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我很吓人吗
    站在宫门前的两个守卫伫着他们的长戈,半倚在宫门边上聊着天。

    也不知道值班的时候一定会说些闲话是不是守卫的习俗和传统。

    “我说,今儿个怎么连个巡逻的卫队都没有,我们的队正都是不见了。”

    一个人撑着怀里的长戈,扭过头望着那空荡荡的宫内。

    平日里队正若是来查班的时候他们定是会站着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但是今日却是一个人都没有的。

    “嘿,不知道了吧?大王下令,咸阳宫举行朝会,大半的守卫都去了那里,咱被留在这,算是走了运了,没人有空来管我们。”

    说着另一个看起来年纪大些的守卫靠在墙边:“哎,就当是放上一天的野了。”

    正说着,两人却见那宫门之外。

    一个白袍人慢慢走了过来,那人穿着一身素白的衣甲,像是个将军,面上带着叫人生寒的甲面。

    其中一个守卫愣了一下。

    怎么会有将军这么个打扮?

    而那年纪更大的守卫则是脸上一白,连忙拉着身旁的人拜下,直到那白袍人从宫门前走进,头也不敢抬地说道。

    “丧将军。”

    一旁还在发愣的人听到这三个字吓得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生生是被一旁的同伍拉着。

    “嗯。”

    顾楠从他们的身边走过,也没有去管他们的传统。

    毕竟在这宫门前一站就是一整天却也不是什么轻松的活计。若是连几句话都不让说,真该是要让人闷得发疯了。

    她已经将那大梁之策送出,回禀之后若是无事也就该回家了。

    看着那人渐渐走远,一个守卫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地看向那人影。

    “呼,那就是,那个丧将军?”

    “大惊小怪的。”老守卫不屑地横了一下眼睛,仿佛刚才脸色发白的不是他一般。

    “你才入职几个月,没见过也是正常,以后招子放亮一些,在这宫门守卫,是常能看到官员大臣的,若是见到那位,就别抬头,知道不?”

    “嗯,嗯,明白了。”

    顾楠向着宫中走了几步。

    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折返了回去。

    对着宫门边还在小声说话的两个守卫,招呼道:“你们。”

    两个守卫回过头。

    看到那丧将又走了回来,吓地连忙又是拜下:“将军,有什么吩咐?”

    看着两个守卫的模样,顾楠讪然地低下头看了看自己。

    我是,有这般的吓人吗?

    “刚才你们说今日咸阳宫朝会?”

    虽然不知道问这个是做什么,但是守卫还是回答道:“是将军。”

    顾楠疑惑地看了一眼宫中远处的宫殿,隐约间感觉有几分古怪,又看向那士兵。

    “你可知道是为什么?”

    突然举行朝会,应当是有什么大事才对。

    “回将军,小的也是耳闻,具体如何也不清楚,但是听说,是要接见一个燕国使臣。”

    守卫胆颤地站在顾楠的面前,站在这丧将的身前答话,只感觉浑身发寒,像是被人用刀逼着一般。

    “燕国使臣?”顾楠的眉头一皱,好像是想到了什么语气微沉了一些。

    “来做什么的?”

    “听,听闻,是来献一燕城的地图与秦王。”

    守卫的额头上留下了一滴冷汗。

    燕献督亢地图与秦王,图穷匕见。

    顾楠握着无格的手一压,希望是我想多了。

    对着守卫点了点头:“多谢。”

    然后便匆匆地握着无格转身离开。

    “不敢。”

    直到看着顾楠消失在视线里,两个守卫才一齐直起了身,相互看了一眼,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

    大殿之上,群臣分立两旁,看着那殿外的一人手捧着长盒向着殿中走来。

    那人穿着一身正袍,衣着普通算不上华贵,相貌倒是有几分不凡,身材挺拔。

    手中捧着那盒子走进殿中,脚步声沉闷。

    他路过殿门,横过了眼睛,看向站在殿门一旁的一个人。

    那是一个王宫剑师,腰间带着一柄长剑。

    盖聂作为秦王的近前护卫,整个大殿之中除了秦王之外,也只有他还能配着剑,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只是站在殿门的一旁。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站在殿门旁的盖聂抬起了眼睛,看向那个燕使。

    眼中的瞳孔微微收缩,目送着那个燕使向着秦王走去。

    脑海中回想着日前那人的话。

    “我到时送盖兄弟一场大功绩,盖兄取了,日后在这秦国自会大受重用。”

    他,要做什么?

    大殿之上,嬴政坐在座上,身着朝服,静看着殿下的燕使。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侍从,看着燕使近前,高声说道:“请,燕使进图。”

    荆轲扫视了一眼大殿,他没有看到那个人,暗自微微松了一口气。

    那人不在,如此,十步之内,没有人能在他的剑下就下秦王。

    躬身行礼,低着头,双手托举着手中的长盒顺着台阶走了上去,半跪在秦王之前。

    “大王请看。”

    说着将盒子放了下来,取出了里面的地图,在嬴政的面前慢慢将地图卷开。

    时间仿佛是慢了下来,以一种极其缓慢的方式流逝着,荆轲手中的地图一点一点的打开,露出了里面笔墨描绘的燕国之地。

    嬴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轻笑。

    大殿之中安静无声。

    只有一个角落里,一个人影从殿后走了出来,站在众人之后,没有人观察到这个人的出现。

    看向那大殿之上站在嬴政面前的献图之人,眼神一顿。

    那一卷地图露出了全部的面貌,随着布帛一角滑落,也露出了一直藏在地图中的东西。

    那是一柄不长的利剑,让人注目的是剑身之上凝练着的一条血线。

    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道剑光却已经闪起。

    剑快得是难以看清的,被荆轲握在手中。

    嬴政只看到眼前的光影一没,一道白光破出。

    他的手放在了腰间的剑柄之上,却来不及拔剑。

    盖聂的剑也出鞘了,定定地看着那个握剑刺出的身影,手中的剑顿了一下。

    面前的剑光越来越近,嬴政第一次感到了生死离自己却是如此之近。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剑刃之上似乎盘卷起了一股黑红色的微光。

    那微光好像刺开了嬴政面前的什么。

    “刺!!”

    剑刃入肉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