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平静的眼睛
    “如今六国旧爵分崩,此时不做所为,带其立足固地,同将六国之地还与六国,将天下分封又有何异?”

    确实如此,若是重新让六国旧爵掌握六国的土地,这和将好不容易打下的天下再送回去又有什么区别?

    群臣之中像是有人被说醒,就连嬴政的眼神也沉了下来。

    秦国将天下一统,可不是为了再送回去的。

    “废六国旧爵,该当何策?”嬴政的声音很平静,很显然他已经表明了立场,六国旧爵必定是要废除的。

    这一次连冯去疾都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站在一边,皱着眉头。他自然也明白那些旧爵就是跗骨之蛆,但是想要讲这些蛆虫除去,绝非易事。不说其他,如今秦国要治理六国之地就还用的到他们。

    群臣之间小声的议论了起来,这一次大部分人站在废除六国旧爵的这一边。

    “陛下。”一个声音响起,朝堂之上的群臣扭头看出,一个面覆兽甲身着将铠的人站在那,顿时静默无声。

    心下一惊,那人平日在朝堂上都不发声,今日却突然上禀,却是有何事?

    此人虽官职为郎中令,但是有作为禁军首领,所行之事可不只是宫殿警卫这般简单的。

    嬴政看到站过来的人,眉目之间微微松开了一些:“将军,有何言?”

    顾楠低着头,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到底有多少的把握可以成功,但是白起托付给她的东西,让她必须这么做。

    也只有那般之后,世间才会是那老头所求的模样。

    “陛下可立郡县于六国,离旧爵而留属官,六国属官治各县各地,受郡员管辖,遣朝中官员管理各郡,便是管辖各地,六国之地可治矣。”

    “后废除旧爵,可遣人煽鼓其中少人行叛,提前驻军。于行叛之时当即镇压,以平叛之名杀之,收田顷而分,以儆效尤。”

    “如此,天下受威,旧爵可平。”

    朝堂寂静,冯去疾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站在武将之中的人。

    分离属官,就是暗中架空六国贵族的势力。

    提前驻军,再怂恿一部分人叛乱,然后立刻平叛,杀鸡儆猴,威慑天下。

    到了那时六国旧爵就算还想叛乱,已经是手无实权,有心而无力了。自然也就只能上缴田顷,听而认之。

    如此行事,当真是杀伐果决。

    此人当真是不负其名。

    不过可惜了。一边想着,冯去疾暗自摇头,本该是治国之臣,但是终究是军伍之人,太过狠厉了一些。

    虽是这般,但是论及治这六国旧爵,此法倒是真可一用。

    群臣悻悻地看着站在那的人,短短两策,六国之人架空有之,杀退有之。

    皆说丧将其人决断,却是没有说错。

    这两策虽然说着简单明了,但是其中详略还需要诸多设计,朝会又是议了一个时辰。直到朝会退去,已经接近午间时分。

    ······

    顾楠一个人走在宫中的墙闱之间,郎中令的衙府就在宫中,所以下了朝会她还得去衙府将今日的事务做了。

    目光落下脚下的路上,她整了整自己的甲袍,向前走着。

    既然是要那太平盛世,她自然不可能让这秦国二世而亡。

    她突然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压在了自己的身上,肩头一重,仰起头去却又是什么都没有。

    该是这几日睡得少了,顾楠没有多想摇了摇头,虽然她每日睡觉的时间该是都在六七个时辰以上的。

    “当啷。”

    宫墙的转角处传来了一声铁锁相撞的声音,顾楠的脚步慢了下来,疑惑地看向那宫墙之处。

    只见一个身着灰黑色长袍的人被两个士兵压着走来。

    他的手脚之上皆绑缚着铁链,背上却是背着一张长琴。看样子也不过二十余岁的年纪,长发垂在脸前,看不清具体的样貌。

    虽然是被绑着,但面容平静,就好像不是被绑缚着押送,而是在平静的散步一般。

    罪人?

    压来宫中做什么?

    顾楠停下了脚步,看着那人被压着走来。

    两个士兵看到前路有人,正准备喝开。

    但等他们看清了前面那人的模样的时候,连忙停了下来,拜道:“拜过将军。”

    “嗯,无事。”顾楠看着那中间被押送的人问道:“此人是所犯何罪,为何压至宫中?”

    跪在地上的士兵不敢隐瞒,如实说道:“回将军,此人非是罪人,而是一琴师。”

    “琴师?”

    “是,赵大人听闻此人极擅琴律,所以特叫我等将他带来献于陛下。”

    “既然如此,为何将他如此绑缚?”顾楠看了一眼那人身上背上的长琴。

    她虽然不懂琴,但是也看得出来那把琴不是凡品,琴身微红,带着淡淡的纹路。

    士兵相互看一眼,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回将军,因此人和刺客荆轲曾是好友,所以赵大人特让我们二人将其双眼熏不可视后再带回。”

    “我等,正准备压他过去。”

    熏瞎双眼···

    顾楠的眉头微蹙,问道:“这人叫什么?”

    “回将军,此人名叫旷修。”

    顾楠看着面前站在那的人,那人似乎也感觉到了视线,抬起了头,那人倒是有一双好看的眼睛。

    至始至终,他却是都没有讲过一句话。

    她顿了顿,却没有多说什么,这件事也不归她管。

    “你们过去吧。”

    两个士兵如释重负的站起了起来,压着那个琴师向着宫中走去。

    “哦,对了。”顾楠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叫住了他们。

    其中一个人回过了身,讪讪地问道:“将军,还有何事吗?”

    “你们的那个赵大人,是哪个赵大人?”她的目光落在了士兵的身上,这身衣甲,是内宫的卫兵。

    “回将军,是中车府令,赵高,赵大人。”

    “哦。”顾楠的手指动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无事了,你们去吧。”

    “是。”

    伴着铁锁碰撞的声音,两个士兵压着那琴师走远。

    顾楠回过身向着郎中衙府走去,目光微微低下。

    中车府令,赵高,赵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