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可是谪仙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

    嬴政感觉着被自己揽住的肩膀,手不自觉地紧了一些,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突然觉腰间被什么抵住了,低头看去,却看到顾楠将无格放在两人的中间。

    讪笑了一下,眼里露出一分无奈,松开了顾楠的肩膀。一缕青丝垂在后背从指间划过,让他的手顿了顿。

    老伯看着两人的模样,笑着摇了摇头:“吵架了吧?”

    说完对着嬴政说道:“我说你也是个汉子,这般仙儿似的妻内也不知道让着些,怎么能吵的起来的。”

    “呵呵,是,是我的错的。”嬴政放下了手,抓着自己的头发笑了笑。

    暗自看向自己身边的人,看着那眉目唇齿,突然想着。

    也许,她真的是落入了尘世的谪仙吧······

    顾楠面色发黑地坐在那里,却是没有注意到嬴政的目光。

    “好了,吃些东西吧,估摸着你们迁路迁来也是很累了。”

    老伯一边说着,一边自己拿着一个蒸饼放到嘴里咬了一口吃了起来。他也是在田里干了半天的活了,也是有些饿的。

    “嗯,多谢老伯。”

    嬴政拿起蒸饼咬了一口,顾楠也叹了口气,也道谢拿过一只。

    蒸饼是蒸的松软,入嘴还有一些微甜,倒是很好吃的。

    田间是带着一点浅凉的风,让夏日倒是也不算闷热的过分,望去田间,到处都是葱浅的绿色微垂,穿着短衫的农民在田间浇灌。

    是还有几个孩童在角落里抓着小蛙或是玩着泥巴,从田里跑过去总会碰着一两株禾苗,少不得会被一旁看田的人骂上一两句,然后又呼地一声笑闹着跑开了。

    坐在草棚下吃着蒸饼,觉得嘴干,就喝上一口凉水,一股凉意直入腹中,倒是很惬意。

    “嘿,那边那个小娃子,别拔那田里的苗!”

    老伯喊走了一个在附近田里好奇地把禾苗的小孩,又坐了下来,对着嬴政和顾楠两人摇了摇头。

    “哎,现在这小娃是越来越不经事了。”说着一口喝掉了自己碗里的水,该是叫地口干:“这么大年纪的小娃了居然还拔苗子,我向他这么打的时候都可以下田耕地了。”

    说着拿起了水壶又给自己倒了一碗水:“我们那个时候是整天饿肚子,哪有还敢弄地里的东西的,还不被抓住打死。”

    “看看现在。”说着看向地里的小娃:“就成日在地里玩。”

    早些年的战国时候,青壮年都在外打仗,小孩老人都要下地做活。现在,汉子除了每年要服个把个月的徭役和兵役,平日的时候都在家里,自然也要不到小孩老人来干活了。

    嬴政坐在老人的一旁听着老人的抱怨却也没有烦,反而看起来颇有兴致地听着,时不时插上两句,两人谈得倒是很火热。

    顾楠则是安静地坐在一旁,看着远处的田间嫩绿的作物带着阳光的在夏风里起伏,乡间的景色却是看得人心情安静。偶尔传来几声农人的唤声,和孩童的笑声。

    一边握着无格,留意地看着四处的小道上,若是有什么异动,她也会第一时间出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老伯,这几年,这地的收成是如何?”嬴政看着地里的禾苗,问道。

    “呼。”老伯说到这脸上带上了几分笑意:“这不是我说,就这附近的地你去问问,该是这几年的收成最好。”

    “上面的官家好啊,各家都有了地了。”老人说着叹了口气,脸上的皱纹舒展了开来。

    “加上这些年也还算是风雨顺的,家家户里现在都有些余粮。还有些的能去换些铜板,还能去街上买些东西来。”

    “这日子,哎,也算是好过了很多了。”老汉把最后的一角蒸饼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吃着。

    “怎么说道的,比起我年轻的时候的日子,现在的日子才该是人过活的。”

    像是回想起了当年,沉沉地说道:“当年的日子真不敢叫人想着活着,过一天没一天的。”

    说完,老汉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若是那老婆子还活着就好喽,她也能享几年福。”

    “谁知道呢,打仗回来,说是领着地了,回到家里却只见着一座坟······”

    草棚下面在没再说话,嬴政沉默了一下,他也不知道该是说些什么比较合适。

    老汉摆了摆手笑了一声:“哎,不多想,倒是老汉让你们难自处了。不过说真的,你们两啊,还年轻,好好过日子,这年头的时日难得。”

    “嗯,我们晓得了。”嬴政面色认真地说道。

    一旁的顾楠只能硬着头皮地应道:“嗯,多谢老伯。”

    吃完了蒸饼两人也就离开了。

    田间的小路上,道路间夹杂着短草,顾楠跟在嬴政的身后。

    嬴政看着远处的田郊,笑着问道:“先生,不会因为刚才之事怪罪寡人吧?”

    跟在后面的顾楠无奈地垂下了肩膀。

    “陛下,以后这种玩笑还是少开比较好。”

    “哈哈哈,不过先生真的还不考虑成家吗?”嬴政回过头问道。

    “陛下,臣之事陛下也知晓,还是莫要坏了人家姑娘一世的好。”顾楠苦笑了一下。

    走在前面的嬴政呛了一下,咳嗽了一声,谁是让您去找姑娘去了。

    看向身后,顾楠已经重新拿出了面甲待在脸上,嬴政的目光中闪过一分苦色。

    回头继续看向前路。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笑着说道。

    “先生,寡人欲要车巡国中各地,体察各地民情,以立体制,得善民生。访各地山川,封坛明祭,求山河顺年风雨。申张秦法、宣扬威德,考察各地军事和政务。先生以为如何?”

    顾楠一怔:“出巡?”

    “是,寡人欲要巡至齐国。”

    秦国不血刃灭亡了齐国,齐地的人力物力藉此保存下来。齐依山傍海,商业繁荣,经济发达,本是强国,它既是秦人征调粮赋的基地,也是足以动摇秦王朝统治的物质基础。齐是六国中最后一个被灭掉的国家,秦政权对齐地的统治从而也就显得多有粗疏、薄弱。

    而且如今燕齐楚三地的革制还未有完善,嬴政想要出巡齐国,显然也有这他自己的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