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世人皆想长生
    ,精彩无弹窗免费!

    军阵走出城门,一块石头砸在了卫庄的背上。

    他回头看去,那是一个孩子,也一起跟着人群叫骂着。

    卫庄看向身边,那个白袍人依旧只是看向前方的路。好像没看到那身边的乱石和听到那谩骂一般。

    骑在马上走着,显得有些萧然。

    她所求的太平,还有多远呢?

    韩人对于秦国多是家仇,而非是国恨。他们没有那故国情怀,但是他们的亲人死在了战场上,所以他们恨,这种恨不是用田顷和粮食可以消磨的去的。

    如果在这时候威压的方式平息这场骚乱,只会让两者的关系更加不可调和。

    顾楠明白,所以她什么都不能做。

    否则,分赐田顷以安抚六国之民之事就是没有了意义。

    谩骂声在那支军阵离开之后,才缓缓平息了下来。

    顾楠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陷阵军,他们都低着头。

    “怎么了,不甘心?”顾楠笑着平静地问道。

    军阵走着,一个人回答道:“我们只是替将军不值得。”

    顾楠一怔,抬了一下眉毛回过了头:“没什么好不值得的。太平之世,当就是不需要我这般的人了。”

    她身上的罪债何其多,只是几句谩骂又是如何?

    像是自嘲一般的轻笑着。

    呵。我这样的人死后,应该是地狱都容不得吧。

    ······

    回到咸阳的时候是那日离开咸阳的数月之后了,已经入冬,衣甲冻得发冷,肩甲上也因为湿冷凝上了一层白霜。

    渭水之上的船影伶仃,偶尔也能见到几个樵夫挑着担子向着城中敢去,这几日的天冷,柴火总能买个好些的价钱。

    咸阳城中依旧是穿着各种各样的言语,倒是有一件事让顾楠留意了一下,听闻咸阳城前段时间来了一帮自称为阴阳家的人。

    因为秦皇亲召他们入宫,这使得这段时间,这个名字传的很是火热。

    顾楠走在街上,听着街边传来的言语,眉头微皱。

    阴阳家。

    通传了回军令,陷阵军回了军营。

    顾楠牵着马走过宫门,却见到李斯远远地站在那里。

    笑着走了上去:“没想到是丞相亲自相迎啊。”

    “呵呵。”李斯笑着行了个礼:“斯迎将军平叛归来。”

    说着也像是松了一口气:“既然将军回来了,那新郑之事,应当是妥善了吧?”

    “已经是分赐完全了。”顾楠说道:“韩国各地想来也会陆续有个结果。”

    “如此便好。”李斯的手放在身前,点了点头:“亦当可着手剩余的五国之地了。”

    “不过。”顾楠又说道,语气严肃了一些:“从这次新郑来看,六国之民对于秦国的旧怨非是一时可去的。要想让他们旧怨淡去,该是一个长年之计了。”

    李斯露出了一分无奈地神色,确实,秦国攻侵六国,其民战死流离无数,如今想要将那六国之民融为秦民又谈何容易呢?

    “对了。”顾楠牵着马绳向着宫内走去,突然想起了什么,看向李斯问道:“书生,我有一件事正想问你。”

    “哦,何事?”李斯随着顾楠身边问道。

    “我入城之时听闻最近朝堂之上来了一阴阳家,可是属实?”

    李斯的神色一顿,微微地点了一下头:“是,阴阳家确是受陛下召见入宫的。”

    “这阴阳家,是为何?”隐约的顾楠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李斯苦笑了一下说道:“听闻此家本是由道家脱离的一脉分支,不过到如今却是已经自成一脉了。其研究阴阳五行,天人极限。而陛下召他们进宫,是,求问长生之道。”

    顾楠的神色一怔,半响,才是应道:“长生之道。”

    她本以为嬴政不会再走上这条路,终究,他却还是起了长生的心念吗。

    李斯知到顾楠在担心什么,说道:“陛下想必会有他的把握,你我不必为此多想。”

    ······

    蕲年宫前,一个宦官在顾楠面前躬身接过顾楠手中的无格:“将军,陛下有请。”

    顾楠对着他点了点头,向着宫殿之中走去。

    嬴政坐在殿中看到顾楠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一些笑意,看得出他此时的心情不错:“顾先生你回来了。”

    顾楠看着嬴政低头拜道:“拜见陛下。”

    “嗯。”嬴政对着身边的侍者摆了摆手,两旁的侍者将一张坐榻放在了顾楠之前。

    “先生请坐。”

    “谢陛下。”顾楠行礼入座。

    嬴政才问道:“韩国之事不知如何了?”

    “回陛下。”顾楠执礼:“新郑之中旧爵已经平定,田顷分赐民。不过民声旧怨,尚难平去。”

    “旧怨难平吗?”嬴政的眉头微皱,民声旧怨吗,此事确实是不能从急。

    眉头松开:“此次还是有劳先生了。”

    他看向顾楠却见顾楠低着头,像是在想着什么,疑惑地问道:“顾先生,是有所虑吗?”

    顾楠抬起了头来,顿了一下说道:“陛下,臣有一个问题想问。”

    “问题?”嬴政一愣,随后笑着说道:“先生请说。”

    “陛下。”顾楠的声音有些轻,但还是问道:“真的想要长生吗?”

    殿中安静了数息的时间。

    嬴政看着顾楠。

    脸上的笑意中带着几分无奈:“是,寡人想要长生。”

    说完,他继续说道:“如此,寡人也有一个问题想要问先生。”

    “先生,这个世间,真的没有长生吗?”

    顾楠的眼睛低下,落在殿中的地上:“世间,又何来的长生呢?”

    “那,先生呢。”嬴政的声音落下,他看着顾楠,那眼神落在顾楠的身上。

    顾楠看着嬴政的目光,心中莫名的慌了一下。

    “先生,可是长生呢?”

    大殿之上再没有声音,顾楠不知道她该如何回答。

    很久,才说道:“我不知道。”

    嬴政从他的座上站起了身来,慢慢地走到了顾楠的面前。

    在她的目光中,伸出手放在了顾楠的面甲上。

    顾楠想要退后,却被嬴政拉住了手。

    握着那只有些微凉的手,嬴政摘下了顾楠的面甲,露出了下面容。

    一张从未老去,如同那时初见的面容。未变的眉目躲闪着他的视线。

    “先生,不是从未老去吗?”

    嬴政轻笑着看着身前的人,声音却有些苦涩:“先生为什么要骗我呢?”

    “臣,先请告退。”

    顾楠慌乱地将手从嬴政的手里抽了出来,拿回面甲向着殿外走去。

    嬴政站在那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那白袍人离开。

    他放下了手,对着身边的一个侍者问道:“你可知道,寡人为什么想要长生?”

    一旁的侍者已是满头冷汗,不敢抬头,结巴着说道:“世人,皆想长生。”

    “是啊,世人皆想长生。”

    嬴政看着那个方向,直到再也看不到那个人。

    “其实寡人也不知道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