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这一波配合不来
    ,精彩无弹窗免费!

    韩爵起乱,分行受平,秦统行天下行文交币,废修分封而立郡县,修车驰轨道以通各郡,缴没旧贵而分授于民,以此为革,民生日善,百姓可居。于当是时,天下尚余旧民之固怨,遗贵之积恨。

    六国故地不平,秦地是逢余乱。则始皇不止,南取百越之地,以为桂林、象郡;以万众,三征岭南,百越之君,俯首系颈,委命下吏。乃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然后践华为城,因河为池,据亿丈之城,临不测之渊,以为固。良将劲弩守要害之处,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天下已定,始皇之心,自以为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

    《过秦论》中记。

    平定韩国旧爵叛乱之后数年,秦国逐一清缴六国旧爵故地分赐于百姓,先后得以安定赵魏之民。国中少徭役兵役,万民生息,得善民生数载。

    削弱了六国旧爵的势力,废除分封,立36郡县。统一天下行文,货币。修建车轨通达全国。

    虽各地尚有旧民余怨,但是以一国而治,各地之民的余怨也会随着时间淡去直到不存。

    春秋战国以来各个诸侯国各自为政,人伦风俗文字语言皆有差异和不同,虽然本初同源但是在各个统治下的数百年,几乎可以说已经分裂成了各个不同的社会。

    所以只有等到将六国之民完全融为秦民,秦国才算是真正的统一。

    始皇四年,百越之地攻侵楚旧地。

    始皇命王翦领兵甲五十万攻取百越,而后三征百越之地,历时五年,余始皇九年,使百越受降为属,其君受任下吏,楚旧地不再受扰。

    但是五年的征伐也使得刚有一些的起色民生再次遭到了打击,分赐六国之地的步伐也停了下来,秦地三晋之民尚好,楚燕齐三国遗民多有饥苦,常起怨声。

    秦国郊外的田间。

    两个人走在乡野里的小路上,其中一个身上穿着一件普通的褐色袍子,看上去约莫是中年的模样。虽然身材挺拔,面色看起来也还算年轻,但是眼角的皱纹也说明他的年纪也是已经不小了。手中带着一把宽厚的剑,看上去很普通带着几分古朴。

    褐色衣袍的中年人身边跟着一个衣着白衣的人,她的手中握着一柄黑色的看起来像是根棍子的长剑,脸上带着一张让人生寒的面甲。身材显得有一些单薄看起来像是一个女子。

    “顾先生,只是你我二人出游,你就无需带着面甲了吧?”嬴政看向顾楠笑道:“看着古怪。”

    顾楠腰间别着无格无奈地跟在他的身边,今日也不知为何,嬴政却是突然想要体察民情,所以准备出宫去城外的田间亲眼看看民生如何。

    作为禁卫,顾楠也只能跟了出来,虽然这几年世道也算是太平了不少,但是依旧还有流寇乱匪的存在,还是小心为上的好。

    叹了口气,将面甲从脸上摘了下来,收回了怀中:“陛下,还是早些回宫的好,若是有匪盗之徒,臣一人担心护卫有恙。”

    嬴政看着顾楠,笑了一下,目光停留了一会儿才移开视线,抬了抬手中的长剑:“先生不用担心,寡人也不是那般文弱之人。”

    乡间的田野间空气都带着一点泥土的味道,田野的尽处延伸向很远的地方。两旁种植着的各种作物,大多的还是禾苗。

    远远地能看到几个农夫正挑着担子从乡间的小路上下田来,或者有几个人坐在田边手里拿着几块干净发白的蒸饼吃着,相互谈笑着什么。

    如今的秦国未有那些历史上所传的焚书坑儒也未有收天下之兵以弱民之事,虽然因为百越之地的战事使得国内的国力和民力都多有消耗,但是已经确实是初见盛世之兆了。

    只要能在将剩下的三国的土地分倾,国中就能安定,届时国泰民安这四个字也就是指日可待了。

    嬴政停下了脚步蹲在了一片田野间看着那些禾苗,伸出了手放在那些作物上,看着那嫩绿的叶子,又看了看它的根茎。

    沟通水渠之后这些作物都能得以从善灌溉,这些年的收成却是都还是不错的。

    “哎,那边的,在我家的地里干什么?”

    一声唤声从来,随后一个老伯背着手从后面的田间走了过来。

    嬴政站起了身来对着老伯笑道:“老人家,我们路过此地,却是就是看看。”

    “过路的?”老伯打量了两人一眼,点了点头,对着那田里说道:“那也不要到田里下去,要是把苗子踩坏了怎得办?”

    “哎,晓得了。”嬴政尴尬地从田里走了上来。

    老汉看了看两人的装束,见到两人手里都提着剑,也不见怕,只是了然地说道:“你们是迁过来的吧,这小道上说不定会遇着流匪,带着剑也是没错。”

    顾楠一直站在一旁没有说话毕竟嬴政还站在一边,她也不好说什么。

    嬴政似乎是不准备把自己的身份说破,就顺着势说道:“是,我们二人是从西面迁来的,听说这里是要好过活些,想在这落脚。”

    “西面,楚地啊,那里确实是不安定,前几年还在和越地打仗,也怪不得你们要迁。”

    “老人家。”嬴政露出了一副困窘的模样:“我二人赶了几日的路,不知道能不能讨口茶水喝?”

    “老汉无有什么,茶水还是有些。”老汉点了一下头,转过了身在前面走着:“来棚子里坐坐吧。”

    两人跟着老汉走进了田间的一个草棚子里,老汉给他们到了两碗凉水,顺带着拿了两个蒸饼。

    “老人家,这。”嬴政有些迟疑的拿着蒸饼。

    “没事,吃吧,这些年日子也是好过些了,从前的时候哪敢说着吃什么白蒸饼。”老汉摆了摆手,示意两人不必在意。

    “不知道你两是?”老汉看着嬴政和顾楠挑着眉头问道。

    嬴政一愣看向顾楠,突然想到了什么。

    “哦。”说着笑着揽住了顾楠的肩膀:“这是我妻内。”

    “唔。”顾楠本来正坐在一旁喝水,听到嬴政的话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好险是忍住了。

    看向嬴政,却见到他正向着自己一个劲地使着配合一下的眼色。

    “呵呵。”干笑了两声,擦了一下有些抽搐的嘴角,对着老汉说道:“老伯好。”

    “嗯,好。”老汉笑着看着嬴政说道:“你这汉子倒是有福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