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为之立
    那白甲将从楼阁之上离开,嬴政依旧站在凭栏之处,身子直立在那,看着那大雪纷扬,眯起了眼睛。

    大秦之民,不当受此天灾。

    穿着白衫的扶苏站在嬴政地身后看向那个离开的人影,犹豫了一下,追了上去。

    顾楠正走着,却突然听到自己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小跑声。

    随后自己的披风像是被谁拉住,一个声音微喘着唤到。

    “将军。”

    回过头去看到一个小孩正站在自己的背后,手里攥着自己的衣袍。

    “扶苏公子?”顾楠的声音带着一些诧异,她不明白他为何要叫住自己。

    扶苏微喘着,顾楠的脚步是有些快,他差点是跟不上。

    他看着顾楠有些紧张的问道:“将军这雪灾真的能治好吗?”

    顾楠和嬴政商议此事的时候他坐在一旁备课,嬴政没让他过去,他也不敢上前去听,所以只听了个模糊。

    隐约间听到,顾楠是有办法治理灾雪的。

    顾楠看着眼前的孩子愣了愣,随后笑了一下点头说道:“会治好的。”

    “那将军。”扶苏皱着眉头问道,小脸上带着一副严肃的表情:“这雪什么时候会停。”

    以他的想法,治雪,就是能让这灾雪停下来才是。如此灾雪早日能停,百姓也能早日得善。

    顾楠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小孩,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笑着蹲下了身来,在他面前轻声说道。

    “会停的,很快就停了。”

    那有些凉的面甲抵着他的额头。

    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离开。

    留下扶苏红着脸在原地,摸了摸自己发红的额头,那面甲抵着自己有些疼的。

    不过,那将军的身上闻起来不知为什么带着些香味,而且也没有传闻里的那般凶人。

    咸阳郊外,一队黑甲的士兵站在一个棚子之前。

    那棚子和寻常的草棚倒是有许多的不同,四面都是密闭,上面铺着一层不算厚实的布帛,布帛被绑缚在内里用着树干支撑搭成了一个框架上。

    棚子的一旁还放着几层草被、草苫,这些都是用干草编成棚顶,用于夜间保暖和加固棚子。

    棚子覆盖在田上,积雪从田里被清理了出来。

    这只是一种简易的大棚,或者说甚至称不上大棚,无论是透光、保暖还是通风上都说不上好。覆盖在棚顶的布帛虽然有一定的透光性,但是相比于后世的塑料薄膜和玻璃墙都要差很多。

    但对于目前的情况来说,这样的大棚起码聊胜于无,至少能让田间能够开始播种了。若是雪能早些停去,至少不会错过秋收。

    这几日一直在下雪索性天上的阳光还算好,顾楠站在棚子中光线也还算明亮,几个火盆在棚子几个角落里烤着,虽然时不时会有冷风吹进来,但是盖上草被的话温度也会比外面高上一些,当是不会让种子被冻死了。

    大雪成灾,多是道路封阻难行,山间雪崩,寒冻受人,积压屋檐。而对于百姓来说最难之事便是难行耕种,将耕种一事解决,雪灾也就不再是那般要命了。

    顾楠从棚子里走了出来,看着外面的大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那雪散开,却是不知道会下到何时。

    这场大雪来的真的太过突然了一些,日前也未见冬寒,就像是一念之间便下起来的一样。

    ······

    大棚的搭建方式很快被传了上去,试种的种子也未有死去。

    李斯看到了这个方法,笑着自己骂了自己一句,说无非就是给田耕建屋,自己却是连这般蠢笨的方式都没有想到,实在是可笑。

    不过,那日他却找到了顾楠,生是喝了三壶酒,喝得醉意沉沉才是离去。

    离去的时候他醉醺醺地说道,这世间当有安居之所,人才是人。

    说完后,他又醉红着脸问道,安得世间广厦?

    他年少时,也是饱尝流离之苦,才想求那一生权贵。

    顾楠没有回答他,他转身离开的时候,说着自己的答案。

    斯为立,斯为之立,让世无流离。

    那人说着,摇摇摆摆地离开。

    ······

    建棚之法传往各地,即使如此,也未是多有所用,有些地方建起了大棚,种子却依旧还是冻死了,有些地方,建起棚来也已经过了时节。国中开仓济民,却也只是杯水车薪。

    一场大雪,终还是死了无数人。

    有的人死在了那山间雪崩中,有的人死在了那寒冻风雪里。有的人饿死街头,有的人被那塌倾的屋檐掩埋。

    等到雪停的那日,已经是三月之末。

    冰雪融去,春草才是渐生。

    边关却传来突厥攻侵雁门的消息。

    这场冬雪,是让草原上的人也难以过活,只得南下来抢。

    嬴政命蒙恬蒙毅为将率二十万军击退匈奴。

    不过此时的秦国之中饥民无数,根本无粮军用。

    未能调集多少粮草,雁门求援,此军就是只能出发了。

    蒙恬率着他的蒙军走出咸阳城的城门,向着城外的军营走去。

    回过头看向军上的黑色军旗,秦皇亲授的军旗。

    黑色的旗帜上一个蒙字被风扯紧。

    他曾说过他要带着他的麾下之军,立马关前,要秦军所向无有敢犯。他自认,他会做到的。

    军阵走到了城外,他忽然看见了那城头上站着一个人,身穿着白色的衣甲,静静地看着军阵。

    蒙恬没有多看,笑着回过了头看着前路,举起了自己的骑矛对着高空。

    那蒙军无声,只是静默地一同举起了手中的兵刃。

    壮我军哉。

    无有人言,只有衣甲相触的声音,马蹄踏下的声音,脚步迈过的声音,伴着那支军缓缓离开。

    公元前217年,秦国封雪,积雪没道而使往来受阻,饥民流离受寒冻于街市,无有耕种而无粮用于军民。匈奴扣关,秦皇起军二十万于蒙,北上雁门,连征数载。

    (今天的真的非常抱歉,因为在考虑连接和剧情进度的问题,写起来也是有些慢了。咳咳,之前的礼物可能有读者已经收到了,也不知道你们的喜好,我个人不是很会挑礼物,希望你们不要介意哈,那就这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