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不要随便打扰别人
    a ,最快更新穷鬼的上下两千年最新章节!

    夜色中云幕的尽头透露着几分光亮看起来天快是要亮了,顾楠已经离开,卫庄独自一人站在房间之中。

    他立在栏杆边,慢慢地抬起了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眉目好似松开了一些。

    房梁之上传来了一声轻响,该是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上面的声音但是那声音很轻。

    卫庄将手放下,背在身后,脸上的表情又微微沉了下来。

    对着身后平淡地问道:“韩成可有做什么?”

    一个人从房梁之上落下,身上穿着青白色的衣衫,上面还带着几片羽毛。他的身子也好像就是一片轻鸿一样,飘然落下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是那个叫做白凤的男子。

    白凤的目光先是落在了床榻上的赤练上,又看向卫庄。

    “韩成已经派人联络各个旧臣了。”

    “嗯。”卫庄的眼神中没有什么波动,平静地点了一下头。

    应该是被两人的说话声吵醒,赤练皱了一下眉头,睁开还有些模糊的眼睛。

    却发现白凤正站在一边看着她,而卫庄正站在窗边。

    连忙坐了起来,解释道:“那人始终都不说一句话,闷得很,我也就不小心睡着了。”

    白凤的眼睛看向一边,像是无力说什么,本来是她说要留下来看着那丧将的,结果却是自己睡着了。

    ······

    天色透着一些明光,随着一阵车马的声音,一架马车停在了府邸之前。

    一个老人从车架上走了下来,谨慎地看了看四周的,才向着府邸走上前去。

    对着站在门前的门客暗暗亮出了一份掌牌。

    门客点了一下头,无声地对着身后的人挥了挥手,大门缓缓打开,让老人走了进去。

    府邸的堂中,韩成正背着手在堂上来回踱步,面色看上去有几分紧张,时不时地看向门外,像是在等着什么。

    天时快要全亮了。

    直到一个老人从门外走来,韩成的面上才是一松,快步地迎了上去,扶住了正要拜下的老人,小声地问道:“先生,事情如何了?”

    老人站起身来,双手托起一份竹书:“公子,老朽幸不辱命。”

    韩成的复杂地看着老人手中的竹书,抿着嘴巴:“先生,进屋详谈。”

    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带着老人向堂中走去。

    堂中无声,偶尔传来竹简卷动的声音。

    韩成看着手中的竹书,竹书之上已经召集了数位旧臣的落字。

    看着那竹书之上的一个个名字,他本以为能召到半数就已是他之蒙幸。却没想到,所召之人,无一不受命落字。

    双手握着竹简,该是太过用力,握得指节处都有些发白。

    开口问道:“他们,都肯随我一道?”

    老人站在韩成的身边,看着他的样子拜道:“公子,韩国先名,不敢有忘。”

    韩成对着一旁的侍者说道:“取笔墨来。”

    侍者领命退下,过了一会儿,捧着一份笔墨递上。

    韩成坐于桌案前,将那竹简摊开,手中的笔沾染墨迹,立于竹书之上落下。

    “于泯没,故国分崩。

    韩自受先遗以来,立中州之枢,行政而为所求得善蒙国。是诸侯并起,离乱末年。韩以中天之地,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难立身······

    成受故蒙,不敢得求,是以先遗韩姓不敢有失。是以此寡身落令,以召旧臣,立韩民故地······”

    等到他将笔放下,那竹书之上的墨迹干去,韩成将竹书重新卷了起来。

    走到了那老人的面前拜下:“先生,此书交于先生,还望先生将此书成令,送于各地旧臣手中。”

    老人的面色肃然,拜下,慎重地接过了竹书:“臣,领命。”

    韩成看着那老人拿着竹书离去,向来懦弱的双眼中带着一份难以言明的神色。

    重立韩国。

    一架车马在熙攘的城门之处通过,驶在道路上,向着远处而去。

    城墙之上,顾楠站在一个老将的身边,看着那架行远的马车。

    “这几日应当是有很多人要出城去的。”

    老将的手放在自己的胡子上,了然地抬起了眉毛。

    “我想也当是如此。”

    他就是这新郑的守将内使腾。

    “不过。”内使腾迟疑了一下:“这新郑之中旧爵甚多,郎令可是真有把握?”

    “所以啊。”顾楠看着身旁的老将笑了一下:“到时还是要腾将军多多配合才是。”

    内使腾一愣,随后笑道:“这是老夫分内之事,还请郎令放心便是。”

    ······

    之后的一段时间,新郑之中还是和往常一般。

    街上的人来人往,大部分的人面上带着愁容,已经到了秋凉的日子,今年的收成却是不好,若是不能多拿上几分户粮,也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冬天。

    大概是一月有余。

    院中有些安静,卫庄走在院间的小径上,赤练和白凤跟在他的身后。

    秋日的风总是扰人,瑟瑟地吹着,将两旁的树木吹得作响。几片落叶飞下落在小院的池塘之中漾开一片涟漪。

    三人走进了一间小院之中,一个穿着白衫的人影正背着他们站在那。

    顾楠的手中握着无格,静静地站在堂前,手放在剑柄上,却没有将剑拔出来,就像是只是发着呆一般。

    赤练正要上前,却被卫庄拦了下来。

    疑惑地看向他,卫庄没有说什么,只是慢慢将手放在了剑柄上。

    顾楠在做什么他自然是明白的,参剑,入门鬼谷的第一天师傅教的就是这个。

    他是很久没有见过师姐的剑术了。

    当年鬼谷子带着他们去见顾楠的时候,鬼谷子和她对上了一招,顾楠的那一十三剑他到现在依旧记得。

    当年的自己只能看到两剑,出剑和收剑。他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能够看到几剑。

    卫庄的双眼轻合,眼中流露出了一分期待。

    “咔。”

    一声轻响,他手中的那柄造型怪异的长剑被抽出了一截。

    赤练和白凤相互看了一眼,默默退开了几步。

    怪异的长剑缓缓从剑鞘之中抽出,露出剑身上的锯齿。

    剑身上带起一抹微光,卫庄的身影也随之而动。

    长剑在空气之中划过一道凌然的痕迹,剑身之上泛起汹涌的剑气快速的绞动着,似是将周围的空气都卷入了其中。

    剑吟声骤起,一瞬间,由静至动狂风散开,剑刃向着顾楠横斩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