过师姐,怎么参透每一把剑,他自认为,师姐的剑是要比他强很多的,想来定是有她自己的见解。

    结果师姐笑着看着他,说当你一把剑都参不透的时候,你也就都参悟了。

    他听不懂,但是他心中认为那应该是一种和师傅截然不同的境界。

    当然,他是没有想过,他师姐是在忽悠他的。

    门外突然传来的敲门声。

    盖聂的眉头一皱,抱着剑睁开了眼睛。

    门外,他能感觉到站着一个人,但是气息很弱,想来是用了敛息的功夫。

    是何人来他的门前敲门,却还要用着敛息的法子。

    盖聂疑惑地走到门边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青年,身上背着一个行囊和一柄长剑。

    “是你?”盖聂认识对方,而且曾经打听过对方的一些消息。

    “盖兄好啊。”那青年笑着说道:“打听你的住处还真是不容易。”

    “嗯。”盖聂让开了门:“我该是叫你姜庆还是荆轲。”

    进来的青年僵了一下,又笑了笑:“就叫荆轲吧,姜庆不过是的当年流离秦国之时用的名字。”

    “那,荆轲。”

    将门重新关上,盖聂站在荆轲的背后:“你来这里,做什么?”

    荆轲回过头来,脸上却是一副少见的认真的神色。

    “我来求你一件事。”

    ————————————————————

    顾楠站在嬴政的身前,看着嬴政给她的竹简。

    “魏国大梁难下?”

    如今历史上的荆轲此秦却是没有发生,秦国和燕国暂时还是联盟关系。所以秦国没有率先攻燕,而是集中兵力攻取魏国和赵国。

    这几年间,赵国的兵力在王翦的攻势下溃退不止,但始终没有得以完全将其覆灭。

    而魏国由蒙武带着蒙恬、王贲两个小子围攻大梁。

    但是大梁城作为魏国之都当年建城之时就是以易守难攻为目的,城墙高大,城中更是水网密布,既可与周边的驻城互通运输补给,又可有效的阻挡攻势。

    就目前而言想要攻下大梁城,恐怕非是一朝一夕之事。

    本以为战国末年,除了个别之外其余的众国已经难有再和秦国抗衡之力了。

    但是六国毕竟是六国,没有一个会是易予之辈。

    她终归还是想的太简单了一些。

    “是。”

    “顾先生,可有什么看法?”嬴政握着手中的笔,看起来也有些苦恼。

    如今的秦国虽然国力较之其他强盛许多,但是也经受不住长时间让两支大军征战在外。

    若是不能此番攻下大梁,让魏国有了喘息之机,日后恐怕只会更加难办。

    顾楠无奈地将手中的简书合上,大梁城却是如历史所诉一般水网纵横的。

    一时间没有回话。

    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但是最后她还是抬起了头来。

    “大王,可用水没大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