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所以不能背后议论自己的上司
    陷阵军营之中,顾楠背着手站在校场的一边,身上穿着衣甲。看着校场之中一群穿着黑色重甲的士卒排着队列跑着,约莫有个百人左右。

    大概是陷阵军中的一队。

    日头有些灼人,这日的阳光落在地上烤的校场中的沙地都是发烫的。

    场中跑着的那些士兵身上都穿着厚重的黑甲,背上背着一人多高的盾牌。这一身装备带齐,若是常人恐怕是连站都站不稳,莫说是向他们这般在这样的日头下跑圈了。

    汗已经沾湿了甲胄里的内衫,面甲里面恐怕都是已经湿了的,汗水从面甲的缝隙中流出来滴落在甲胄上,还没来得及落在地上就已经被晒得蒸干。

    士卒喘着粗气,每跑一步都是跌跌撞撞的。

    除了在校场中跑圈的人之外,校场的边上还站着一群黑甲士卒,笑着看着校场中的人跑得累成个死狗的模样。

    因为每几年陷阵营都会换上一批士兵,所以也没人知道将军大概是个什么年纪了,也没人知道历代的陷阵领将是不是同一个人。

    甚至是没有多少人见过将军是什么模样的,只是根据传下来的谣言,听闻将军是一个女子。

    今日这队人在训练里议论将军穿裙装该是个什么模样,正好是被将军听到了,所以也只能怪他们运气不好了。

    说来也是,这队人议论谁不好,居然议论将军。

    “再快一些,要不然你们今天的午饭估计是吃不上了。”

    站在校场边的顾楠看了看天色,淡淡地说道,声音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啊!”跑在校场中的一队人干嚎了一声,脚下的脚步也加快了几分。

    “哎,将军,他们还嚎的动,我觉得可以再快上些。”

    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士兵笑着说道。

    “你娘的。”跑着的队列中的士兵里几个人对着那人吼道。

    “哈哈哈哈。”

    正在校场里正闹着的时候,一个陷阵士卒从远处跑来,走到顾楠的身边说到,行了一个军礼。

    “什么事情?”顾楠看向士兵问道,语气有些沉,这些小子就没两天不给自己搞事的。

    “将军。”走到顾楠面前士兵感觉到顾楠的语气不对,背后一凉,立即站直了身子说道。

    “将军,蒙恬将军在外等候。”

    “?”顾楠一愣。

    蒙恬?

    随后对着士兵说道:“让他进来吧。”

    “是。”士兵应了一声,快步退开了。

    呼,将军现在的心情不好,还是别待太久的好,免得波及到自己。

    临走的时候还看了一眼在校场上跑圈的一队人,额头上流下一滴冷汗。这天气这么跑圈,也不知道他们是做了什么。

    士兵离开后不久,蒙恬从营门之外走了进来。

    陷阵营训练的时候蒙恬经常会来在一旁看着,久而久之,陷阵营地士兵大多都认识他。

    见蒙恬走了过来,本在还坐在一旁看热闹地士兵站起了身:“将军好。”

    “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无事。”蒙恬笑着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行礼向着顾楠走了过去。

    “顾将军。”站在顾楠的面前,蒙恬行了一个军礼。这些年他也已经不像是当年少年时候的那个模样了。

    “你小子找我做什么?”顾楠黑着脸看着校场中的士卒问道。

    蒙恬也看出了顾楠的心情貌似不太好,微微侧目看向校场之中,看到那些跑地不成人样的士卒,眼角跳了一下。

    他来的似乎是不是时候。

    “将军,这是······”蒙恬看着不远处的校场问道。

    “啊。”顾楠应了一声,回过了头笑了笑:“没什么常规训练而已。”

    “啊,啊,这样啊。”蒙恬做出了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虽然他也知道这应该不是什么常规训练,但是他知道这时候自己还是不要多问比较合适。

    “将军,近日恬新成了一只新军,今日恬是想请将军去恬军中检阅。”

    蒙恬说起了正事,顾楠也不再玩笑,有些疑惑地看着蒙恬:“成了一支新军?”

    “是。”蒙恬笑着说道:“将军上次予我的练军之法,实乃强军之策,恬乃成了一支新军为练。”

    “哦,如此。”顾楠笑了一下:“那我就随你一起去看看练成了如何了。”

    陷阵军的训练方式因为涉及了内力的问题很难推行开来。

    所以顾楠将现代的军事训练体制做出了一些变动,结合现有的一些军制编写了一份练军的书文,希望能够在秦军之中推行提升秦军的总体战力。

    当时找蒙恬商量是否有推广的可能,不得不说蒙恬不愧为史册留名的名将,在兵法一道上确实很有天赋,在书文之中也做出了他的修改,使得这套军制更加适合秦国的士卒。

    倒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已经有了结果。

    顾楠对着远处还在跑步的那一队士卒说道:“好了,可以停下来了。”

    一队人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推搡着停了下来,撑着自己的两腿喘着气。

    烈日之下,一众士兵站在校场之上,静默无声,身上穿戴着轻短的衣甲,手中的长戈竖在身侧。刃口反射出明晃的冷光。

    看过去约莫只有近千人,站在校场的中央,但只是站在那里就有一种莫名的军势让旁人不敢轻易靠近。

    “哒哒哒。”

    随着一阵马蹄的声音,一个身穿着黑甲的将领带着另一个人向着军阵走来。

    那跟在后面的人身上穿着白色的衣甲,面上的甲面显得有些生冷,腰间挂着一把黑色的细剑。正骑在马上,看向军阵中。

    千人的军阵看向了那个人,同一时间那个人也看向了他们。

    那目光平静地扫视了一圈军阵,就有一种森寒的气息笼罩上了他们的心头,闷热的天气似乎都是一冷。

    空气微微一涩,军阵之中大半的人都脸色一白,躲开了那道让人发寒的目光。

    白甲人从马上翻身下来,慢步走向军前。脚步声不重,却是让得阵中的人都是胸口发闷。

    随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那股压力也是越来越重,到最后甚至感觉站着喘气都是困难。不过至此,一军之中的人都是站着,没做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