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有几人不是呢
    灯下的人影轻晃,嬴政背着手站在凭栏处,暮色里行云渐远。

    长空里依稀可见那星月与将落未落的垂阳同在,远处的鸣更的金鸣声已罢,是快要入夜了。

    栏杆旁的老树枝丫轻动,好似在拨弄着这暮色。

    两手放在了栏杆上,他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今日朝会上,那一剑向他直刺而来。

    他是真感觉到了那生死一瞬,下一刻自己就会死的感觉。

    人的性命,当真是脆弱的很。

    终有一日我也会死吗?

    抬起了头看向那暮色中的江山如画。在这春秋所度,孑然之间。

    眼中看着那江山,但是又好像不是在看着那江山。

    他想起了握着那剑刃的手,还有那张日暮下像是未变的模样。

    ······

    盖聂提着剑走在宫廷之间,如今他受封近王剑师。

    这几日,他的名字倒是在外流传的甚广,皆说此人的剑术出神入化,一剑便以普通的利剑,斩断了被相剑师风胡子称为天下三柄凶剑之一的刺客之剑残虹,诛杀了刺伤丧将的刺客荆轲。

    被誉为大秦第一剑客,甚至有人称他为剑圣。开始有不少人找上了他的门前向他相约奕剑。

    当然对于这些,他并没有去做太多的理会,此时的他却是专心做着一件事。

    在宫里找着一枚挂坠。

    他已经在这宫中断续寻了数日,可以说已经去过了宫里大半的地方。

    这宫中却是没有什么带着孩子的女人。

    路的两旁开着白花,盖聂走在路上,脚步声不轻不重。

    远远地传来了一阵小跑的声音,盖聂停了下来,提着剑站在原地。

    一个穿着黑色衣袍的男孩正举着一支白色的花枝跑过他的身边。

    盖聂在他的脖子上看到一根绳子。

    “等一下。”

    小男孩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微微喘气地看着那个叫住自己的大人。

    “有什么事吗?”

    盖聂转过了身来看着男孩,他小心地捧着自己手里的花枝,像是怕弄坏了一般。

    “你要去做什么?”盖聂看着男孩似乎有些焦急的模样,问道。

    “我要把这花给母亲送去,上次来采的时候下雨了。”

    “我听说,花被摘下来马上就会死的,所以我要快些送去。”

    盖聂看着男孩的模样,脸上露出了一分似有似无的笑意。

    “你母亲喜欢这花?”

    “嗯。”男孩看着怀里的花笑着点了一下头:“但是每年这花都只会开很短的一段时间。”

    盖聂蹲在了男孩的面前,看着男孩脖子上的绳子,似乎是一个挂坠,但是坠子藏在衣服里。

    “那你母亲为什么不自己出来看?”

    “这。”男孩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看向远处的偏殿:“母亲在地下睡觉,很久没起来了。”

    顺着男孩的目光,盖聂也看向那。

    ······

    回过头看向男孩,他指着男孩脖子上的绳子:“能把这个给我看看吗?”

    男孩犹豫了一下,似乎是感觉到了眼前的人没有恶意,才缓缓地从自己衣领中拿出了那个挂坠。

    是半枚绿色的挂坠,说是半个是因为这挂坠断了一半,只剩下一半。成半个圆环形,上面刻着的纹路却是和荆轲画给他的一模一样。

    “你叫什么?”盖聂放下了坠子问道。

    “我叫天明。”

    “姓什么?”

    男孩疑惑地看着盖聂不知道他为什么问的这么详细。

    但还是说道:“荆,荆天明。”

    他如今身为近王剑师,可护卫在秦王身侧,自然也会知道更多的东西。

    几日前,秦王就已经开始下令彻查荆轲之人。

    恐怕这孩子的身份要不了多久就会被秦王知道。

    同时全城戒严,因为好几日都没有消息,荆轲告诉他会有接应的地方早已经人去楼空。

    盖聂站起了身来,走到一旁地树边,在树上挑了一束开的最好的花,摘了下来。

    递给了男孩:“帮我送给你母亲。”

    “过几日,我再来看你。”

    要从秦王宫离开,还需要准备一些东西。

    男孩接过花,疑惑地看向那离开的人,看了一眼手里的花,似乎是怕花死了,匆匆地离开了。

    ————————————————————

    大梁城之中很沉闷,士兵无声地靠坐在城头。

    他们已经死守了很多天了,秦军迟迟不退,附近的城池接连告破。

    如今的大梁城孤城一座,前后,都已经再无援守了。

    难得没有秦军攻城,一个士兵靠坐在城边上,怀里抱着他的长戈,压了压自己的头盔,挡住了直射着眼睛的阳光,躺在已经干涸了的血迹上,合着眼睛休息着。

    城上大部分的人都是如此,没有半点声音,有,也会不过是翻身带出的衣甲摩擦的声音。

    黄河、鸿沟之畔,秦军的士兵排开了沟壑,水流涌出。

    “轰轰轰轰。”

    城头微微地震动,惊起了躺在城上休息的士兵。

    大梁城外传来一阵阵响声,越来越近,直到变成了那让人震颤的声响。

    将领模样的人站了起来,站在城边,看向外面,说不出话来。

    城外的条条河道上,洪水怒嚎着冲了下来,遮蔽了天际,就好像是天河倾流。

    大水冲在了大梁城的城上,使得城头一颤。

    水流涌进,淹没了街道,淹没了房屋。

    城里传来人们的哀嚎和呼救声。

    纷乱不止。

    “当。”一声轻响,一个士兵手中的长戈摔在了地上,他看着那城中,颤抖着趴了下来,伏身在地上。

    抱着头,绝望地看着地面,很久很久痛哭了起来。

    声音压抑着,却面色血红,脖子上蔓延着青筋。

    低声怒骂着:“秦狗,秦狗啊。”

    却始终骂不出声音,变成了一声声的模糊地哀嚎。

    没人知道他哭什么,也许,那城中是有他的亲人吧,或是父母,或是妻儿。

    但是谁不是呢。

    魏国破碎,站在这的,有几人,不是家破人亡了呢?

    蒙武骑着马站在山头上,低头看着那山下水流汹涌的大梁城。

    身旁的蒙恬和王贲面色发白。

    蒙武拨转了马头,向着山下走去,淡淡地说道:“看什么,没杀过人吗,这是战事。”

    洪水没了大梁,但是那大梁城依旧固守了三个月,那城中的士兵就如同疯了一般择人而噬。

    直到三月后,大梁城破魏王投降。

    城门打开,魏王坐在小舟之上出城投降,面色无神,没有半点生机。

    舟旁传来一阵漂流的声音,魏王回过头看到一具尸体漂浮在水面上,从舟边飘过。

    他收回了目光,看着远处秦军的军队,和那面秦旗。

    低声说道:“暴秦,当有天诛。”

    此年,魏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