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不要随便喝醉
    天下归一,而王无子嗣。群臣多有进谏。

    嬴政无奈地握着手中的笔看着眼前的竹文,叹了口气。

    “如今天下初定,他们就不能考虑一些旁的?”

    说着脸色微黑。

    “六国之民如何安定,一国之人如何大统,各地民生如何修养,六国残部如何处置。还有那百越之地,塞外边疆。”

    “盖此种种,他们是一件也不考虑?就指着此事不放?”

    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拍着桌子阵阵作响。

    李斯苦笑地站在嬴政的身边,如今的他也已是年于半百,发鬓之间有些发白,面上带着一些皱纹。六国定后,他被封为相国,执务国事。

    嬴政看向李斯脸色松了一些,皱着眉头问道:“李先生,如今六国之民离乱,各地人风所字皆是不同,你说该是如何处理为好?”

    李斯神色认真地思索了一番,如今此事确实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要一国而至,就少不了统一的制度和体系。然而要从无开始建立起这一整个体系,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拱手说道:“陛下,可行制务统一,行文统一,一体而治。然此种种还需斟酌考虑。”

    “确是。”嬴政坐在那看着案前,深酌着什么。

    半响,又抬起了头来:“那百越之地,先生所见以为如何?”

    李斯的眉头微皱,那百越之地所具岭南,不明余力。

    而如今秦国连年征战国内空虚,却是不适合再起兵戈了。

    “百越之地甚广,尚不明其中地域,轻攻恐有所失。如今我国中民生尚待休息,臣之见,不宜急进,且暂待观之。”

    说完李斯看了一眼先前被嬴政放在一边那份书文,无奈地说道。

    “陛下,此事您当该要考虑了,国无子嗣,终究不是长远之事啊。”

    本来嬴政还在思量百越之地的得失,结果李斯又说上了这么一句,苦着脸挥了挥手:“此事寡人知晓了,先生,勿要再提了。”

    ————————————————————

    月末之后,秦王纳妃。

    那妃子身着华服从宫外而来,听闻是宫官挑选。却是很美的,雀扇遮着半面。只露着眉目,却已经让人神往。

    群臣共礼,大礼行至夜间。礼后,同在宫中夜宴群臣。

    宫闱之中觥筹交错,顾楠坐在座上,穿着官服,内着白衫,却未去面甲,端着自己的酒杯,身前摆着几个已经空了酒壶。

    “我不是记得你不喝酒的吗?”一个声音传来。

    顾楠侧目看去,是李斯拿着一个酒樽站在她的一旁。

    勾嘴笑了一下:“这东西难是戒去,最近又开始喝了起来。”

    “那就莫要戒了,这杯中之物,每每去喝,都总有几分不同的意味。”

    说着李斯对着顾楠举起了杯子:“来,郎中令,我敬你一杯。”

    “你不提这个还好,提起这个,我总是觉得手痒。”顾楠白了李斯一眼。

    她本来好好地做着那禁军领将,每日无事,这李斯倒好,给她举了个官,搞得她如今也是繁忙了许多。

    “啊?哈哈。”李斯一愣笑出了声:“那还请高抬贵手,都这把年纪,我可是经不住你打了。”

    “当。”

    两只酒樽撞在了一起发出一声轻响,顾楠靠坐在桌案边,将酒樽中的酒喝尽。

    李斯也半合着眼睛喝下。

    都无顾及形象,两人也算是小半生的老友了。

    “真是叫人羡慕。”

    顾楠有些微醉地说道,她是已经喝了不少了。

    “羡慕什么?”李斯看了一眼顾楠,问道。

    顾楠熏熏地摇了摇酒杯,看着李斯笑了一下说道:“我也想娶一房媳妇。”

    “唔。”

    李斯正喝着嘴里的酒,听到顾楠的话,差点把酒喷了出来。

    险是忍住了,讪讪地擦了一下嘴巴。

    随后又是洒然一笑,自己的这老友总是讲些吓人的话,他也是习惯了:“想娶,就娶来便是,倒是,我定是到场给你道贺。”

    两人笑呵呵地又碰了一下酒樽,各自喝着。

    御苑之中的月色悠然,顾楠突然问道。

    “书生,你还没有家室吧?”

    “是啊。”李斯笑着看着自己手中的酒杯,不知道想着什么。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少来,我会被你骗了?”

    ······

    “六国兼并,这世间当会安定了吧?”顾楠半醉地问着。

    那老头的所愿,当全了吧?

    李斯回过头,看向那人的眼中,半响,笑着点了点头:“会的。”

    樽中的酒水之上漂浮着一抹月白,顾楠对月举起了酒杯:“那,敬这世间。”

    “好,敬这世间。”

    ······

    当众人离去,顾楠依靠在宫墙之边,该是太久没喝酒了,却是喝醉了。

    宫墙之中传来脚步声。

    顾楠抬起了头,却是嬴政背着手走来,他并没有在宫中陪着那新妃,而是一人走在宫中。

    他看到了顾楠,有些惊讶:“顾先生?”

    还未近前,就闻到了顾楠身上的酒味,伸手扶住了顾楠:“先生,你醉了?”

    顾楠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看样子像是已经睡去。

    嬴政扶着顾楠,看她醉熏地模样,无奈地一笑:“我送你回去吧。”

    依旧没有回答。

    摇了摇头,扶着顾楠向着宫外走去。

    两人走在路上,夜里安静,嬴政的耳边传来了一阵呢喃,顾楠好像是说了什么。但当他仔细再去听的时候却已经再听不到了。

    房门被推开,嬴政将顾楠放在了榻上。

    靠坐在床边舒了口气,平时看不出来顾先生还是挺重的。

    房门外的武安君府中,显得格外冷清。

    如今这府中,已经是如此模样了吗?

    嬴政看着房外的夜色,回过头来,出神地看着顾楠熟睡在那。

    半响,他的目光落在了那甲面上,慢慢地伸出手,将甲面轻取了下来。

    甲面下的那人闭着眼睛。

    睫毛微颤,睡得很沉。英气的双眉不是记忆中的那般微蹙,而是舒展着。脸颊微红,看上去很恬静。

    嬴政有些迷沉地看着那面容,张了张嘴巴,良久,微微一笑,笑得好像是欣然,又是无奈。

    顾先生,你真的从未老去啊。

    他放下甲面,站起了身来,走出了门外,将房门轻轻地关上。

    仰头看向那轮晓月,目光轻合,随后转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