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旁边那个我认不出来
    “从宫中送一个女人和孩子离开?”

    “是你的妻子和孩子。”

    盖聂皱着眉头坐在桌前,长剑竖放在他的身边。

    他的脸色不定。

    “对,当年她被秦国的士兵掳走,听说是送进了宫中。”

    荆轲坐在盖聂的面前,有些默然,拿起身边的杯子一口饮尽。

    随后又苦着脸说道:“没有酒吗······”

    那杯中之物却只是凉水而已。

    盖聂看了一眼杯子:“我平日里很少喝酒。”

    “倒是你。”

    说着抬起了眼睛:“你怎么认为我会帮你。”

    荆轲放下了杯子,从自己的腰间解下了酒葫,打开盖子喝了一口。

    笑着说道:“我听说,盖兄是王宫剑师吧,可是常年护卫在秦王身侧。”

    “是又如何?”盖聂也不在意荆轲拿着那酒葫自酌自饮。

    拿起身前的杯子,看着里面的水浅抿了一口。

    “咕嘟。”荆轲一口酒灌进喉间,眯着眼睛放下了酒壶。

    “我到时送盖兄弟一场大功绩,盖兄取了,日后在这秦国自会大受重用。”

    “而盖兄只需要送那女子和孩子出城,让她们自行离去就可,会有人接应。”

    “盖兄不会受到半点牵连。”

    说着定定地看着盖聂:“如何?”

    荆轲的眼神落在盖聂身上却不是在看着盖聂,眼神空洞,也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她恐怕早已为我已经死了吧···

    此次刺秦,是为了众国百姓不再受秦国战火,自然是不可能停下了。

    但是不管成与不成,事情败露,她们定会受到牵连。这些年孤身处于秦宫之中也不知是如何。

    当年说过,一定会将她救出去。

    想来公子丹那般的义人,是会好好照顾她们的。

    盖聂看着荆轲,过了一会儿,问道:“那女子,什么模样?”

    荆轲一愣,看着盖聂,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她,很美,带着一个墨绿色的挂坠。”

    说着用手沾湿了一些凉水,手指微微颤着,在桌案上画着。

    画下了一个女子,和一枚圆形的玉佩。

    盖聂看着桌案上那水迹画下的两个图案,良久,才说道。

    “旁边那个是什么我认不出来,这挂坠的模样,我记得了。”

    荆轲站起了身来,对着盖聂拜下。

    “谢过盖兄,盖兄的功绩,我自会带到。”

    “就此告辞了。”

    说着拿着那酒壶走向了门外。

    “喂。”

    身后的盖聂叫住了他:“你就不怕,我言而无信?”

    荆轲平静地说道:“我来找你,自然是相信你。”

    盖聂看着他手中的酒葫。

    “那东西,真的这么好喝?”

    “叫得这么多人放不下。”

    荆轲背对着盖聂好像是发出了一声轻笑,回过了头来。

    “盖兄不会喝酒,没醉过?”

    “没有。”

    “那盖兄的这一生,该是少了不少乐趣。”

    说完,抬了抬酒壶,离开了。

    最后留下了一句话:“对了,那女子,帮我和她说一声,对不起。”

    ————————————————————

    这几日不同于往日春间的小雨,天是晴朗得看不到几片云彩。

    一骑骑军从咸阳奔出,向着魏国而去。

    魏都大梁水网纵横密布,可与周围的城池互通,但是若是将周围的城池一一攻陷,陷大梁于孤城之地。

    在引黄河,鸿沟之水灌入地势低矮的大梁城中。

    倒时水漫一城,这城,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

    但是水淹大梁,也会导致一个问题,那就是连平民恐也难幸免,一城之人都会在那水中淹没。

    顾楠站在城头看着那远去的骑兵,微微压下了手中无格的剑柄,她有些茫然,到底还要死多少人,才能换来那一统的天下盛世。

    而且她不明白。

    “我真的做对了吗?师傅。”

    嬴政坐在殿中批阅政务,却见一个宦官走了上来:“王上,嘉庶子求见。”

    “哦?”嬴政放下了笔:“嘉庶子?”

    说着笑着摆手:“让他进来吧。”

    “是。”宦官点头向后退出门去。

    大概是等了一会儿,一个老臣穿着官服走了进来,对嬴政行礼拜下:“拜见大王。”

    “嘉庶子,这时候来见寡人,是有何事啊?”

    嬴政一边笑着问道,一边拿起一卷竹简,提起笔继续批阅。

    看得出他的心情不错,大梁之事只要顾先生的计策能够实行,就定能破城,魏国也就无在矣。

    那老臣叫做蒙嘉,是宫内的侍从官,官职中庶子。

    躬下身说道:“禀大王。”

    “臣今日接见了一位燕国使臣。”

    嬴政的笔停了下来,抬起了头来:“燕国使臣?”

    “是。”

    蒙嘉点头继续说道:“说是来通传燕王之意。”

    “说。”嬴政没有再看手中的竹简,淡淡地说道。

    “是,那使者说,燕王诚振怖大王之威,不敢举兵以逆军吏,愿举国为内臣比诸侯之列,给贡如郡县。而得奉守先王之宗庙。恐不敢自陈,献燕督亢之地图,函封,燕王拜送于庭,使使以闻大王。唯大王命之。”

    蒙嘉说完,眼睛小心地抬起了一点,看向嬴政的表情。

    又立即收回了视线。

    嬴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眯起了眼睛,今天看来确实是不错的一天。

    秦国如今和燕国还是同盟,但是目前来,燕国倒是非常会审时度势。

    “呵呵,好。”

    “让那燕国的使者来见我。”说着站起了身:“设九宾朝礼,寡人会在咸阳宫为他接风。”

    说着,背着手转身离去。

    咸阳宫前,荆轲捧着藏着燕督亢地图的盒子站在那。

    晴朗的天空中阳光无阻碍地投下有些刺眼,他微微地合上了一丝眼睛。

    一个宦官模样的人从台阶上慢慢地走了下来。

    荆轲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盒子。

    那督亢的地图之中却是还藏着一把剑。

    一把受托万民的剑。

    手中的盒子有些重。

    “燕国使者。”宦官站在了荆轲的面前,弯着腰摊开一只手对着那咸阳宫门:“秦王有请。”

    “多谢。”荆轲点了点头,迈开步子走向那大殿之中。

    耳中又好像听到了那个歌声。

    琴声恍惚。

    受命于众国之民,此剑当阻暴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