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天青地黄
    蒙恬站在顾楠的身后,感觉到一阵阵肃杀的气息传来,如同此时就是深陷军阵之中四面环敌一般。眼前恍然了一阵,深吸吸了一口气,才清明了一分,回过神来。

    看着眼前皆已经绷紧了,仿佛兵临阵前的军阵,无奈地笑了一下。在这秦国之中能以一人相迫千军的,该是也只有眼前的人了。

    想着看向一旁穿着那孝白色甲衣的将领。

    好像是又看到了当年,那一人一马一军,横刀函谷关前,阻挡六国雄军的模样。

    蒙恬的手渐渐握紧,看向麾下的千军。为将为帅者,就当是率军而战,虽千万人亦无退路。

    总有一日,他亦是会率着他的麾下之军,立马关前,要秦国之敌无有敢犯。

    站在军阵之中的士兵只觉得冷,却又是冒汗,就连握着矛戈的手都是湿的。

    一阵沉闷的脚步声传来,几个人看了过去,是一支黑甲军走了过来。

    陷阵军,这也是他托顾楠带来的一队。

    黑甲军地手中无有握着兵戈,只是身穿着衣铠,面覆甲面,行阵而来。直到走到那校场中的千军面前,才停了下来,立在他们之前。

    不过百人的黑甲军,站在那泛着凶意,让那千军的阵中之人几乎想要弃刃逃开。

    看着那千人的模样,黑甲军相互看了看,目光中带着几分戏谑。

    “你们都低着头做什么?”一个站在军阵之前年轻人出声吼道:“把头抬起来,让那陷阵之人看看我们蒙军子弟的气意!”

    那年轻人披着蒙家军的衣甲,肩上搭着一条黑色的披风,他的面色有些发白看得出他也被那气魄压的难受。

    但是随着他吼完,直接抽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剑,那剑发出一声铮鸣,那人喝到:“壮我蒙军!”

    顾楠看向了站在那里的约莫二十余岁的少年人,笑着对着蒙恬问道:“小毅?”

    蒙恬也看了过去,目光中带着一分自豪,笑着点着头说道:“是足弟。”

    “都长这么大了······”

    像是那少年人的一声吼声叫破了那陷阵的气魄,蒙军之中的士卒目露血色,抬起了头,举起长戈喝到:“蒙军!”

    一股士气再次凝聚在军阵之中,卷动起阵上的旗帜。让站在军阵前的陷阵军愣了一下,收起了目光中的轻视,认真地看着眼前的军阵。

    “哈哈哈哈。”蒙恬看着蒙军之中冲起的气魄,大笑了一声,走上前去,抽出了腰间的剑,高举起来,雄声喝道:“壮我大秦!”

    长戈立至最高,千人喝道:“壮我大秦!”

    喝声愈加壮勇。

    顾楠站在这支军前,看那长戈高立。

    那长戈之中该是一国之军的模样。

    顾楠从军营之中走出,路过宫闱。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宫闱之中传来朗朗的读书声,念书的内容,让顾楠突然好像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数十年前,那宫闱之中,也是那么一个孩子坐在她的身前读着书。

    顺着那声音走去,却是走到了一座公子府,门外却是没有侍者,好像该是被挥退了。

    这府邸顾楠倒是知道是谁的,这些年嬴政只纳了一妃,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却无皇后。这公子府中的孩子,该就是那个妃子的孩子,名字是扶苏。

    而历史上的胡亥,在这一世并没有出生。扶苏该是嬴政唯一的一个孩子,如今应该也是到了读书的年纪。

    顾楠站在公子府的门前,停留了一会儿,转身离开。

    院中。

    一个身穿着浅白色衣袍的孩童坐在桌案的边上,看上去大概是六七岁的年纪,手中捧着一卷竹简。

    院中种着一种花树,不过似乎现在并不是这种树开花的时节,树木之间只是带着绿色的叶片,叶片的间隙之中偶尔能看到几个小小的花苞。

    小院边上的长廊之中,嬴政正站在那里,背着手笑着看着那个孩子坐在那朗朗读书。

    眼中带着几分怀念,这该是当年先生交他的第一课,该是一共一十六个字。

    嬴政眯起了眼睛,眼前的花树好像是又盛开了一般,白色的花瓣在小院中随风飘落着,落在地上,落在桌案上。

    一个身穿着黑衣的孩子坐在一个穿着白袍的少女面前。

    “这一十六个字,我念与你听。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那女子的音容依稀,身着白衣,好似尘外之人。

    “你可听懂了?”

    “先生···我不懂。”

    女子笑了,笑的模样是如何的,却是模糊。只知道她把手放在了孩子的头上,和声说道。

    “天是青黑双色,大地为黄,宇宙形成于混沌蒙昧的状态中。太阳正了又斜,月亮圆了又缺,星辰布满在无边的宇宙之中。”

    “此乃天地形成之态,天地,日月,星辰,皆在其中。”

    “懂了?”

    “懂了。”

    ······

    眼前一晃,那漫天的白花散去,不见了踪影,目前又变成了那片青绿。

    嬴政恍惚地伸出了一只手,手背上带着皱纹。

    他的目光苦涩,良久微微一笑。

    寡人,也老了啊。

    “父皇。”

    坐在院中的孩童回过头叫着嬴政。

    嬴政被孩童叫醒,看向院中,那孩童正困惑地握着手中的竹简。

    “怎么了?”嬴政笑着走了上去,踏过院中,站在孩子的面前问道。

    孩童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小心地说道:“父皇,这话的意思,我不懂。”

    他似乎是生怕被父皇责骂。

    嬴政却是笑了,伸出了手拍了拍那孩子的头:“来,父皇,说与你听。”

    说着,在孩子的面前盘腿坐了下来。

    两眼看着桌案前,喃喃地说着。

    “这天是青黑双色,大地为黄······”

    日暮微斜,话似旧日,可等那白花再落时日,可能故人如旧呢?

    公元前218年初,始皇嬴政东巡。

    是以巡视天下、威服海内、封坛祭祀、审度政务,车驾而起趋以各郡。度查各地行政秦法,视各地民生之态。东巡以务政务,居驿以行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