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受命于天
    嬴政青铜灯前,默不作声地看着眼前的火焰跳动。

    直到他轻轻开口。

    “燕太子丹?”

    “是。”一个人半跪在他的身后:“此人名为荆轲,原是卫国人。受燕太子所托,刺杀大王。”

    说完,抬起头小心地说道:“另,还有一事。”

    “何事?”

    “荆轲在卫国曾有一妻,后被我军俘获,听闻曾由吕不韦献于宫中。”

    “哦?”嬴政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那个女子?”

    “是。那女子多年前已经病死在了宫中,不过却留下了一个孩子。”

    “我知道,那孩子现在在何处?”

    他见过那孩子一面,在宫中的白树下。

    那人回报道:“数日前,剑师盖聂带着那孩子出了城。”

    “盖聂?”语气里有一分疑问,却也无什么波动。

    跪在嬴政身后的人低着头:“大王,要追杀此二人吗?”

    “不必了,一个孩子而已。”嬴政摇了摇头:“你退下吧。”

    “是。”秘卫的身影悄然退去。

    火光中只剩下了嬴政一个人的身影。

    他背着手,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火光。

    火焰在他的眼中映射着跳动。

    “燕国······”

    ————————————————————

    灯火映射,桌案之前,那人提着笔,书文之中,笔锋落下。

    “及至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

    长卷摊开,字句之中响彻着兵马之声,墨色之中像是沾染着那年血色,烽火遮天。

    ······

    马蹄的奔腾声震耳欲聋,刀兵交击在一起发出了一阵阵铮鸣,战鼓擂捶,沉闷地敲击着满腔胸血。

    一地的尸体上,一个黑衣的将领跪在那。头盔摔落在一旁,身上插着数不清的箭簇。血从箭身上流下,将箭尾部雁翎浸染。

    衣甲残破,他似乎还未死去。

    嘴角的鲜血滴落,手中还握着一面旗帜,旗帜高举,上面的一个楚字飞扬。

    哀嚎声四处想起,马蹄踏下,骑军的车骑举着长矛从他的身边冲过。

    人影纷乱,他仰起头,对着那面楚旗,从口中咳出了一口鲜血。

    引声长歌。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刀刃斩在一旁的一个士兵的脖子上,微热的血溅洒在地上。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远处秦军的旗帜下,望不到头的秦军冲来。

    将领的视线一阵模糊,眼中只剩下了那高空之上的黑烟滚滚。

    “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

    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枹兮击鸣鼓。

    ······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他一句一句地唱着,时不时地咳嗽几声,嘴角的血迹滴落在衣甲上。

    那声音在纷乱的战场之中微不可闻,只是伴着楚旗猎猎作响。

    唱到最后一句,他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东西,目眦欲裂,从那嘶哑的喉咙中怒吼出声。

    高声而起,迎着狂风呼嚎。

    “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一个骑兵冲来,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剑刃落下。

    将领只感觉自己的身上一轻,眼前的天地翻旋。

    闭上眼的前一刻,他看到了那楚旗在烈风中无力地倒下。

    九歌无再。

    ······

    房间之中,燕太子丹睁开了眼睛,昏暗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人。那人背负着一把剑。

    “来杀我的吗?”他静静地问道。

    那人默然地点头,声音低沉:“大王之命,以平秦怒。”

    “平秦怒?”燕太子丹看着眼前的人,笑了一声,摇着头,最后看着眼前的人说道:“燕国,已经亡了。”

    秦国根本就不可能停下。

    “来吧。”他仰起了头。

    身前的人低头不语,抽出了背后的剑。

    剑过发出一声轻响,鲜血溅在了窗纱上。

    次年,秦国的铁蹄踏至了燕地,燕王喜被俘。

    ······

    难以计数的秦军围在城前。

    一个人站在齐王的面前,慢慢拜下:“大王,降吧。”

    齐王瘫坐在自己的座上,轻声地问道:“没别的办法了?”

    殿下的人没有回答,只是沉默着。

    齐王闭上了眼睛:“降,寡人,降了。”

    ······

    公元前232年秦破楚军于蕲南,陷寿春,俘楚王。

    公元前231年燕王喜杀太子丹献其首求和不得,次年,秦破燕军。

    公元前229年,齐国受围而降。

    于此,六国兼并。

    殿外金宫辉煌,群臣立于殿上,手握笏板。

    长空无云,唯有天光浩荡。

    “砰!”

    “砰砰砰!!”

    殿门前的高鼓擂动,沉重的声音回荡于高穹之下。

    宫外,一只黑甲军分立两侧,面覆兽容,手中执掌兵戈。

    黑甲军之前,是一位白衣素甲的战将,凶面如肃,腰间挂着一柄黑剑,手中持着一柄云纹长矛。

    嬴政站在那金殿之上。

    他的目光穿过那面前的珠坠。

    穿过群臣,穿过宫闱,向着那无尽处望去。

    似是落在了那青天之下,瀚海之滨的每一个地方。

    目中带着一股狷狂,荡袖而立。挺直了身子,像是要将那天地撑开。

    他张开了嘴,声音恍若浩然洪鸣。

    “朕为始皇帝。后世以计数,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

    殿中寂然,所有人抬起头,看向那个高立之人。

    这一刻,天地如是晃荡,天下无声。

    直到高呼声起。

    “拜见吾皇!”

    殿上群臣拜下:“拜见吾皇!!”

    殿外,那白甲将的长矛高举横空,身后的数千黑甲刀戈直立。

    千军拜下。

    在璀璨到将要灼烧的光芒中。

    那呼声响彻,和着愈响的鼓声:“拜见吾皇!!”

    声声高喝之中。

    天地之间,五岳伫立,破开了层云,像是长空立起。

    黄河长江奔涌不止,像是这大地的血脉奔腾不息。

    这一刻,要天地授命。

    封名为帝,立号为皇。

    春秋战国五百余年,烽烟遮世五百余年。

    于此告结,天下,授名为秦!

    顾楠回过头去,看着那天光刺目,她好像看到了什么,微微一笑。

    良久,垂下了眼睛,不再去看。

    宫殿之上,一抹金光盘踞,恍惚间一条似有似无的金龙升空而起,龙吟沉于天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