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上一章的章节数写错了,改不过来了
    直到那长剑逼至顾楠的身后,她依旧握着无格站在那。

    剑还未落下,剑风先一步卷过,卷起了那白袍的衣角。剑刃在席卷的剑气之中好似扭曲了一般以极快的速度掠过两人之间的间距。

    顾楠的嘴角勾起一分笑意,那握着黑剑的手才是动了。

    清明的剑光一闪即逝,没人看清了什么。

    站在远处的赤练和白凤只是觉得眼中那白袍的人影晃动了一下,眼前一明一暗。

    卫庄的剑停了下来,卷动的剑风也散了开来,他的剑还未触及顾楠。

    但是一柄细长的剑已经横在了他的肩头,微凉的剑刃带着反光。

    他没有看清那柄剑是怎么出鞘的,只知道他看清的时候剑已经放在了那里停了下来。

    一片被剑风卷起的落叶这时才是落下,从两人的身边飘过,平整地分成了两半。

    赤练呆呆地看着那院中,嘴巴微张。白凤看着那放在卫庄肩上的剑,目光怔怔。

    他们本身也都算得上是好手,在他们的眼中卫庄的剑术已经算是世所罕见。这世上能在剑术上胜过他的人应当是屈指可数的。

    但是那个站在堂前的白袍人只是用了一剑,就将卫庄的剑破去了。

    而且是快到他们根本看清楚的一剑,没有看到任何剑术就似只是简单的拔剑出剑一样。

    鬼谷的门人,都是这么可怕的吗?

    赤练和白凤暗自想到,甚至多年之后他们遇到了另一个鬼谷门人也因为这一剑多有阴影。

    顾楠轻笑着,看着眼前呆涩的卫庄。

    无格入鞘,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

    “这些年进步了不少,但是要胜过我你还是要再练上几年。”

    看着师姐像是哄小孩的模样,卫庄无奈地收起自己的剑。

    “嗯。”

    回想着刚才的那一剑,再练上几年,能挡下那一剑吗?

    “外传师兄曾是秦国第一剑客,看来是谣言了。”他可以保证,盖聂也不可能能挡下那一剑。

    “小聂?”顾楠一边将无格挂回在自己的腰间一边笑着说道:“他的剑术也已经很不错了。”

    其实她的剑术并不比卫庄和盖聂要强上多少,甚至应该说可能要比他们还有弱上一些,毕竟这两人也是少见的剑术奇才了。不过奈何她有着一身她自己都已经不知道到了何种地步的内息修为,这也使得她的剑快得异常。

    将无格挂好,顾楠重新抬起了头来,看着卫庄问道:“你今日来找我是做什么?”

    “韩国旧爵行叛之事当就在今晚。”说起正事,卫庄的神色严肃了起来,虽然在他那张基本没有表情的脸上看不出来什么就是了。

    “今晚。”顾楠眯起了眼睛:“我知道了。”

    ————————————————————

    “公子,已经将书召传于各地旧臣,只等公子行事,各地旧臣必将共起响应。”

    老人地站在韩成的面前,面色之中带着几分激动,身为韩国老臣,本以为此生都不能在看到韩国复国之日。

    如今韩国再起之日指日可期,垂老之身,旦死无妨矣。

    韩成背着站在座前,看着外面的日暮渐落。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院中的门客身披衣甲手握刀兵跪在那,城中的各处地方都已经布置了人手。只等入夜,夜袭夺城。

    他似乎还有几分犹豫,小声地对着身后的老人问道:“如此,韩国可成?”

    “公子。”老人坚定地看着韩成,点了一下头:“韩国可成!”

    “是了。”点了点头,韩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

    “来人。”

    两旁的侍者捧着衣甲走了上来,将衣甲批挂在了韩成的身上。

    一个侍女半跪在了韩成的面前,双手捧着一柄长剑低着头递上。

    韩成低下头,看着长剑,这是他王兄的佩剑。

    伸出手将这剑握在了手中,他抬起了眉目,看向跪在院中的门客。向前走了几步,身上的衣甲有些沉,他不通武学,走得有些颠簸。

    外面的天色已经入夜了,院中点起了火把,火光将院中的刀剑照亮,带着森冷的凉意。

    韩成的手握在了剑柄上,随着一声金铁的摩擦声,长剑从剑鞘之中被抽出,斜举而起。

    环视一圈四周,韩成深吸了一口气,沉沉地说道:“复我韩国。”

    “是!”

    门客站起了身来。

    新郑的夜幕被火焰点起。

    夜色之中向起了纷乱的声音,有脚步声,有衣甲碰撞的声音。火光照亮了半空,隐去了星月的微光。

    一个楼阁之上,赤练站在卫庄的身边,看着那街道之中的四起的火光,眼中不知道是什么神情,嘴唇轻起:“韩国。”

    卫庄不做声地看着,看着那火光燃起,等着那火光消去。

    韩国早已经不存于世,而它的尸骸也该被那大浪淘去了。

    火光未照到的地方,新郑的城门之处,一支军停了下来。站在那好像无有声息,黑色的甲胄隐在夜色里,面上的甲面勾出凶容,甲面之下的一双双黑白分明的瞳眸看着街道的尽头。

    马蹄声踏来,一个白袍将提着一杆亮银长矛站在黑甲军之前,扯住了缰绳。

    黑马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马蹄不安地踏在街道的石板上。

    韩成翻身上马,坐在马背上。

    老人骑着马走到了他的身边:“公子,各旧臣分别开始攻入兵营,将府和宫廷之中。公子可取城墙,以清剿城中守备。”

    韩成咽了一口唾沫,手中打得剑柄有些冷,点了点头:“好!”

    “走!”

    老将骑在马上,身后是一众秦国的士兵站在街道的各个街口处。

    看着那火光冲来,他抬起了手,长戈落下,指向前方。

    火光中一众身穿衣甲门客穿过街道,却见到街道的尽处似乎站着什么。暗处的兵刃反射出寒光,冲在前面的门客想要停下,却已经停不下来。

    随着老将的手落下,喊杀声起。

    夜晚的寂静是被唐突的撞破了,街道之间传来呼喊声,火光一盛。

    人们被那声音吵醒看到窗外投着的纷乱的人影,还有那偶尔能听到的刀兵相击的声音,没有去看而是锁好了门窗,躲在家中。

    街边的一间小屋中一个孩童打开了窗户,好奇的看向外面。可随后就被家中的大人伸手遮住眼睛,拉回了房间中,关上了窗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