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关爱空巢寡人
    今晚卫庄和白凤还要去一个旧爵的府上,所以就先行离开了。

    留下顾楠和那个叫做赤练的女子在房间中。

    乐师坐在房间的一角弹奏,顾楠自酌自饮,她没有说话,赤练也没有。

    只不过赤练倒是一直看着她,就好像是在防范着什么似的。

    房间之中只剩下阵阵的丝弦弹奏,顾楠喝完了酒,从自己的行囊之中拿出了两份竹简提起笔写着什么。

    赤练的脸色一动,视线看向了顾楠所写的竹简之中。却见其中以竹简之上写着的该是秦国的秦篆,但是上面只是字却无有什么排列,不能成文。

    而另一份竹简之上写着的却是另一种文字,看模样像是秦篆,却是简单了很多。有些字认不出来,但是有些字大体还是相似的,对比之后赤练却发现顾楠好像是在将秦篆简化修改,然后写在另一份竹简上。

    令行同文,这是李斯上次找她说的一件事,说是要请她共行。

    六国之中多有各自的文字和各地方言。其中文字不同,言语异声,行令难传,也难管制。

    以是他想到如此的形式,找到顾楠的时候他还是兴奋了半天,说尽了这行同文的好处。

    那个书生本是已经老大不小了却还是一副年轻人的模样,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这么多的精力。

    不过顾楠也倒是没想到他这么早就有了行同文的打算,本想着等将安抚六国之民的事宜过去,再和他提,他却是自己提了出来。

    听闻他还是找了几人共编,不过这些顾楠未去多问,李斯交给了她数盒的简卷,要将这些简卷编完就足以要了她半条命了。

    秦国的小篆,前世她是不会写的,但是所学过后世的文字,将这秦篆简化一些却是也未有那么困难。

    不过,为何是找上她,她是不明白,先不说自己不会什么书法,当年学字的时候白起常说她的书字像是狗爬。而且她怎么说也该是个武官,这事本该是算不到她头上的。

    估计又是被那书生拉下水了。

    顾楠暗恨地摇了摇头。

    房间之中格外安静,赤练看不明白顾楠在做什么,枯坐在那,大概是过了几个时辰。

    顾楠从桌案件抬起了头,已经是深夜了,就连一旁的乐师也已经退了下去。

    给油灯添了一些灯油,却听到耳边传来一阵轻微的瞌睡声,扭头看去。

    那个叫做赤练的女子正靠在窗边睡得正香。

    顾楠看着那窗边的人,半响,挑了一下眉头,放下了手中的笔。

    小庄还真是同从前一样,一点也不会照顾人。

    想着,走到了窗边,将靠坐窗边的女子抱了起来。倒是出奇的轻,将她放在了床榻上,盖上了被子。

    顾楠摇了摇头,坐回了桌案边写着书文。

    躺在床上的女子微微睁开了眼睛,她从顾楠起身的时候就已经醒了过来。

    看着那灯火下的白袍人影。灯火微黄,照得那人的甲面清冷。

    她的手松开了自己腰间的鳞鞭,重新合上了眼睛。

    这人,倒也不像是那传闻中的那般凶煞。

    “卫将军,你们是打算行叛?”

    声音之中带着一些惊慌,坐在堂上一个二十余岁的少年人看了看四周确定了没有人,才看着眼前的人低声说道。

    他就是这新郑之中最后的韩国宗亲韩王安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之末弟韩成。

    卫庄坐在他的面前,白凤站在一边。

    看着韩成卫庄点了点头:“是,公子。”

    韩成抿了一下嘴巴,眼睛垂了下来看了看左右,皱着眉头,怯声问道。

    “将军可有把握?”

    “公子,如今韩国旧臣尚有数人,各自门客可聚数千人。在外尚有韩国遗军过万。”卫庄淡淡地说着。

    “如今新政中秦军不过两万,公子书召遗军,联合旧臣,内外呼应,攻破新郑。在召令各地旧臣而起,公子觉得有几分把握?”

    韩成坐在他的位子上犹豫着,油灯的微光摇曳,将他的脸色照得一明一暗。

    最后他叹了口气,颓然地坐在了榻上。

    “卫将军,就是成功了又如何,韩国旧臣就是全部召集,也根本挡不住秦军。”

    “公子。”卫庄的声音一重:“若是各国皆起呢?”

    韩成的面容不定:“各,各国皆起?”

    “公子若是成势,自然可以号召各国遗民抗秦,到时天下无数人秦国可能抵挡?”

    堂中无声,韩成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握着自己的手。

    他生性懦弱,当年王兄坠城而死他到如今记忆犹新,甚至夜间也常常因为噩梦难以入眠。

    幼年的时候因为他的末弟,王兄常是对他关照。他尚记得王兄继位时对他说的话,为王之人,为国为民。

    王兄是为了韩国而死的,韩国却已不在了。

    为国为民。

    “卫将军。”韩成盯着卫庄,那常是懦弱的眉目皱着,嘴唇有些发白。

    声音不重,但一字一句地说道:“此势可为。”

    卫庄的脚步缓慢地走在走廊上,几乎没有声音,他的轻身之术虽然比上他的剑术却也不差。即使是在平常之间的度步,也很少会发出声音。

    走到一面房门前,卫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最后推门走了进去。

    外面的天色看不到光亮,房间中点着油灯,赤练躺在床榻上睡着。

    那个穿着白色衣袍的人却依旧坐在案边写着什么。

    似乎是感觉到了身后的声响,顾楠回过了头来,看到卫庄站在门边。

    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女子,笑了一下,小声地说道。

    “小庄你回来了。”

    “嗯。”卫庄走到了顾楠的身后。

    窗户开着,夜里地风是有些凉。

    顾楠低头看着桌案上的书文,今日是打算就写到这了。

    放下笔站起了身来伸着懒腰,走到了凭栏边:“如何了?”

    “韩亲成已经有了决定。”

    “是吗。”

    两人一时间没有说话。

    顾楠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声音,却是一件宽大的衣袍搭在了她的肩上。

    “你做什么?”顾楠疑惑地看了一眼卫庄。

    卫庄的眼睛看向远处,生硬说道:“夜里,有些凉。”

    看着披在自己肩上的衣衫,顾楠笑着摇了摇头,他和小聂却是也已经长大了。

    伸出手在卫庄的鼻子上刮了一下:“我还用不到你来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